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不知道,不過看她倆的樣子,好像是在等人。”

段詩揚同樣震驚,烈日當空下,究竟是誰,竟然能讓省城秦家兩位公主,一起在炎炎烈日下等待?

柳葉舟和段詩揚走上前去問好,秦家姐妹隻是向二人點點頭,便繼續焦急地看向外麵大街,似乎,那裡隨時都出出現某個重要的人。

柳葉舟和段詩揚對視一眼,雖然感到奇怪,但是畢竟身份的巨大差距擺在這裡,他倆也不敢多問,隻好不遠不近的站著。

突然,隻聽秦詩琪擔憂道:“姐姐,現在已經是中午了,你說他不會……不會不來了吧?”

“不可能!”秦羽馨堅決地道:“他不是這種人,他一定會來的,我相信他。”

秦詩琪突然狠狠地道:“如果他不來,姐姐一定會傷心欲絕,我也會恨他一輩子,而且還要讓他知道,女人不是那麼好惹的!”

旁邊,段詩揚和柳葉舟心中十分震驚,聽秦家姐妹的對話,很明顯,她倆再等一個男人,甚至還是對她倆十分重要的男人,尤其是看秦羽馨的表情,剛提到“他”的時候,眼神脈脈含情,很顯然,這位受儘萬千寵愛的秦家公主,已經有了意中人。

“我地乖乖,秦羽馨小姐應該有喜歡的人了,這在整個省城都是大事了,到底是誰,有這樣好的運氣?等等,現在有可能來秦家的,也隻有陳飛宇了,難道,秦小姐在等的人,就是陳飛宇?”

想到這裡,柳葉舟心裡充滿了震驚,幾乎是下意識的,他連忙搖頭否認,自語道:“不,絕對不可能是陳飛宇,陳飛宇連學校都冇上過,他何德何能,怎麼可能得到秦羽馨小姐的垂青?”

想到這裡,柳葉舟心裡纔好受了些。

另一邊,段詩揚神色複雜,她隱隱覺得,秦小姐等的人,就是陳飛宇,但是她心裡又不願意承認,畢竟,在這麼優秀的秦小姐麵前,她段詩揚隻是普通小康家庭的女孩,完全冇有競爭力。

突然,一輛瑪莎拉蒂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並且在秦家彆墅門外停了下來。

秦家姐妹頓時露出驚喜的神色,迫不及待走了過去。

柳葉舟和段詩揚分彆鬆了口氣,他倆記得很清楚,陳飛宇剛來省城,並冇有座駕,看來,秦家姐妹要等的人,並不是陳飛宇了。

突然,車門打開,喬鳳華和陳飛宇走了下來。

看到陳飛宇,柳葉舟和段詩揚大跌眼鏡,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來。

在柳葉舟與段詩揚震驚的神色中,秦羽馨立即走到陳飛宇跟前,羞紅著臉,含情脈脈,羞喜地道:“飛宇,你……你來了。”

在秦羽馨的後麵,秦詩琪也是神色驚喜,興奮中帶著一絲羨慕。

陳飛宇嘴角翹起溫醇的笑意,說道:“有美在此,雲胡不來?”

秦羽馨臉色立馬就通紅了,眼中閃出驚喜的光芒,心裡甜滋滋的。

喬鳳華摘掉墨鏡,翻翻白眼,說道:“這裡空氣中泛著戀愛的酸臭味,先進去吧,彆讓你爸等久了,不然又該發火了。”

秦羽馨這才反應過來還有正事要做,可愛地吐吐舌頭,然後跟著陳飛宇的身後,乖的像個小媳婦一樣。

看到這一幕,柳葉舟和段詩揚哪裡還不清楚,秦羽馨小姐已經對陳飛宇芳心暗許了?

柳葉舟臉色頓時大變,尤其是想到自己昨天還得罪過陳飛宇,更是臉色如土。

陳飛宇從兩人身邊走過,突然看向段詩揚。

段詩揚心裡一陣緊張激動,結結巴巴地道:“謝……謝謝你。”

陳飛宇笑著向她點點頭,便向秦家彆墅裡麵走去,全程都冇有看柳葉舟哪怕一眼。

等陳飛宇離開後,柳葉舟慶幸地鬆了口氣,接著費解道:“我嘞個去,想不到陳飛宇竟然和秦羽馨小姐搞到一起了,幸好冇來找我麻煩,真是嚇人,話說,我之前聽我媽說,秦家準備讓秦羽馨小姐和呂家大少定親,怎麼現在又和陳飛宇走到了一起,詩揚,你說奇怪不奇怪?”

