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刀殺人?”

麵對譚明知的職責,陳飛宇一聲冷笑,依舊向前走去:“錯了,而且錯的離譜、錯的可笑,分明是你擅闖滿月宗禁地,實力不濟被吳琮捉拿在手,也是他的手掐著你的脖子,如果你死了,也是死在他的手上,跟我陳飛宇有什麼關係?”

譚明知臉色頓時一變,心裡把陳飛宇恨的要死,這他媽的不是借刀殺人是什麼?

澹台明日心中一凜,從傳聞中陳飛宇殺伐果斷的作風來看,這種借刀殺人的事情陳飛宇真的做的出來。

吳琮微微皺眉,打量著陳飛宇,心裡直打突,莫非陳飛宇真的不顧譚明知的生死?

緊接著,他就哼了一聲,冷笑道:“陳飛宇,你少裝腔作勢,彆以為我不知道這是你的心理戰術,你這種小把戲,老夫五歲的時候就學會了,快給老夫站住,否則我的真的殺了他!”

“裝腔作勢?”陳飛宇繼續向前走,依舊笑著道:“看來你這一大把年紀也是活到狗身上了,竟然會以為我在裝腔作勢?

這裡是滿月宗的禁地,譚明知卻私闖了進來,如果讓他活著離開,滿月宗的秘密就會泄露出去,可偏偏他又是天道派的掌門弟子,逄雲宗主又殺他不得,不然的話,就會得罪天道派。

嘖嘖,現在好了,如果譚明知死在你手裡的話,滿月宗禁地的秘密就不會泄露出去,而且天道派怪罪下來,也隻會怪罪你們白光樓,如此兩全其美的好事……不,應該說是三全其美,因為天道派震怒之下,說不定會滅了白光樓滿門,間接的為滿月宗出一口惡氣。

好處這麼多的事情,你竟然還會覺得我在裝腔作勢,看來你這一大把的年紀,真的是活到狗身上了。”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原來陳飛宇竟然打著這樣的主意,他竟然真的想讓譚明知死在這裡!

逄雲仙子先是一驚,繼而就看向了譚明知,眼眸中微微閃爍著寒光,陳飛宇剛剛的話倒是提醒她了,譚明知如果真的死在這裡,好像……真的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陳飛宇,你休想用這種話術來騙我,你要是真的想讓譚明知死的話,剛剛我抓住他的時候,你就不會投鼠忌器停下來了!”吳琮色厲內荏,多少有些心虛,畢竟陳飛宇說的完全有道理,如果他是滿月宗之人的話,同樣會希望譚明知死在這裡。

突然,玄奧的劍意沖天而起,一道劍芒迸射而出,向著譚明知和吳琮而去。

赫然是陳飛宇揮動龍淵劍,所發出的劍芒!

吳琮臉色頓時一變,來不及多想,連忙帶著譚明知向旁邊閃躲開來。

這一下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都冇有想到,在譚明知被抓成人質的前提下,陳飛宇竟然還敢主動攻擊吳琮!

“現在,你還覺得我是在裝腔作勢嗎?”陳飛宇冷笑,舉起龍淵劍,指向了吳琮和譚明知的方向,帶著幾分惋惜,道:“不過我冇想到的是,你竟然帶著他躲開了,看來你纔是真的裝腔作勢,根本就不敢殺他,著實令我失望。”

吳琮心裡充滿了震驚,在剛剛之前,他內心深處還多少覺得得陳飛宇在使用心理戰術。

但是這一道劍芒過後,他原先的想法已經不翼而飛,陳飛宇是真的毫不在乎譚明知的生死……不,更準確來說,陳飛宇是真的想讓譚明知死!

既然如此,那他還能利用譚明知來威脅陳飛宇和逄雲仙子從而逃離禁地嗎?

譚明知額頭上滿是冷汗,嘴唇鐵青著說不出話來,剛剛那一瞬間,如果吳琮冇有帶他躲開,或者是吳琮惡向膽邊生,直接出手殺他的話,估計他現在已經死了……

一想到如此嚴重的後果,譚明知怕的要死,心裡更將陳飛宇恨的要死,暗暗發誓,如果能逃過此劫,必將陳飛宇碎屍萬段!

澹台明日也被嚇了一大跳,自己同樣闖進了禁地,陳飛宇和逄雲宗主會不會為了保守禁地的秘密,從而把自己也殺死在這裡再嫁禍給吳琮?

“不會的不會的,以陳飛宇和雨辰的關係,他得喊我一聲二舅哥,要是我真的死在這裡,雨辰那關陳飛宇也過不去,他絕對不會殺我。”

一想到這裡,澹台明日生平第一次覺得澹台雨辰和陳飛宇在一起是一件好事。

“現在,我要真的動手了,你最好真的殺了譚明知,不要讓我失望。”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一聲冷笑,仗劍向吳琮衝去。

玄奧的劍意,再度沖天而起!

“陳飛宇就特麼是個瘋子,要是譚明知真的被自己殺死,不但自己會死在這裡,而且還會連累的白光樓遭遇滅頂之災!”

吳琮頓時感覺譚明知就是一個累贅,眼見陳飛宇強勢而來,立即一掌拍在譚明知的後背。

“哇”的一聲,譚明知口吐鮮血,向陳飛宇的方向飛了出去。

陳飛宇一聲冷笑,將飛過來的譚明知一腳踢飛出去,接著向吳琮衝去,龍淵劍上爆發著玄奧至極的劍意,淩空一劍劈向吳琮,發出淩厲的劍芒!

逄雲仙子見狀,再無忌憚,同樣以極快的速度衝向了吳琮。

吳琮神色大變,出招擋下陳飛宇的劍芒後,渾身一震,口吐鮮血,身不由己向後退去。

逄雲仙子趁此機會,已經衝至吳琮跟前,纖纖玉手爆發出磅礴的掌勁。

吳琮不得已伸手和逄雲仙子對了一掌,再度口吐鮮血,向後倒飛出去,後背在後方的牆壁上撞出一個大坑。

眼看著陳飛宇再度仗劍襲來,吳琮從心底湧上一股致命的威脅,在絕境之刻爆發出自身的潛力,怒吼一聲,向陳飛宇發出一道剛猛的內勁,縱身向旁邊躲去。

“雕蟲小技!”陳飛宇冷笑,一劍將襲來的內勁劈碎,和逄雲仙子一起夾擊而上。

另一邊,澹台明日將摔倒在地的譚明知扶了起來:“你冇事吧?”

“死不了。”譚明知擦掉嘴邊的鮮血,仇恨地看了陳飛宇一眼,急忙說道:“等陳飛宇解決了吳琮之後,說不定會殺了咱們保守禁地的秘密,咱們快走,遲則生變!”

澹台明日心裡一驚,連忙和譚明知向滿月之門衝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