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和萬冷雪分開後,一路向著滿月宗而行。

雖然他口中說著琉璃不是那種會對其他人動心的人,但一想到有其他男人正在琉璃身邊大獻殷勤,心裡就是一陣不爽。

以至於他本就很快的腳程,又加快了幾分。

冇多久,陳飛宇一行人便到了滿月宗的山門外麵,周圍不少地方殘垣斷壁,地麵上處處都是又長又深的裂縫,顯示著昨天的戰鬥是何等的激烈。

不少滿月宗的弟子正在山門前忙碌著,修複著山門被破壞的地方。

很快她們便發現了陳飛宇一行人,紛紛一驚,不少人更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全都看向了陳飛宇等人,無一例外的被澹台雨辰、潘丹鳳和於紫的容顏所驚豔,這麼漂亮的女人,而且還一下子出現三位,不用問就知道,她們一定來曆不凡。

一名身著粉紅色長裙的女弟子走到陳飛宇等人跟前,不動聲色環視一圈,發現除了澹台雨辰三女容貌過人之外,竟然還有兩名青年男子也是貴氣逼人,而且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氣息,甚至不比門中的一些長老差多少,顯見有著強大的實力。

至於另外那名走在最前方的少年,除了長相清秀之外,倒是冇有什麼奇特的地方,不過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這名清秀少年既然跟在兩位貴公子以及三位美女身邊,想來同樣來曆不凡。

當即,女弟子語氣帶著幾分客氣,笑問道:“不知幾位是何身份,來滿月宗又是為了何事?”

不等陳飛宇開口說話,譚明知已經傲然地說道:“在下天道派掌門弟子譚明知,特來滿月宗拜訪。”

此言一出,在場的滿月宗眾多弟子紛紛驚撥出聲,齊刷刷向譚明知看去。

要知道,天道派是聖地最頂尖的道家門派,門內強者如雲,就算比之行事霸道的明家還要強上幾分,更彆提小小的滿月宗,比起天道派更是遠遠不如。

是以,現在聽到譚明知是天道派的掌門弟子,滿月宗眾弟子自然心生震撼。

譚明知一陣得意,看著滿月宗眾多女弟子激動崇拜的眼神,他心情大好,就連這兩天因為陳飛宇的緣故而陰霾的情緒都一掃而空。

那名粉紅長裙女弟子更是驚喜交加,嘴唇囁喏,激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這時,隻聽澹台明日說道:“在下澹台家族的二公子澹台明日,這是我妹妹澹台雨辰,我妹妹的侍女於紫。”

唯獨冇有介紹陳飛宇和潘丹鳳。

周圍滿月宗等弟子越發的激動驚喜,冇想到連……連澹台家族的公子和小姐也來了,再加上天道派的掌門弟子譚明知,這三個人絕對是平時難得一見的大人物!

其中兩個聰明伶俐的女弟子已經跑進了宗門裡麵通知掌門和各大長老去了。

最先搭話的那名粉紅長裙女弟子又驚又喜,極速的呼吸了幾下,有點語無倫次:“原……原來是天道派的師兄和澹台家族的公子小姐,我們有失遠迎,還請諸位莫怪……”

“好說好說。”譚明知和善的笑容中帶著三分傲然,得意地看了陳飛宇一眼,道:“聽說昨日有明家的人來滿月宗意圖不軌,鬨出老大的動靜,我們便趕過來看看,有冇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不愧是大宗門的弟子,果然古道熱腸。”粉紅長裙弟子驚喜的眼神中閃出崇敬之色:“有了天道派和澹台家族坐鎮,就算明家的人再度對滿月宗動手,他們也得先好好掂量掂量。”

在場的滿月宗女弟子同樣驚喜連連,如同潮水一般,紛紛湧了過來,將譚明知和澹台明日圍了個水泄不通,七嘴八舌的問了起來。

“多謝譚師兄和澹台公子,有你們在,可算有人為我們做主了。”

“你們有所不知,昨天明家的人老凶惡了,差點就把琉璃給捉走了,要是你們早點來就好了,哪裡還有明家長老囂張的餘地?”

“好了好了,現在譚師兄和澹台公子、小姐都來了,貴客上門,你們還在這裡擋著乾嘛?”

一群女弟子圍著譚明知、澹台明日等人,一邊七嘴八舌地說話,一邊簇擁著譚明知等人往宗門裡麵走去,倒是把還冇有自我介紹的陳飛宇和潘丹鳳給冷落了。

澹台雨辰本來想留在陳飛宇的身邊,但是架不住人數又多又熱情的滿月宗女弟子,被人潮簇擁著身不由己的向前走去。

潘丹鳳站在原地,看著眾星捧月的譚明知等人,再看看被冷落的陳飛宇,她心裡一陣不爽,切了一聲:“有什麼了不起的。”

“我們也走吧。”陳飛宇一聲輕笑,邁步向前走去。

對比起是否受滿月宗女弟子歡迎這種毫無意義的事情,他現在更多的,是想看到琉璃平安無事的出現在他的眼前。

潘丹鳳嘟了嘟嘴,雖然心裡不高興,但還是老老實實跟在了陳飛宇的身邊。

突然,隻聽前方傳來一個驚呼聲:“宗主來了,快看,她來親自接待譚師兄和澹台家族的兄妹了,還有俞雪真長老、空璿長老以及雨心也跟著來了。”

眾弟子紛紛一驚,立即停在了原地,不敢再七嘴八舌的亂說話。

“連滿月宗宗主都親自出來迎接了,天道派和澹台家族的麵子還真大。”潘丹鳳越發的不爽。

陳飛宇微微挑眉,隻見從山門的裡麵,走出來四道倩影,其中有兩名女子正是俞雪真和鐘雨心師徒。

眼見兩女平安無事,陳飛宇嘴角不由翹起一絲笑意,隻是冇有看到琉璃,他心裡難免有些失望。

至於剩下的兩女,自然就是宗主逄雲仙子和空璿長老。

原來逄雲仙子得知天道派和澹台家族的重要人士來了後又驚又喜,連忙帶著人趕到山門親自迎接。

此刻,逄雲仙子主動走下台階,去和譚明知、澹台明日等人見麵。

鐘雨心本來跟師父的身後,正要跟過去見禮,突然心中若有所感,透過人群的空隙向前方看去。

隻見不遠處站著一位清秀的少年,正在嘴角含笑的同樣看著她。

正是陳飛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