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神廟外,意外到來的身影,再度引燃戰火!

“澹台二哥的神州七變舞天經已經到第三重境界,威力絕倫絕對不可小覷,你剛跟澹台二哥交手一場,縱然你勝了,想來也有不小的消耗。

這一戰對你不利,按理來說,我不應該跟你動手,但一來你是成名的強者,二來我是為澹台二哥報仇,就算是勝之不武,我也要跟你打一場。”

譚明知冷笑連連,握緊了手中的長劍,身上散發的氣勢將周圍的風雨激盪開。

“澹台二哥?”陳飛宇臉色又黑了一分:“我不喜歡這個稱呼。”

嗯?

譚明知一臉懵逼,他原先以為陳飛宇會說一些動手之前的狠話,哪想到陳飛宇竟然還在糾結他“澹台二哥”的稱呼,陳飛宇有病吧?

澹台明日苦笑搖頭,他當然知道其中的緣由,但是直接把雨辰和陳飛宇的關係告訴譚明知的話,那澹台家族和天道派聯姻結盟一事必然會生起不小的波瀾,最好的辦法還是澹台家族出麵勸退陳飛宇。

“隻是譚明知既然來了山神廟,那雨辰應該在不遠處纔對,萬一雨辰也來了,那秘密就守不住了。”

澹台明日向周圍環視一圈,風雨之中冇看到澹台雨辰的身影,他悄悄鬆了口氣。

“莫名其妙,看你語無倫次的樣子,真懷疑你是怎麼闖出這麼大的威名的。”譚明知一聲冷笑,突然動了!

他速度極快,手中長劍在風雨中化作一道寒光,快的不及眨眼!

幾乎是一瞬間的功夫,他就到了陳飛宇的跟前,長劍劃過一道寒光,斬向了陳飛宇持劍的右臂。

“好快的速度!”潘丹鳳驚撥出聲,譚明知的速度就算還比不上左逸仙,但也差不了多少,實在難以想象譚明知的速度竟然這麼快!

澹台明日看了她一眼,解釋道:“天道派有一門神通妙法,名叫縮地成寸,傳說修煉至大成境界,可以一步跨過千米之遠,比之傳說中朝遊北海暮蒼梧的神仙境界也不差多少。

譚明知作為天道派的得意弟子,年紀輕輕就已經修到‘凝神後期’境界,就算縮地成寸修不到大成境界,但修到有幾分火候還是冇問題的。”

潘丹鳳心中震驚不已,天道派不愧是聖地中和澹台家族、明家齊名的龐然大物,果然道法高深玄妙!

場中,麵對譚明知快至閃電的一劍,陳飛宇眼中驚訝之色一閃而逝,腳尖微點,整個人已經向後方飄去,同時手握龍淵劍向前揮出一道璀璨的紫色劍芒。

“叮”的一聲,雙劍相交,陳飛宇借力飄向後方。

譚明知右臂一震,手中長劍已經被震得向另一邊盪開,心中微微驚訝,陳飛宇果然有點本事,不過這樣的實力,應該還不是澹台二哥的對手,更彆說是殺死血老怪了,難道陳飛宇在保留實力?

不等他細想,陳飛宇飄到後方數米落在地上後,雙腳猛地踏地,借力反衝向譚明知,古樸的龍淵劍上挾帶著無上劍威!

譚明知深知陳飛宇的實力絕不僅僅如此,眼見陳飛宇仗劍攻來,心中不敢大意,豁然舉劍向天,另一隻手奇快無比的從懷中拿出一張黃色的符咒貼在長劍上。

潘丹鳳和澹台明日二人隻覺得譚明知手中長劍散發出極其強烈的水汽。

霎時之間,周遭十米之內的風雨受到他的操控,紛紛改變方向,向陳飛宇襲去!

原先細如牛毛的雨滴,頓成最為致命的利器,而且無處不在!

潘丹鳳花容失色,這種操控周遭天地自然現象的功法,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天道派不愧是聖地道家魁首,門內道法果然非同凡響!

陳飛宇眼中同樣閃過驚奇之色,不過這種情況可難不住他。

隻聽得陳飛宇一聲輕喝,龍淵劍上的紫色劍芒越發璀璨,迸射出強橫絕倫的劍意。

他揮劍,猛的向上方斬去,原本蘊滿無限殺機的漫天風雨儘皆向四周飄蕩。

緊接著,陳飛宇腳步不停,再度縱身向譚明知衝去,所過之處,紫色劍芒在半空中劃過一道璀璨的軌跡。

“嘿。”譚明知一聲輕蔑冷笑,隻見半空中的雨滴以及地麵上的雨水,以極快的速度紛紛彙聚到他手中的長劍上。

頓時,形成一道巨大的透明雨水劍芒,長約數米,向著極速奔來的陳飛宇當頭斬下!

“這可是我藉助自然風雨之力所凝聚的劍芒,在我施展之下,威力足以媲美‘半步問玄’強者,我不信你能輕易擋的下來!”

譚明知自信的話語遠遠的傳了出去。

潘丹鳳神色驚訝,譚明知以“凝神”強者的真元,施展出不弱於“半步問玄”強者的招式,天道派的道法果然玄妙。

不過這樣的實力,根本不是飛宇的對手,因為不止是“半步問玄”的程天路,就連真正“問玄”境界的血老怪都死在了飛宇的劍下,所以,譚明知這一劍絕對冇辦法對飛宇造成威脅!

澹台明日不久前才和陳飛宇交過手,對陳飛宇的“深厚實力”有著深刻的印象,同樣不認為譚明知是陳飛宇的對手。

果然如兩人所想的那樣,陳飛宇察覺到譚明知雨劍上的所散發出的強橫氣勢,再度藉助左逸仙龐大而深厚的真元,龍淵劍的劍意頓時暴漲。

迎著當頭斬來的雨劍,陳飛宇揮出了龍淵劍。

兩劍相交的瞬間,巨大的雨劍應聲潰散!

譚明知隻覺得一股巨力襲來,渾身大震,體內氣血為之翻湧,“哇”的一聲,口吐鮮血向後倒飛出去。

澹台明日一捂額頭,果然跟他一開始想的一樣,譚明知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潘丹鳳更是驚喜的原地跳了起來。

“撲通”一聲,譚明知重重跌倒在地上,還不得等他站起來,眼前人影一閃,陳飛宇已經縱身來到他的身前,又是一腳將他踹飛出去。

譚明知在半空一咬牙,運轉體內真元,勉強穩住身形落在地上後,突然脖頸處傳來一絲寒意。

赫然是龍淵劍已經抵在了他的脖頸上。

譚明知渾身一顫,頓時不敢再動。

隻聽陳飛宇冷冷地道:“現在你還叫他二哥嗎?”

譚明知又是一臉懵逼,怎麼到現在陳飛宇還在糾結這個問題,他莫不是真的有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