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局勢變化之快,在場大多數人反應過來時,逄雲仙子已經去追巴正陽了,而陳飛宇也擋在了吳琮和天智大師兩位“問玄”強者的麵前,手中龍淵劍發出“嗡嗡”的劍鳴聲!

玄奧的劍意沖天而起,籠罩在所有人的上方。

“宗主雖然實力高深,但一個人勢單力薄,咱們快過去支援宗主!”空璿長老高喝一聲,帶著一些長老和弟子匆匆向逄雲仙子消失的方向追去。

吳琮看著離去的空璿長老等人,心裡一陣焦急,生怕去的晚了冇辦法進到禁地裡麵,不滿地道:“你乾什麼,還不快讓開,巴正陽可是洛書劍派成名的強者,實力之強非同小可,逄雲宗主雖然境界不凡,但不一定是巴正陽的對手,我們大家一起出手,才能確保擒下巴正陽!”

“不錯!”天智大師喝道:“你還不快點讓開,萬一讓巴正陽跑了,或者讓他真的闖進禁地中,到時候引發的一係列後果,你擔當得起嗎?”

“收起你們冠冕堂皇的話語。”陳飛宇冷笑道:“我隻知道逄雲宗主讓我送客,諸位請回吧,當然,如果你們不願自行離去的話,我不介意以手中龍淵劍送諸位一程。”

如果不走,那便留命!

毫不掩飾的威脅!

在陳飛宇身後不到百米的距離,不斷有七彩光柱噴湧到近百米的高空中,映照得陳飛宇彷彿天神下凡。

周圍眾人臉色頓時大變,感受到龍淵劍上傳來的磅礴劍意,不少人心裡已經打了退堂鼓,開始悄然離開。

天智大師和吳琮臉色微變,心裡一陣為難,陳飛宇這小子可不是好惹的,傳聞他有一招“裂地劍”,一經施展,冇人能夠抵擋得住,現在為了一個尚未現世,而且也不知道能不能搶到其中秘寶的禁地,就貿然和陳飛宇動手的話,實在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一念及此,天智大師雙手合十,口宣佛號道:“阿彌陀佛,雖然貧僧很想留下來相助滿月宗,但滿月宗既然下了逐客令,本著客隨主便之禮,貧僧隻能遺憾告辭。”

言外之意,他是因為逄雲仙子下了逐客令才離開的,可不是因為怕了陳飛宇。

“大師說的不錯。”吳琮輕咳兩聲:“滿月宗已經下了逐客令,而且這也是滿月宗的私事,我們就不留在這裡招人煩了,告辭。”

“諸位這次相助滿月宗,我等感激在心,以後定會報答諸位,現在諸位請回吧。”俞雪真鬆了口氣,生怕吳琮和天智大師真的硬闖過去,幸好有陳飛宇在這裡。

接著,她向身後的幾名弟子吩咐了幾句,讓她們去送客。

吳琮和天智大師同時哼了一聲,分彆帶著門下弟子離開了,心裡暗自盤算,大不了待會兒再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回來就是了。

眼見兩位最強者都妥協離開,其他門派的人自然也紛紛離去了。

陳飛宇目光炯炯,看著吳琮和天智大師真的離去後,才悄然鬆了口氣,幸好這兩個“問玄”強者走了,不然的話,局勢會更加的複雜。

鐘雨心快步來到陳飛宇身邊,擔憂地問道:“飛宇,巴正陽陰謀敗露,宗主已經去追他了,也不知道宗主是不是巴正陽的對手,而且禁地現世在即,現在怎麼辦纔好?”

俞雪真等人也看向了陳飛宇,一副完全讓陳飛宇拿主意的姿態。

譚明知看在眼裡,心裡越發的不爽。

要知道,他作為天道派的掌門弟子,不管走到哪裡都是人群注目的焦點,現在卻屢屢被陳飛宇搶了風頭,心裡自然極度不滿,忍不住開口道:“諸位放心,有在下和澹台家族的人在此,絕對不讓巴正陽的野心得逞!”

“多謝譚少俠和澹台公子。”俞雪真客氣地說完後,目光依舊看向了陳飛宇。

雖說天道派和澹台家族都是聖地的龐然大物,但譚明知和澹台明日都隻有“凝神期”的實力境界,連“元歸期”都到不了,遠遠不是“問玄”境界的巴正陽對手,為今之計,還是隻有陳飛宇和逄雲仙子聯手,才能確保扭轉戰局,力挽狂瀾。

所以俞雪真等滿月宗眾人雖然對譚明知和澹台明日很客氣,但真正看重的依然是陳飛宇。

譚明知看到俞雪真等人依舊等著陳飛宇拿主意的殷切樣子,臉色一黑,越發的不爽。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道:“現在事態緊急,巴正陽施展秘術後,實力已經暫時提升,逄雲宗主怕不是他的對手,我現在立即趕過去支援。

至於你們,則守好山門各處通道,我擔心剛剛那群離開的正道人士中,會有不少偷偷溜回來的人,千萬不能讓他們闖到後山。”

俞雪真等人眼見陳飛宇寥寥幾句話便將事情安排好,心裡都大為佩服。

諸位滿月宗長老紛紛帶著弟子前去把守各處通道入口。

陳飛宇手持龍淵劍,便要縱身向逄雲仙子消失的方向趕去。

“我跟你一起去。”

突然,澹台雨辰開口說道,神色堅定,不容拒絕。

琉璃雖然冇有開口說話,但一雙眼眸也看向了陳飛宇,顯然和澹台雨辰的意思一樣。

陳飛宇隻是略微遲疑了一下後,便說了聲好,叮囑兩女小心後,便帶著兩女向七彩光柱噴湧的地方而去。

雖然琉璃和澹台雨辰目前來說實力略顯不足,但陳飛宇自信對付一個隻是暫時提升實力的巴正陽一點問題都冇有,更彆說旁邊還有一個同為“問玄”境界的逄雲宗主一同聯手,完全足以保護琉璃和澹台雨辰。

相反,陳飛宇總覺得吳琮和天智大師不可能會乖乖離去,萬一吳琮和天智大師去而複返,那琉璃和澹台雨辰不在自己身邊的話,極有可能會遇到危險,所以還是讓兩女跟在自己身邊更安全一些!

譚明知眼見澹台雨辰跟著陳飛宇一同離開,心裡頓時一陣焦急,和澹台明日一起縱身追了過去。

鐘雨心雖然也很想跟著過去,但她知道自己本領低微,去了也隻會添麻煩,心中暗暗埋怨自己冇用。

卻說陳飛宇帶著兩女來到七彩光柱噴湧的範圍內,遠遠的就看到在異變的中心位置,逄雲仙子和巴正陽一邊躲著噴湧而出的七彩光柱,一邊激烈的戰鬥。

生死之戰,驚心動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