並冇有得到迴應,柳葉舟奇怪地朝段詩揚看去,隻見段詩揚俏臉慘白,神色間充滿了失落。

柳葉舟一愣,隨即,便是深深的嫉妒和憤怒。

卻說陳飛宇、喬鳳華、秦家姐妹四人,一同向前麵走去,走進彆墅大廳,陳飛宇隻見秦海清坐在主位,神色平靜,神色古井無波,另一旁,秦元偉也如約在場,坐在了下首。

秦元偉向陳飛宇使了個眼色,示意一切有他在,不用擔心。

陳飛宇含笑迴應。

“爸,二叔。”秦家姐妹叫道。

秦海清淡淡看了陳飛宇一眼,然後對秦家姐妹二人道:“你倆過來。”

秦羽馨和秦詩琪微微猶豫下,還是乖乖走到了秦海清的身邊。

秦海清又對著喬鳳華笑道:“原來喬丫頭也來了。”

“秦叔叔好,我和羽馨是好姐妹,這麼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就不請自來了,您不會怪我吧?”喬鳳華含笑見禮。

“不會不會,請坐吧。”秦海清笑道。

喬鳳華告謝,便坐在了秦元偉的身邊。

對於喬鳳華來說,秦海清性格嚴肅,不喜說笑,對於小輩一向威嚴,所以相對來說,喬鳳華和性格和善的秦元偉關係更好一些。

秦海清這纔看向陳飛宇,淡淡道:“你叫什麼名字?”

“爸……”秦羽馨喊了一聲,眼神幽怨,埋怨他的明知故問。

秦海清瞥了她一眼,示意讓她不要多話。

陳飛宇淡淡道:“我相信作為秦家的家主,不可能不知道我的名字,所以冇必要用這種手段,來給我下馬威,不如直接開門見山吧。”

秦海清微微皺眉,在他之前的預想中,想到了陳飛宇可能會有的各種反應,也都有了下一步的應對措施,絕對能保證在氣勢上壓倒陳飛宇。

但是現在陳飛宇這樣的淡定,大大出乎秦海清的意料,反而讓他愣了一下,有些無所適從。

不過,他畢竟是省城頂級豪門望族的家主,見慣了大風大浪,一瞬間的愣了一下後,隨即冷笑道:“好,既然你想開門見山,那我就直入主題,在昨晚的晚宴上,你讓我秦家臉麵無光,這筆賬,你想怎麼算?

當著那麼多省城上流社會的麵,羽馨公然向你表白,好像我秦海清的女兒,除了你冇人要似的,你讓羽馨名聲受損,這筆賬,你想怎麼算?

因為你的緣故,羽馨拒絕了和呂恩陽的定親,以後再和呂家合作,隻怕也是無望,你可知道,失去呂家的支援,對於秦家來說,是何等大的損失,這筆賬,你又想如何算?”

秦海清冷笑連連,不虧是坐鎮秦家近十年,氣勢威嚴。

秦羽馨神色黯然,一切都是因為她的緣故,纔會讓秦家成為上流社會的笑柄,她內心一陣愧疚,不過,雖然愧疚,但她絕不後悔。

如果再來一次,她敢肯定,她依然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想到這裡,她抬起頭,看向陳飛宇,她昨晚雖然大膽向陳飛宇表白,但是到目前為止,陳飛宇還冇有給她迴應,所以,她很想知道陳飛宇是什麼態度。

陳飛宇揹負雙手,自信含笑道:“這筆賬要算清也簡單,羽馨嫁給我,以上種種,一筆勾銷。”

此言一出,震驚四座。

秦海清當庭問罪,陳飛宇不但麵不改色,還敢開口讓秦羽馨嫁給他,如此囂張的迴應,如此出人意料的回答,讓在場眾人都大吃一驚。

不同的是,秦玉琴神色驚喜激動,雙眸之中浮上了喜悅的淚花,妹妹秦詩琪高興的同時,心裡還有羨慕與失落諸多情緒。

喬鳳華暗中點頭。

“陳飛宇有膽識,有魄力,行事又經常出人意料,而且麵對名震省城的秦家家主,態度依然不卑不亢,的確是難得的優秀男兒,羽馨嫁給他,也算是般配。”

喬鳳華雙眸之中異彩漣漣。

秦海清神色也是一滯,被陳飛宇這番出人意料的話整的說不出話來,隨即,冷笑兩聲,道:“你讓我秦家損失利益,丟了臉麵,還要讓我把寶貝女兒嫁給你,天底下哪有這麼便宜的好事?陳飛宇啊陳飛宇,莫非,你以為我們秦家是好欺負的不成?”

陳飛宇聳聳肩,說道:“這的確是我能想到的,最為合適的解決方案了,羽馨嫁給我,秦家名聲自然無損,另外,秦家失去的利益,同樣能十倍百倍的賺回來。”

秦海清微微皺眉,突然冷笑,鄙夷道:“莫非你以為,你一個人就能抵得上整個呂家?你有什麼資格,敢誇下如此海口?”

陳飛宇淡然而笑,道:“不知道一位宗師級強者,夠不夠資格?”

在場眾人之中,隻有喬鳳華不知道陳飛宇是宗師,聞言頓時震驚道:“什麼?陳飛宇竟然是宗師級強者?”

她話音剛落,突然,陳飛宇眼神一凝,宗師強者的強橫氣息,頓時爆發出來,周身無數細小劍氣繞身旋繞,氣勢驚人!

秦家姐妹頓時驚喜交加,雖然早就猜到了陳飛宇是宗師強者,但是,現在親眼印證,內心彆提多興奮激動了。

突然,秦海清冷笑一聲,道:“宗師級強者,的確很不錯,但是,依然不夠,還是比不上呂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