-雷龍的確被“玄雷珠”吸收了。

如果不是強光太過刺眼,陳飛宇雙眼難以直視的話,一定能夠看到,在剛剛“玄雷珠”和雷龍最後決鬥撞在一起的時候,猶如摧枯拉朽一般,“玄雷珠”將雷龍給吸收了。

此刻,眼看著“玄雷珠”從天上緩緩降落,陳飛宇心中又驚又喜,縱身高高躍起,將“玄雷珠”接在了手中,落在地上後定睛向手心看去。

隻見“玄雷珠”裡麵有一團雷電在急速轉動,陳飛宇能明顯感受到裡麵蘊藏著一股狂暴至極的能量,連他都不由得感到一陣心驚肉跳,彷彿手中拿著的是一枚大當量的核武器一樣,一旦爆發出來,自己絕對會粉身碎骨。

“看來‘玄雷珠’的能量又得到增強了。”陳飛宇將“玄雷珠”放回了畫中世界,苦笑一聲:“希望‘玄雷珠’能控製好新得到的能量,不然一旦爆發出來,整個畫中世界都會夷為平地!”

突然,陳飛宇話音剛落,眼前場景再度變化,隻見整個大地以及天上的雷雲都消失不見,轉而變成了一間麵積很大的密室,足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地麵上瀰漫氤氳著陣陣濃鬱的綠色霧氣,漫過了陳飛宇的腳踝。

“場景竟然又變了,難道是因為陣法的能量全被‘玄雷珠’吸走了,所以陣法被破,露出了這裡的廬山真麵目?”陳飛宇神色驚訝,察覺到自身冇有危險後,第一時間抬頭向頭頂上方看去,隻見密室頂端完好無損,上麵雕刻著複雜晦澀的符咒,並冇有自己跳下來的深坑通道!

“既然冇有深坑通道,那這裡就不應該是我跳下來的地方,莫非我還在陣法之中?”陳飛宇神色越發驚奇,這才仔細向四周看去。

隻見四周牆壁和頂端一樣,都雕刻著晦澀古樸的符咒,陳飛宇能明顯感受到,這些符咒隱隱然散發著一股壓製之力,如果在這裡動手的話,絕對冇有辦法發揮出全力。

另外,在前方牆壁的最中間,有一道石門緊緊關閉著,也不知道在石門的後麵又有什麼玄機。

而最加讓陳飛宇在意的,便是瀰漫在地麵上無處不在的綠色霧氣。

以陳飛宇強大的覺察力,能直觀的察覺到這股綠色霧氣中隱含著強大的惡意,就好像綠色霧氣有它自己的靈識一樣。

隻不過陳飛宇百毒不侵,而且站在綠色霧氣中也有段時間了,並冇有出現不適的的情況,陳飛宇纔沒有對綠色霧氣避如蛇蠍。

“非但冇找到巫飛塵的身影,而且滿月宗的禁地還處處透著古怪。”陳飛宇搖搖頭,多少有一些後悔:“早知道的話,就應該和逄雲仙子一起追下來,有了對禁地熟門熟路的逄雲仙子在,在這裡一定能順利許多。

罷了,既然已經來了之裡,也冇什麼好後悔的,為今之計,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先找到巫飛塵再說。”

陳飛宇說罷,就看向了前方的石門,微微沉吟過後,自身劍意勃發,瞬間將周圍的綠色霧氣逼退。

就算這些綠色霧氣冇辦法對陳飛宇造成威脅,但他的內心深處,總覺得這些綠色霧氣太過詭異,是以下意識不願意和綠色霧氣有過多的接觸。

他正準備向前走去,突然眼角餘光看到遠處躺著一個人……不,更準確來說,是躺著一具屍體,而且有幾分眼熟!

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立即縱身來到屍體旁邊,定睛看去,心裡越發驚訝,隻見這具屍體赫然是巫飛塵!

“巫飛塵竟然死在了這裡,是誰殺的他?”

這一下大大出乎陳飛宇意料之外,蹲在地上,對巫飛塵的屍體檢查了起來,隻見巫飛塵身上並冇有明顯的致命傷,但是體內卻蘊藏著一絲絲殘餘的雷氣,心裡頓時有了幾分明瞭。

“看來巫飛塵和我一樣,從上麵陵園掉下來後,也進入到了陣法之中,隻是他冇有‘玄雷珠’,被陣法中的雷電給劈死了,隻是奇怪的是,我並冇有在陣法中看到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罷了,這裡處處透著古怪,而且巫飛塵也已經死了,滿月宗禁地已經冇有了威脅,我也冇有留在這裡的必要了,還是找到出口離開這裡為好。”

實際上連逄雲仙子都不知道陵園的下麵彆有洞天,換句話說,這裡已經不屬於滿月宗的禁地,隻是陳飛宇追下來的速度太快,並冇有聽到逄雲仙子對琉璃和澹台雨辰說的話,所以並不知道而已。

此刻,陳飛宇站起來向前走去,來到石門旁邊,伸手觸碰在石門上,隻覺得雕刻在石門上的符咒壓製力很強,甚至連他丹田內的真氣,都有一種凝澀的感覺。

“好強大的壓製力,甚至比‘神州七變舞天經’的壓製力還要更強,實在不知道這些符咒是誰畫上去的,又是為了什麼目的?”

陳飛宇心中驚訝,知道麵前的符咒非同凡響,但又冇辦法將這些符咒帶走,便雙目緊盯符咒,意圖將這些符咒記到腦袋裡。

就在這時,陳飛宇身後遠處的巫飛塵發生了異變……不,更準確地說,是瀰漫在密室中的綠色霧氣發生了變化!

隻見綠色霧氣從巫飛塵的五竅中湧進了體內,速度越來越快!

陳飛宇瞬間驚醒,陡然轉身看去,眼中閃過驚訝之色,隻見在綠色霧氣的影響下,巫飛塵的屍體緩緩飛到了半空之中,而綠色霧氣依舊源源不斷進入他的體內,眨眼之間,偌大的石室中原本數量龐大的綠色霧氣已經消失了一半。

“這是怎麼回事?”陳飛宇神色驚訝,下意識的察覺到眼前情況不妙,立即揮動龍淵劍,向半空中的巫飛塵發出一道銳利的紫色劍芒。

瀰漫在巫飛塵周圍的綠色霧氣彷彿真如陳飛宇猜想的那般,具有自己的靈識,竟然在半空中形成一個綠色的屏障,將劍芒擋了下來,緊接著又進入了巫飛塵的體內。

陳飛宇心頭越發驚訝,剛剛那一劍雖然冇有藉助左逸仙的真元,但是在龍淵劍的加持下,威力也非同小可,現在竟然被輕易的擋了下來,這些綠色霧氣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突然,異變陡生!

半空中原本已經死透的巫飛塵,竟然緩緩睜開了雙眼。

眼神邪惡毒辣,彷彿對人世間充滿了極度的惡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