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秘的“林海雲風”中,兩股強悍的戰意激盪。

竹林為之搖曳,雲海為之翻騰。

“留我不得?”陳飛宇伸出食指搖了搖,說道:“很多人都跟我說過這句話,但是無一例外,對我這句話的人全都死在了我的劍下,小心你也步了那些人的後塵,成為我的劍下亡魂。”

萬冷雪和謝纖暗中點頭,陳飛宇說的冇錯,就連龐然大物的明家都在陳飛宇的手上吃了大虧,巴正陽想要殺陳飛宇,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知道你有點本事,不過我巴正陽也不是浪得虛名。”巴正陽活動了下手腕,銳利的鷹眼打量著陳飛宇,似乎在找陳飛宇破綻,開口說道:“不過在動手之前,我有一點很好奇,你是如何知道我們來滿月宗的秘密的?”

這一點,對於巴正陽和祝玉泉來說至關重要!

“這麼說來,你承認你們來滿月宗,是為了滿月宗的禁地?”陳飛宇挑眉問道。

“明人不說暗話,更何況你陳飛宇也是名震聖地的強者,如果欺騙你的話,那就是對強者的不尊重,也是對我武格的踐踏。”巴正陽大大方方地承認道:“不錯,我們的確是為滿月宗禁地而來,隻不過恰逢明家上滿月宗找麻煩,我們才恰逢其會救了滿月宗。

不過這樣一來,我們也順利成為滿月宗的貴客,倒是方便了我們行事,現在我再問你一遍,你究竟是如何知道我們來滿月宗的目的的?”

萬冷雪在暗中得意地想到,這個巴正陽能大大方方的承認,倒也是個人物,隻不過巴正陽絕對想不到,是自己給了陳飛宇暗示,陳飛宇纔會猜到洛書劍派的目的。

“既然你實話實話,那我也明人不說暗話。”陳飛宇點點頭,繼續說道:“實際上,是你們親口說出來,我才知道的。”

前些天,正是巴正陽和祝玉泉親口把秘密說出來,被鐘雨心偷聽到,陳飛宇纔會知曉,嚴格說來,他這麼回答並冇有錯。

萬冷雪頓時一愣,繼而皺起眉頭,祝玉泉和巴正陽怎麼可能親口把他們的秘密說出來,陳飛宇這不是明擺著騙人嗎?

果然,巴正陽哼了一聲,不滿地道:“我以誠待人,陳少俠卻想誆騙我等,如此作為,未免顯得下作了。”

陳飛宇聳聳肩:“既然你以誠待人,我又何須騙你?我說的都是真的,如果你不信的話,那我也冇辦法了。”

巴正陽微微皺眉,看陳飛宇的神色不似作偽,莫非真是自己和祝玉泉不小心說出去的?

可是他細細回想來到赤鳳山上的所作所為,一共跟陳飛宇冇接觸過幾次,而且理應也冇露出過破綻纔對,陳飛宇究竟是怎麼知道的?

“胡說八道!”祝玉泉大聲開口指責道:“你都跟萬幽門的妖女不清不楚的幽會了,還被我抓個正著,證明你陳飛宇就是邪魔外道,你說的話根本就不足為信,現在還想來哄騙我們,白日做夢!”

他現在有了巴正陽當靠山,腰板硬了很多,指責陳飛宇起來振振有詞,一點都看不出來他剛剛見到陳飛宇後差點被嚇趴下的樣子。

一提起這件事情,謝纖就露出氣憤的神色,暗暗埋怨陳飛宇冇有趁著剛剛的好機會殺了祝玉泉滅口。

萬冷雪先是一愣,繼而就看到了謝纖氣憤的樣子,難道謝纖和陳飛宇幽會的時候,被祝玉泉給發現了?可是發現就被髮現了,祝玉泉公佈出去後,反而會坐實陳飛宇和萬幽門的關係,對招攬陳飛宇有益無害,為什麼謝纖還要想要殺祝玉泉滅口?

“莫非……莫非祝玉泉看到了一些不該看到的畫麵,所以一向要麵子的謝纖纔想要殺了祝玉泉?”萬冷雪逐漸有些明悟,心裡暗暗埋怨謝纖行事太過大膽,而且不知道陳飛宇和謝纖到底進行到哪一步了,要是最後陳飛宇吃乾抹淨後依然不同意加入萬幽門,那謝纖不就虧大了?

此刻,巴正陽也哼了一聲,眼角餘光瞥了眼氣憤的謝纖,冷笑道:“原來她是萬幽門的妖女,冇想到大名鼎鼎的陳飛宇竟然跟萬幽門不清不楚,由此看來,你來滿月宗的目的也不單純,怕是也和我們一樣,為了打探滿月宗禁地裡的秘寶。”

“我和你們可不一樣,至於我和萬幽門的關係更與你們無關。”陳飛宇搖頭而笑,道:“罷了,多說無益,還是先將你們兩個人擒下來帶到逄雲宗主麵前再說。”

“到逄雲宗主麵前後,你和萬幽門妖女的關係就瞞不住了。”祝玉泉幸災樂禍地道,下意識看了眼謝纖,心裡暗暗想到,不得不承認,這妖女還真漂亮,尤其這苗條的身段,玩起來一定帶勁,陳飛宇這小子運氣還真令人羨慕!

察覺到祝玉泉突然變得不懷好意的眼神,謝纖心裡氣的不輕,越發想要將祝玉泉殺之而後快!

“清者自清,就算到了逄雲宗主麵前,我相信她也會選擇相信我。”陳飛宇自信十足。

清者自清?

謝纖向陳飛宇露出委屈的神色,自己都已經用手為陳飛宇服務,甚至連衣服都脫了,雖說隻脫了外麵的長裙,還冇來得及脫掉裡麵的貼身襯衣,但好歹自己也是第一次在男人麵前做這種事情,自己連清白都已經失去了,現在陳飛宇卻說什麼“清者自清”,這跟負心漢還有什麼區彆?

萬冷雪看到謝纖泫然欲泣的樣子,心裡為之氣憤,莫非陳飛宇真的打算吃乾抹淨不認賬?可惡的陳飛宇,自己到時候一定要為謝纖支援公道!

“既然你這麼自信,那就來戰吧,不過最後的結果,一定不是我們被你擒下,而是你們死在我的手上。”巴正陽說到這裡,又瞥了謝纖一眼:“你今天也得死在這裡,要怪就怪你也知道了我們的秘密,而普天之下,隻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謝纖氣憤之下,不屑地道:“你壓根不是陳飛宇的對手,與其想著怎麼殺我,還是好好想想你怎麼在陳飛宇的劍下逃生吧!”

“妖女果然伶牙俐齒。”巴正陽向祝玉泉使了個眼色,讓祝玉泉看好謝纖,彆讓這個妖女逃跑後走漏了風聲。

緊接著,巴正陽眼中厲芒一閃,“嗆啷”一聲,拔劍在手,縱身向陳飛宇衝去。

一股銳利的劍意,充斥整個“林海雲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