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神廟外麵,風雨如晦,七彩火焰焚天爍地。

陳飛宇周身劍意所形成的屏障,在七彩火焰的衝擊下,幾乎瞬間被破掉。

眼見絢爛的耀人眼目,同時危險的能奪人性命的七彩火焰從四麵八方合攏而來。

陳飛宇頓時覺得一股熱浪撲麵而來,雖然還比不上秘境中禍鬥的火焰,但依然足以給他帶來相當大的危險。

當即,陳飛宇一聲輕喝,龍淵劍向前淩空劈出一道巨大的紫色劍芒,向著遠處的澹台明日襲去。

隻見紫色劍芒所過之處,滔滔七彩火焰頓時被分割開來,形成一個安全通道。

陳飛宇腳尖微微點地,人已經如同離弦之箭,緊跟著紫色劍芒之後向澹台明日衝去。

“雕蟲小技罷了,這樣就想衝到我的麵前,你還太嫩了。”澹台明日輕蔑的冷笑聲在火焰中傳來。

隻見他揮動手中的軟劍,身前的七彩火焰威勢頓時得到加強,彷彿形成兩條七彩巨龍,呼嘯著迎向了紫色劍芒,幾乎是一瞬間的功夫,便將紫色劍芒吞噬,繼續向著陳飛宇衝去。

“呀……”潘丹鳳頓時驚撥出聲,充滿了擔憂。

場中,陳飛宇微微皺眉,調動丹田中的“渾元劍經”那一縷劍意。

頓時龍淵劍威力暴漲,再度凝聚出巨大的紫色劍芒向前橫掃,彷彿形成一道紫色的半月,將兩條七彩火龍儘皆斬碎。

不等潘丹鳳高興,突然,隻聞一聲驚天龍吟。

澹台明日操控之下,周圍的七彩火焰儘皆彙聚在一起,形成一條比原先兩條火龍加起來還要巨大數倍的七彩火龍,長約十多米,咆哮著衝向陳飛宇。

威勢驚天動地!

“我真懷疑傳言有假,血老怪並不是你殺死的,這一招看你要如何應對?”澹台明日操控著火龍,眉宇間滿是自得之意,他不過才三十來歲,就能將“神州七變舞天經”修煉到第三重境界,這種成就放眼整個澹台家族,除了他的大哥之外,還冇有人能夠做到。

可以說,他絕對稱得上是武道一途上的天才!

相反,陳飛宇的實力卻比澹台明日想象中的要弱不少,澹台明日有自信,這一戰絕對能夠戰勝陳飛宇,一挫陳飛宇的銳氣,讓陳飛宇以後遠離澹台雨辰!

陳飛宇縱身高高躍起,躲過了襲來的火龍,冷哼道:“‘神州七變舞天經’第三重境界也不過如此。”

要不是他擔心會直接殺死澹台明日冇辦法施展“裂地劍”的話,豈能容得澹台明日如此放肆?

他心念一動,施展“極意仙訣”,頓時四道紫色劍芒分從四方,齊齊向澹台明日攻去。

“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破解我的‘神州七變舞天經’。”

澹台明日臉色一沉,周身三尺的地方,憑空形成一圈七彩屏障,將四道紫色劍芒悉數擋了下來,爆發出四聲沉悶的響聲。

等七彩屏障消失後,露出了澹台明日瀟灑的身影,除了臉色稍微有些發白之外,其他的一切如常!

潘丹鳳花容失色,冇想到“神州七變舞天經”還能有這麼強的防禦手段,真不愧是澹台家族的絕學,不過飛宇連血老怪和程天路都能斬殺,現在想要勝過澹台明日,應該問題不大。

下一刻,澹台明日微微招手,已經操控著火龍調轉方向,從後麵向正從半空中逐漸落下的陳飛宇撲咬過去。

陳飛宇反應極快,竟然違揹物理定律,整個人在半空中硬生生拔高了數丈,再度躲了過去。

七彩火龍撲空,已經回到了澹台明日的身邊。

澹台明日縱身而躍,瀟灑地立於七彩火龍的腦袋上,已經被七彩火龍載著飛到了天上,衝向了陳飛宇,他手中的軟劍更是爆發出璀璨的光芒!

神威赫赫,目標直指陳飛宇!

陳飛宇絲毫不慌,一聲輕喝,再度調動丹田中的劍意,龍淵劍上凝聚出強橫絕倫的紫色劍芒,向著迎麵衝來的澹台明日和火龍斬去。

“讓你見識一下你我之間的實力差距!”澹台明日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眼中輕蔑之色一閃而過,手中軟劍同樣凝聚出一道數丈長的七彩劍芒,和紫色劍芒對砍在一起。

一聲“鏗鏘”劍鳴,雙劍相交之處,爆發出強大的氣流向四周席捲,帶動周圍的風雨,竟然形成數道雨龍捲。

陳飛宇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飛出好幾米,落在地上後又向前退了好幾步,隻覺得體內氣血翻湧,再度施展“無極拳”才平複下來。

澹台明日同樣有些不好受,渾身大震,難以維持腳下巨大的七彩火龍。

頓時火龍消散,冇有了支撐,澹台明日向下方墜去。

突然之間,隻見他腳下憑空出現一道七彩屏障,在半空中托住了他的身體。

穩穩地立在了半空之中!

潘丹鳳大吃一驚,澹台明日不過才“凝神中期”的實力境界,竟然就能飛起來,“神州七變舞天經”好強悍的武學!

半空中,澹台明日居高臨下看著陳飛宇,軟劍上的七彩光芒越發的燦爛奪目,傲然道:“這一戰該結束了,這一招過後,你就會成為我的手下敗將。”

“我已經見識到了你的實力,對‘神州七變舞天經’也有了更深的瞭解,再打下去已經失去了意義,的確是該結束了,不過敗的人隻會是你!”陳飛宇揮劍,聯絡畫中世界的左逸仙,一股磅礴真元,頓時灌輸到他的體內。

“狂妄,我倒要看看,一直居於下風的你,到底要如何戰勝我?”澹台明日冷哼一聲,劍身上的七彩光芒越發璀璨,腳尖在腳下的七彩屏障上一點,以居高臨下之勢攻向了陳飛宇。

他的眼中,完全是勝利者的自信!

潘丹鳳陡然緊張起來。

陳飛宇站在原地不閃不避,等到澹台明日衝到跟前時,輕輕揮劍。

一劍,僅僅是一劍。

雙劍相交的瞬間,澹台明日隻覺得一股巨力襲來,軟劍上的七彩光芒頓時潰散,整個人“哇”的一聲,口吐鮮血向後倒飛出去,重重地跌倒在地上,心裡一陣懵逼,陳飛宇怎麼……這麼厲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