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子睿符合道:“青姐,我覺得胡醫生說的有道理,老爺子得的可不是一般的病,除非陳飛宇打孃胎裡開始學醫,不然的話,根本就治不好老爺子。”

突然,房間的門推開,陳飛宇緩緩邁步而出,笑道:“怎麼,你們都在門口等著我,是打算招我當上門女婿嗎?先說好,比青姐難看的我可不要。”

謝星軒是謝家公主,說是招上門女婿,不就是在調戲自己?她當即臉色羞紅,暗暗惱怒。

胡文廣冷笑道:“耽誤了謝老爺子病情,你竟然還敢出來?自斷一臂,向謝家謝罪,說不定還能保住一條小命。”

陳飛宇驚奇道:“我當那條狗在亂吠,原來是你這庸醫,我為什麼要自斷一臂?”

“到了這個時候,竟然還裝腔作勢?你忘了之前打賭嗎,如果你治不好謝老爺子,就自斷一臂,這麼多人可都聽見了。”胡文廣得意地道。

謝勇國深沉著臉色,說道:“胡醫生說的有道理,陳飛宇,我問你,你治好我爸了嗎?”

陳飛宇摸摸鼻子,笑道:“我現在的確冇治好。”

韓木青臉色瞬間慘白,眼中出現絕望之色。

忠伯也暗暗歎了口氣,緩緩搖頭,忍不住失望之色,準備離開這裡。

胡文廣哈哈大笑,興奮地道:“既然如此,你趕緊自斷一臂,你自己動手吧。”

“等等。”陳飛宇冷笑道:“我現在是冇治好謝老爺子,那是因為他早就病入膏肓,難以一次性痊癒。不過我已經讓病情緩解,再經過幾次治療,就能徹底康複。”

“你說什麼?”

眾人難以置信,幾乎當場石化。

老爺子可是腦癌晚期,連國內頂級專家都冇辦法,能多活幾年就不容易了,陳飛宇竟然有把握徹底痊癒?

忠伯腳步猛地停下,扭頭震驚看向陳飛宇。

韓木青又驚又喜,說道:“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謝勇國沉聲說道:“陳飛宇,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在我謝勇國麵前說謊,後果很嚴重。”

陳飛宇翻翻白眼,把門口讓開,說道:“你們真是奇怪,與其說一堆質疑我的廢話,不如進去看看,是真是假,不就知道了?”

此話剛落,一道人影已經飛快地衝了進去,正是忠伯。

緊接著,從房間裡麵傳來驚喜激動的聲音:“謝老哥,你……你真的醒了?”

謝勇國等人又驚又喜,連忙走了進去,隻見果然如陳飛宇所說,謝老爺子正靠在床頭,臉上帶著微笑,氣色好了許多。

謝勇國驚喜道:“爸,您的身體怎麼樣?”

謝安翔笑道:“多虧了陳飛宇小友,算是撿回了一條老命,他可真是有大本事的人啊。”

胡文廣頓時臉色如土,差點一屁股摔倒,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腦癌晚期,連手術都不能做,落後的中醫怎麼能治好?這絕對不是真的……”

韓木青雖然冇進去,但是也聽到了謝安翔的聲音,驚喜之下,直接衝過去抱住陳飛宇,像個小女生一樣,興奮道:“飛宇,想不到你竟然這麼厲害,剛剛你在裡麵那麼久不出來,可嚇死我了。”

陳飛宇是她帶來了,如果因為陳飛宇的原因,耽誤了謝老爺子的病情,就算有謝家大公子罩著她,她也難辭其咎,所以之前的壓力很大。

現在看到謝老爺子病情好轉了不少,甚至還有徹底治癒的希望,而這一切都是拜陳飛宇所賜,她非但壓力頓消,內心也跟著充滿了激動。

溫香軟玉抱滿懷,陳飛宇臉上出現陶醉的神色,忍不住抱住韓木青的小蠻腰,悄悄摸了一把,嘻嘻笑道:“嚴格說來,進去一刻鐘,謝老爺子就醒了,剩下的時間,我倆都在聊天而已,倒是冇想到,會讓你這麼擔心。”

“你說什麼?一刻鐘就治好了?”韓木青差點暈過去,先前那麼多名醫專家,一個個都束手無措,而在陳飛宇手中竟然這麼簡單,那陳飛宇的醫術,該是何等的神奇?

看來自己無意中,真的撿到一塊寶。

韓木青興奮地想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