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琉璃點點頭,淡淡地道:“聖地靈氣濃鬱,武道強盛,非但有很多佛道高人,還有諸多世俗界未曾一見的佛道絕密孤本。

留在聖地對修行有利,我還是繼續留在聖地的好。”

陳飛宇雖然已經猜到琉璃可能會留在聖地,但聽到琉璃的話,還是不由一陣擔心,勸說道:“可是聖地中危險重重,昨日明家的長老前來捉你就是明證,你繼續留在聖地,我擔心你的安危。”

琉璃搖搖頭,道:“修行之人要有大胸懷、大氣魄,隻看自身功德善惡多少,從不看前路危險與否,隻有無視自身生死,纔能有即身成佛的可能。”

許久未見,琉璃苗條搖曳的身影裡,依然有著非凡的氣魄。

“好吧。”陳飛宇知道勸不動琉璃,暗中歎了口氣,但很快又高興了起來,琉璃留在聖地,至少能夠時時刻刻相伴,無疑能夠近水樓台先得月。

至於琉璃的安危嘛,有他時時刻刻陪在琉璃身邊,除非是“通玄”強者甚至是傳說中的“無我”境界強者親至,否則的話,絕對冇人能夠傷到琉璃分毫。

一念及此,陳飛宇笑著道:“等我把該完成的事情做完後,我就陪你走遍聖地各大寺院道觀,拜訪修為精湛的隱士高人。”

聖地廣大,寺院道觀不計其數,就算是以陳飛宇和琉璃的腳程,以及聖地遠遠落後於世俗界的交通方式,怕是冇有個三五年根本做不到。

琉璃看了眼陳飛宇,很想問陳飛宇,你陪著我走遍聖地的寺院道觀,那你其她的女人怎麼辦?

但是看著陳飛宇熱切的眼神,不忍心打擊到陳飛宇,她暗歎一聲,終究冇有問出來,隻是搖搖頭,也不知道是接受還是拒絕。

陳飛宇一臉懵逼,搖頭是幾個意思?

他正要開口問出來,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陳飛宇和琉璃同時扭頭向聲音處看去。

鐘雨心一臉焦急地跑了過來,看到陳飛宇和琉璃後,俏臉上露出喜色,一邊跑過去一邊道:“飛宇,琉璃姐姐,你們果然在這裡,我終於找到你們了。”

不久前她回到楓林茅屋旁後,左找右找都冇有找到陳飛宇和琉璃的蹤跡,猜想琉璃可能帶著陳飛宇去了“雲海林風”,便一路跑了過來,果然看到了陳飛宇和琉璃,心中先是一喜,接著就是一陣酸楚。

女兒心事,變幻無常。

看著鐘雨心去而複返,陳飛宇心知必定有事情發生。

等鐘雨心過來後,他開口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琉璃也好奇地看著鐘雨心。

鐘雨心一想起來找陳飛宇的事情,就顧不上心裡酸楚,急切地開口說道:“飛宇,琉璃姐姐,我剛剛回前山的時候,無意間偷聽到了祝玉泉和巴正陽的對話,他們來滿月宗竟然另有目的……”

當即,鐘雨心將先前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恨恨地道:“虧我們滿月宗還把他們當成好人,儘心儘力的招待他們,原來他們竟是狼子野心,意圖對我們滿月宗不軌!”

“滿月宗當真有禁地?”陳飛宇神色驚訝:“禁地裡麵也當真有讓人提升實力的秘寶?”

“有的。”鐘雨心點點頭,說道:“就算在滿月宗內部,禁地也是神秘的存在,曆來都是上一任宗主口口相傳給下一任宗主,是以整個滿月宗裡麵,隻有宗主一人才知道禁地的具體地點以及開啟的方法。

至於有冇有秘寶就不清楚了,不過相傳禁地裡麵有滿月宗曆代祖師留下的傳承,新任宗主進入聖地後,就能得到這部分傳承,進而實力大進。

不過有關禁地的事情是滿月宗的隱秘,隻有寥寥數人才知道,就連我也是師父無意間說漏了嘴才知道的,祝玉泉他們究竟是怎麼得知的?”

陳飛宇點點頭,說道:“想來洛書劍派不知道從哪裡打聽到了滿月宗的秘密,便對滿月宗動了歪心思,甚至……”

“甚至什麼?”鐘雨心眼見陳飛宇欲言又止,便好奇地問了出來。

“冇什麼。”陳飛宇搖搖頭,轉過身,向著山下走去,道:“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必須得儘早通知你師父和逄雲宗主。”

鐘雨心連忙跟在陳飛宇的身後,神色間有些擔憂。

琉璃走在她身邊,安慰道:“滿月宗的實力並不比洛書劍派差多少,現在我們又提前洞悉了洛書劍派的陰謀詭計,能提前做好準備,一定能夠挫敗洛書劍派的陰謀。

再說了,還有飛宇在呢,以他的實力,足以對付‘問玄’強者,有了飛宇的幫助,滿月宗的實力已經比洛書劍派還要強。”

“嗯!”鐘雨心這才笑著點點頭,鬆了口氣。

卻說澹台雨辰兄妹、譚明知等人進入大廳,逄雲仙子分彆介紹了他們的身份後,引起一片軒然大波,眾人都冇想到,澹台家族和天道派的人竟然這麼快就來了。

當即眾人紛紛站起來向澹台明日等人行禮,態度極為恭敬,就跟世俗界普通員工見到大老闆一樣。

澹台雨辰一開始還打算靜靜的站在一旁等陳飛宇回來,然而卻不斷有人來向她行禮問好,甚至還包含“凝神期”的強者,態度恭敬近乎於諂媚。

澹台雨辰不得不站起來還禮,心中為之感歎,這還是她第一次真切體會到澹台家族在聖地的影響力,果然稱得上“龐然大物”四個字。

卻說祝玉泉跟著巴正陽來到大廳後,隻見熱鬨的大廳內,多了四個從未見過的年輕男女,各個氣度不凡,且已然成為大廳焦點的所在,不少其他門派的強者,都圍在那四人跟前寒暄問好。

“那幾個就是天道派的譚明知,澹台家族的澹台明日、澹台雨辰兄妹,以及他們的侍女於紫。”巴正陽在祝玉泉耳邊小聲介紹,並且分彆指出了誰是誰。

祝玉泉暗暗記在心中,這次他來滿月宗的任務隻許成功不許失敗,哪怕是天道派和澹台家族的人在此,要是妨礙到他的話,那就必須得除掉!

一念及此,祝玉泉眼中不自覺的閃過一道寒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