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謝纖和陳飛宇之間,一定發生了某些我不知道的事情,隻能找個機會,再詳細詢問謝纖了。”

萬冷雪躲在暗處,一雙明亮的雙眸不斷在陳飛宇和謝纖身上來回移動,似乎是想要看出些什麼。

場中,陳飛宇邁步走到祝玉泉的身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搖頭笑道:“我的確很想殺你……”

謝纖俏臉頓時浮現出喜色,隻要殺了祝玉泉,那普天之下,依舊隻有陳飛宇一個男人看到過她先前羅衫半解的樣子,依舊還是冰清玉潔。

祝玉泉心中恐懼萬分,連忙求饒道:“不……不要……千萬不要殺我,隻要你不殺我,讓我做牛做馬伺候你都可以……”

“做牛做馬?”陳飛宇一聲輕笑,輕蔑地說道:“你一個大男人為我做牛做馬,就算你能拉的下臉麵,我也覺得礙眼,還是算了吧。”

祝玉泉神色大變,心中湧起濃濃的恐懼與絕望,難道……難道他堂堂洛書劍派的少掌門,今日真的要死在這裡?

隻聽陳飛宇接著道:“不過嘛,我現在還不想殺你,算你運氣好,還有一點活命的價值。”

謝纖頓時一急,連忙開口說道:“你瘋了,不殺他,他隻會到外麵亂說,對你對我都冇有好處,你彆忘了,隻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陳飛宇看了謝纖一眼,淡淡地道:“我自有我的打算,不勞你來教我做事。”

謝纖心裡頓時一陣委屈,跺跺腳,狠狠地瞪了陳飛宇一眼,可是又無可奈何,心裡暗暗盤算著,就算陳飛宇決定不殺祝玉泉,她也要找機會殺了祝玉泉滅口,至少也要刺瞎祝玉泉的雙眼才行。

祝玉泉又驚又喜,猶如久旱逢甘霖。說話的聲音都顫抖了幾分:“真……真的?你真的不……不殺我?”

“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當然是真的。”陳飛宇挑眉道:“還是說你希望我在騙你?”

殺祝玉泉一點都不難,陳飛宇隻要稍微動動手指就能要了祝玉泉的性命,可是殺了祝玉泉之後呢?非但無助於幫助滿月宗拆穿洛書劍派的陰謀,而且還給了洛書劍派光明正大對付滿月宗的藉口,隻會徒增不少變數,等於是幫了一個倒忙。

既然不能殺祝玉泉,那不妨將祝玉泉擒下來拷問一番,看看祝玉泉調查滿月宗禁地一事進行到何種程度了,而且說不定還能逼迫祝玉泉在眾人麵前親口承認洛書劍派的陰謀,到時候滿月宗就能徹底占據主動地位,再想對付洛書劍派也容易了很多。

所以,與其殺了祝玉泉,不如將他擒下來更好!

“不……不不不,陳少俠言出必踐,在下敬佩萬分、敬佩萬分!”祝玉泉神色大喜:“謝謝……謝謝陳少俠饒命之恩。”

“你不要高興的太早。”陳飛宇淡淡地道:“你雖然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難逃,我有一些問題要問你,你最好老實回答,如果讓我發現你騙我的話,後果你承擔不了。”

遠處,萬冷雪眼眸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陳飛宇要問祝玉泉什麼問題,難道和滿月宗的禁地有關?

“是是是……”祝玉泉忙不迭地點頭:“陳少俠儘管問,在下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很好,配合的態度是你活命的保障。”陳飛宇挑眉問道:“第一個問題,你們洛書劍派來滿月宗的目的,是不是為了傳說中滿月宗的禁地?”

一開口,就直達核心問題!

陳飛宇之所以問這個問題,是因為他對洛書劍派的目的瞭如指掌,用這個問題可以來測試祝玉泉有冇有說謊,如果祝玉泉敢騙他的話,那他對祝玉泉的懲罰,會讓祝玉泉永生難忘!

萬冷雪神色微動,這個問題也是她很想知道的,當即豎起耳朵認真聽了起來。

祝玉泉臉色大變,冇想到陳飛宇一開口就指出了他們來滿月宗的目的,隻是這件事情隱秘非常,就連在洛書劍派內部都冇有幾個人知道,陳飛宇怎麼會知曉的,到底是誰泄露的秘密?

他臉上神色變幻不休,神色間充滿了猶豫,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

“嗯?”陳飛宇微微挑眉,伸出劍指淩空對準了祝玉泉的心臟,銳利的劍氣在指端逐漸凝聚成型,散發著靈力的劍意,淡淡地道:“不要挑戰我的耐心,因為我耐心有限。”

祝玉泉嚇得臉色大變,生怕陳飛宇真的發出一道劍氣殺死自己,連忙道:“我……我……”

眼看著祝玉泉就要回答出來,萬冷雪和謝纖紛紛豎起耳朵,希望從祝玉泉口中聽到非同一般的答案。

突然,異變陡生!

隻聽從遠處傳來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陳少俠想要知道洛書劍派的目的,不如直接來問老夫如何?”

聲音充滿了威嚴,蘊含著磅礴的內勁,濤濤林海嘩嘩而動,無邊的雲霧也開始急速旋轉起來。

萬冷雪和謝纖為之動容,來人絕對是一位絕頂強者!

祝玉泉神色大喜,已經從聲音上認出了來人,高聲喊道:“正陽叔,正陽叔快來救我!”

下一刻,一道人影從遠處縱身而來,身形快捷,腳踏雲霧而行,彷彿傳說中踏雲而飛的仙人,眨眼之間,便落到了陳飛宇身前不遠處,冷冷地看著陳飛宇,眼神中佈滿了戰意以及殺意!

正是洛書劍派的長老巴正陽。

祝玉泉大喜過望,巴正陽來了,那他就有救了!

他連忙從地上爬起來,陳飛宇也冇有阻攔他,等他跑到巴正陽的身後,驚喜地問道:“正陽叔,您怎麼會來這裡?”

按照原先的計劃,祝玉泉來後山調查滿月宗禁地,而巴正陽待在前山矇蔽滿月宗眾人,所以現在見到巴正陽及時趕來“林海雲風”,祝玉泉心中又驚又喜。

“我先前待在滿月宗大廳的時候,忽感心緒不寧,擔心之下便找了個理由向這邊趕來,哼哼,果然看到有人想要對付我們洛書劍派。”巴正陽雖然在跟祝玉泉說話,但是一雙眼睛卻一直在盯著陳飛宇,眼神冰冷,猶如一條毒蛇。

“哈!”陳飛宇一聲輕笑,道:“不是我想對付你們洛書劍派,而是你們洛書劍派對滿月宗圖謀不軌,我自然要幫著滿月宗對付你們。”

“我雖然不曉得你為什麼會知曉我們來滿月宗的目的,但既然你知道了這個秘密,那就留你不得。”巴正陽冷笑兩聲,話語間充滿了殺機!

萬冷雪和謝纖為之動容,巴正陽已經到了“問玄”境界,就算放眼整個聖地,都是難得一見的強者,如今和陳飛宇對上,正是針尖對麥芒,想來絕對會有一場精彩激烈的戰鬥,也不知道會鹿死誰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