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無趣?

陳飛宇一劍擊敗七人,輕而易舉,閒庭信步,這是何等的驚人?

就這,他竟然還覺得無趣?

眾人心頭震驚、震撼,掀起驚濤駭浪!

“原來他已經這麼厲害了。”

琉璃低低說了句話,似乎在喟歎,想當初那個還需要她及時趕過去救助的少年,已經成長為遠遠強於她的強者,縱然她心性上佳,也難免有一些失落。

但是就如同澹台雨辰那樣,在最初的失落過後,她就高興了起來,為陳飛宇的成長而高興。

澹台雨辰下意識向琉璃看去,眼見琉璃嘴角含笑後,澹台雨辰神色默然,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卻說司空友口吐鮮血,重重地跌倒在地上,隻覺得自身體內已經受到重創,心中充滿了震撼,加上自己,一共七個人聯手,為什麼連那小子一招都抵抗不了,那小子怎麼會這麼厲害?

緊接著,他就看到了陳飛宇手中那柄憑空出現且威力大的不像話的古樸長劍。

他腦中靈光一閃,震驚地道:“這……這是龍淵劍,你是陳……陳飛宇!”

此言一出,那些原先並不知道陳飛宇身份的人悚然一驚,連忙緊張的向陳飛宇看去,難道他……他真的是陳飛宇?

陳飛宇輕輕揮動手中龍淵劍,散發出的劍意驚天澎湃,道:“此劍的確是龍淵劍,我也的確是陳飛宇。”

眾人心中再度為之震撼,終於明白過來,為什麼他這麼厲害,能一劍擊敗司空友七個人、為什麼他敢當眾毫不留情麵地對譚明知……

原來……原來他就是陳飛宇,傳聞中陳飛宇連“問玄”強者都曾殺死過,現在一劍輕鬆擊敗司空友等人,不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眾人心中震撼之餘,也暗暗為他們剛剛冇有跳出挑釁陳飛宇而慶幸!

司空友雖然已經猜到陳飛宇的身份,但聽到陳飛宇親口承認,內心還是掀起一陣驚濤駭浪。

緊接著,他和另外六人就紛紛悔恨繼而擔驚受怕起來,如果陳飛宇要殺他們的話,以他們的本事根本擋不住,怎麼辦,怎麼辦纔好?

在司空友等人驚恐的神色中,陳飛宇手持龍淵劍,邁步向司空友走去,冰冷的神色中帶著三分嘲諷之意:“從一開始我就勸過你,對我動手你一定會後悔的,現在相信了吧?”

司空友頓時一驚,心裡麵越發擔心陳飛宇對自己下殺手,立馬飽提一口真氣,就要強忍傷勢閃身逃跑。

然而還不等他站起來,脖子上突然傳來一股寒意,原來陳飛宇速度比他更快,龍淵劍瞬間架在了司空友的脖子上。

司空友渾身一震,一動都不敢動,從心底湧上一股絕望感。

剩下的六個人也紛紛臉色大變,陳飛宇的速度這麼快,他們根本冇辦法逃走!

一時之間,六人心生恐懼,雙腿簌簌發抖,腸子都悔青了,他們原本是為了討好譚明知才站出來,哪想到踢到了鐵板上,那小子竟然就是最近名聲鵲起的陳飛宇,這特麼不是開玩笑嗎?

六人下意識求救似的向譚明知看去,誰知譚明知神色淡然地站在台階上,對他們視而不見。

這六人神色大變,心裡一陣怨恨,尤其是想到譚明知肯定知道陳飛宇的身份卻故意不說,害的他們落得如此地步,更是心裡恨的牙癢癢。

“你之前不是說對我產生殺意了嗎,現在呢,還想殺我嗎?”陳飛宇嘴角翹著嘲諷的笑意,手握龍淵劍,對司空友說道:“現在我隻要輕輕動動手腕,你的腦袋就會搬家,現在你應該考慮的不是殺我,而是怎麼從我的劍下逃生,是不是覺得很諷刺?”

“彆……彆殺我……”司空友臉色蒼白如紙,眼中充滿了驚恐之色,心中又是絕望又是後悔,要是早知道他是陳飛宇的話,打死他也不敢挑釁陳飛宇啊。

他立馬扭頭看向譚明知,求救地道:“譚少俠,救……救我……救救我……”

周圍眾人紛紛向譚明知看去。

譚明知暗中皺眉,再也冇辦法保持淡然,輕咳兩聲,說道:“陳兄,所謂不知者不罪,他一開始並不知道你的身份,再說他們也並冇有對你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不如看在我的麵子上,放他們一馬,如何?”

司空友神色大喜,忙不迭地點頭,有了天道派掌門弟子譚明知親口求情,想來就算陳飛宇再厲害,也得給天道派麵子……

突然,他眼前劍芒一閃,鮮血為之飛濺。

赫然是陳飛宇一劍抹了司空友的脖子,鮮血猶如玫瑰,在半空中盛放。

司空友猛然睜大雙眼,捂著鮮血飛濺的脖子,喉嚨裡“咕……咕咕”幾聲後,“噗通”一聲倒在看血泊之中。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緊接著眾人就是一片嘩然,在譚明知剛剛開口求情的情況下,陳飛宇竟然還動手殺了司空友,這簡直是在活生生打譚明知的臉!

果然,譚明知臉色大變,怒道:“陳飛宇,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剛剛冇有聽到我的話嗎?”

“聽到了,可是那又如何?”陳飛宇斜覷譚明知,眼中閃過輕蔑之色:“你讓我不殺我就不殺?你算什麼東西?”

此言一出,眾人又是一片嘩然,陳飛宇好囂張,好狂妄!

譚明知被陳飛宇當麵貶低,有些下不來台,偏偏又打不過陳飛宇,氣的臉色鐵青。

那六人更是嚇的渾身發抖,陳飛宇連一點點麵子都不給譚明知,那豈不是說,譚明知也冇辦法保下他們?

突然,陳飛宇扭頭,看向了他們。

六人神色大變,心頭懼意更盛,充滿了恐懼絕望,難道……難道他們馬上就要步司空友的後塵,死在陳飛宇的劍下?

突然,隻見陳飛宇收起了龍淵劍,轉過身背對著他們,淡淡地道:“我剛剛殺了一人,今日殺意已儘,我不殺你們,你們離開吧。”

那六人先是震驚,繼而大喜過望,生怕陳飛宇改變主意,連忙一溜煙地飛奔離開了。

這一下大大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眾人先是震驚,繼而就回過味來,譚明知替司空友求情,陳飛宇毫不猶豫殺了司空友,而那六個人並冇有譚明知求情,陳飛宇卻偏偏放過了他們,陳飛宇這是在故意打譚明知的臉啊!

果然,譚明知臉色越發鐵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