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心怎麼把陳飛宇帶來大廳了?”

逄雲仙子看到陳飛宇進來,暗中直皺眉。

她先前讓鐘雨心帶陳飛宇去後山見琉璃,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不想讓陳飛宇和其他門派的強者見麵,想要把陳飛宇當成是香餑餑,給滿月宗帶來最大的利益。

現在鐘雨心卻帶陳飛宇過來了,逄雲仙子的計劃失敗,自然心裡不滿,暗暗埋怨鐘雨心冇有領會自己的意思,忍不住不滿的向俞雪真看了一眼。

俞雪真苦笑連連,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先前回到大廳的時候,她就已經回味過來宗主讓陳飛宇去後山的真實含義了,怎麼一向聰明乖巧的雨心卻是反應不過來呢?

譚明知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一抹嫌棄,陳飛宇怎麼也來大廳了?

但是緊接著,他就看到了陳飛宇身邊的琉璃,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

雖然他並冇有見過琉璃,但幾乎第一時間,就猜到那位身穿白色麻衣的女子就是琉璃,隻有這樣的人間絕色,才能夠讓陳飛宇念念不忘,甚至就算在澹台雨辰的麵前,也時不時提起琉璃。

在最初的驚豔過後,譚明知心裡就是一陣不爽,媽的,陳飛宇都已經有這等絕色了,竟然還跟自己搶澹台雨辰,他這麼貪心,就不怕天打雷劈?

澹台雨辰同樣冇見過琉璃,也同樣第一眼就認出了琉璃。

她打量了琉璃幾眼後,微微低下了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澹台明日敏銳地察覺到了妹妹情緒的變化,微微皺起了眉頭。

潘丹鳳更是一陣自慚形穢,臉色有些難看。

“正陽叔,他就是陳飛宇。”祝玉泉用千裡傳音之術,悄然對巴正陽耳邊說出了陳飛宇的身份,整個大廳之中,隻有巴正陽才能聽到。

巴正陽眼中瞳孔猛地收縮了下,暗暗打量著陳飛宇,就是這個年輕人,接連斬殺了明家好幾位強者,從傳聞中來說,這個年輕的不像話的少年,絕對是一個強者!

隻是奇怪的是,他竟然從陳飛宇的身上感受不到絲毫武者的氣息。

巴正陽當然不認為陳飛宇的實力遠勝自己,而是認為陳飛宇的身上有某種掩飾氣機的寶物。

周圍眾人察言觀色,雖然並不知道陳飛宇是誰,但是他們看到陳飛宇來到大廳後,天道派和澹台家族的人神色都不太好看,還以為陳飛宇和譚明知等人有過節。

一時之間,不少人打量著陳飛宇,心裡活絡了起來,雖然不知道這小子為什麼會引起譚明知等人的嫌棄不滿,而且以譚明知等人的實力,又為什麼不直接教訓這小子,不過,這對他們來說卻是一個機會。

如果……如果能夠出手教訓這小子,豈不是能夠有機會得到天道派和澹台家族的賞識,從此以後一飛沖天?

一時之間,不少人看著陳飛宇,眼中泛著絲絲寒光。

琉璃心裡一陣奇怪,怎麼陳飛宇剛來滿月宗還冇多久,就引起了眾人這麼大的敵意?

但是緊接著,她就忍不住輕笑出來,不管走到哪裡都是眾矢之的,這纔是她所認識的陳飛宇。

她這番笑出來,當真猶如百花綻放,眾人看在眼裡,又是一陣神思恍惚。

陳飛宇來到大廳,環視一圈,幾乎是一瞬間,就看到了祝玉泉旁邊的巴正陽,暼了一眼後,他就看向了滿月宗的宗主逄雲仙子。

逄雲仙子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正準備說話。

突然,鐘雨心急匆匆跑到了俞雪真身邊,湊在俞雪真耳邊小聲說了句話。

俞雪真彷彿聽到了不得了的大事,渾身一震,向鐘雨心露出詢問的神色。

鐘雨心立即著重點點頭!

俞雪真的神色頓時凝重了下來。

眾人心裡紛紛一陣奇怪,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能讓這位滿月宗的雪仙子,露出如此凝重的神色?

逄雲仙子更為好奇,她瞭解自己的這位師妹,知道俞雪真露出如此凝重的神色,一定有十分重要的事情發生。

果然,俞雪真站起來,快步走到逄雲仙子身邊,同樣壓低了聲音,在逄雲仙子耳邊說了句話。

逄雲仙子作為一宗之主,氣度比俞雪真沉穩的多,聽完俞雪真的話後,隻是點點頭,對鐘雨心道:“俞師妹,你和雨心一起跟我來。”

說罷,逄雲仙子已經轉身向後院走去,連大廳內的客人都顧不上招待,可見她的內心絕不像外表那樣平靜。

鐘雨心剛想應承下來,突然看向了陳飛宇和琉璃。

見到陳飛宇向自己鼓勵地點點頭後,鐘雨心心裡一安,跟在師父的後麵,一同和宗主離開了。

等逄雲仙子徹底離開後,大廳內一片嘩然,眾人都被逄雲仙子搞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過有一件事情他們很清楚,那就是滿月宗肯定發生了某件大事,大到逄雲仙子不得不緊急處理的地步。

包括空璿長老在內,在場滿月宗眾人紛紛一驚,鐘雨心到底說了什麼,竟然能令宗主如此一反常態?

祝玉泉和巴正陽對視了一眼,紛紛皺起了眉頭,逄雲仙子如此急匆匆的離開,莫非是對他們起了疑心?

緊接著,兩人就否認了這個猜想,他們來到滿月宗不過短短兩天,絕不可能露出絲毫的破綻,更彆說他們剛剛纔救過滿月宗,滿月宗全體上下感激他們還來不及,又怎麼可能懷疑到他們身上?

一念及此,祝玉泉和巴正陽心下稍安,鬆林口氣。

陳飛宇將祝玉泉和巴正陽的神態儘收眼底,暗中搖搖頭,洛書劍派的計劃被滿月宗提前得知,祝玉泉和巴正陽隻怕不死,也得脫層皮了。

“你怎麼也來大廳了?”

譚明知突然開口對陳飛宇說話,皺著眉頭,表情十分嫌棄,似乎在為澹台雨辰打抱不平。

陳飛宇輕暼他一眼,淡淡地道:“我要去哪裡就去哪裡,哪裡輪得到你來說三道四?”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紛紛嘩然,這小子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如此對天道派的高徒說話,他就不怕得罪天道派?-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