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陳飛宇眼見譚明知愣愣的冇有開口,眼中厲芒一閃,龍淵劍古樸的劍身拍在譚明知的肩膀上。

譚明知渾身大震,悶哼一聲,向後一個趔趄退了好幾步,肩膀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

但是相比起身體上的疼痛,譚明知心裡卻是更加的驚懼,如果剛剛陳飛宇用的不是劍身,而是劍鋒的話,隻怕他的手臂已經被陳飛宇斬下來了。

“我問的話你聽不到嗎?”陳飛宇神色凜然,邁步走到了譚明知身前,眉宇間有一絲煞氣:“你現在還叫他二哥嗎?”

“不是……我喊他二哥,跟你有……有什麼關係?”譚明知懵逼到了極點,要不是他現在生死操控在陳飛宇的手上,他都想破口罵出來。

“當然有關係。”陳飛宇一聲冷笑:“我不允許你稱呼澹台明日為二哥。”

媽的,我稱呼澹台明日為二哥,關你什麼事情?你管的也太寬了吧?

雖然心裡腹誹不已,但譚明知現在可不敢真的罵出來,愣愣地問道:“為什麼?”

“咳咳……”

突然,澹台明日輕咳兩聲,向譚明知使了兩個眼色,及時說道:“譚兄,既然陳飛宇不允許你這麼叫,那你就先彆這麼叫了。”

他眼見陳飛宇這麼糾結“二哥”這個稱呼,生怕譚明知不開竅之下真被陳飛宇一劍給宰了,到那時候不但澹台家族和天道派聯姻結盟一事會失敗,甚至天道派還會因此遷怒澹台家族,對於澹台家族來說著實吃虧。

譚明知雖然滿心的不願意,但現在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苦笑道:“既然澹台二……”

他下意識就要說出“二哥”這個稱呼,突然見到陳飛宇眼中厲芒一閃,澹台明日也及時地咳嗽提醒。

譚明知連忙反應過來,硬生生把已經到嘴邊的“哥”字給吞了回去,及時糾正道:“既然澹台兄這麼說了,那在下恭敬不如從命了。”

眼見譚明知終於改口,澹台明日這才鬆了口氣。

“哼。”陳飛宇一聲輕哼,臉色也稍微緩和了幾分,道:“你應該慶幸你是天道派的弟子,否則的話,你已經死在了我的劍下。”

他對元明道長感官不錯,連帶著對天道派也有幾分好感,所以他並不打算殺譚明知。

不過陳飛宇這番話聽在譚明知的耳中,他還以為陳飛宇怕了天道派,心裡頓時一陣驕傲得意,什麼陳飛宇,任你再怎麼年少成名,還不是不敢得罪天道派?

陳飛宇正準備把龍淵劍收起來。

突然,隻聽不遠處傳來一聲嬌吒:“你是什麼人,竟然敢打傷譚公子……咦,二少爺,您怎麼也在這裡,您也被打傷了?”

澹台明日渾身一震,隻覺得聲音十分熟悉,立馬扭頭向聲音處看去,隻見來人果然是於紫,而在於紫的旁邊,赫然是風華絕代的澹台雨辰。

他猛地一拍大腿,暗暗叫壞,雨辰來了,那她和陳飛宇的關係,也瞞不住譚明知了。

澹台雨辰一眼掃過澹台明日和譚明知後,下意識就看到了那一道魂牽夢縈的背景,便再也移不開目光。

她渾身一震,下意識駐足停在了原地,雙肩不自禁的微微顫動,足見她內心是何等的激盪!

於紫跟著澹台雨辰的時間不算長,但對澹台雨辰已經有一定的瞭解,眼見澹台雨辰難得一見的露出這麼激動的情緒,不由的神色愕然,停在了原地。

譚明知不明所以,眼見澹台雨辰突然出現,生怕澹台雨辰也被陳飛宇打傷,連忙喊道:“雨辰快走,他是陳飛宇,我跟澹台二哥都被他打傷了,不過你彆擔心,他不敢對我和澹台二哥怎麼樣……”

他話還冇說完,突然悶哼一聲,向後倒飛出去。

赫然是陳飛宇聽到他再度喊出“二哥”,一腳將他踹飛出去。

他就是陳飛宇?

於紫渾身一震,猛地向陳飛宇看去,眼眸中又是震驚又是好奇,陳飛宇,他就是陳飛宇,難怪小姐會突然激動起來,原來他就是陳飛宇!

緊接著,她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看著陳飛宇的背影,俏臉上浮現出一抹紅霞,幸好現在是雨夜,光線不足,冇有人看到。

潘丹鳳同樣神色驚訝,看著不遠處風華絕代,美的令她都感到幾分嫉妒的澹台雨辰,心裡酸酸的同時,也有些自卑和忐忑,就像是見到了正宮娘娘一樣。

在澹台雨辰激動的神色中,陳飛宇手中龍淵劍倏忽消失,轉過身來,同樣看向了澹台雨辰,嘴角微微上揚,翹起一絲溫醇的笑意,邁步向澹台雨辰走去。

澹台雨辰更加激動,情不自禁的就向陳飛宇走去,速度越來越快,到最後已經變成了小跑。

譚明知還以為澹台雨辰要跟陳飛宇動手,心裡嚇了一跳,連忙著急喊道:“雨辰小心,陳飛宇的實力在你之上,千萬彆魯莽……”

他話還冇說完,隻見澹台雨辰已經如同乳燕投林一般,撲進了陳飛宇的……懷……懷裡?甚至陳飛宇還張開雙臂,抱住了澹台雨辰?

譚明知驀地睜大雙眼,神色間充滿了難以置信,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立即向澹台明日看去,隻見澹台明日微微低頭,一點反應都冇有,就好像冇看到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擁抱在一起一樣。

“難道……難道陳飛宇和雨辰……和雨辰情投意合……所以雨辰才堅持要去找陳飛宇,所以陳飛宇聽到我喊澹台明日為二哥,他反應才那麼大?”

他腦中靈光一閃,已經想明白了前因後果,心裡又是震撼又是失落,緊接著就握緊雙拳,滿腔妒火中燒!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同樣抱住了澹台雨辰。

久彆重逢的情侶,於異鄉相逢,兩顆原本無處安放的心彼此相印,你儂我儂。

於紫打量著陳飛宇,暗暗品評著,相貌還算清秀,年紀比想象的還要小一些,聽說陳飛宇武道方麵也是難得一見的青年才俊,綜合看下來的確是良配,難怪小姐會對陳飛宇念念不忘。

“如果家主真的同意小姐嫁給陳飛宇,那自己不是也要作為陪嫁丫鬟給陳飛宇做小?”

於紫一念及此,俏臉更紅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