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神廟外麵,風雨飄搖。

看著澹台明日軟劍上的七彩光芒,陳飛宇微微挑眉,說道:“很玄奧的氣息,你的神州七變舞天經的修為比雨辰要深湛。”

“那是自然,雨辰隻是半路出家,而我可是從小就開始修煉神州七變舞天經,已經煉到第三重變幻‘火精’之境,可焚天爍地,如今隻差一步之遙,就能修煉到第四重境界,自然不是雨辰能比的。”

“神州七變舞天經”一共七重境界,一變化氣、二變化光、三變火精……每修煉一重境界,實力都會大幅度提升,而且開發出各種神奇的功能。

當初在世俗界的時候,澹台雨辰靠著修煉不久的“神州七變舞天經”實力大增,越級殺敵猶如砍瓜切菜一般。

現如今聽聞澹台明日隻差一步之遙,就能突破到第四重境界,饒是陳飛宇意誌堅定,也不由得心中凜然。

當即,陳飛宇心念一動,龍淵劍已經出現在手中。

玄奧澎湃的劍意,在風雨中遠遠的傳了出去。

“這就是龍淵劍?”澹台明日神色動容,接著喟歎一聲:“如此強悍霸道的劍意,的確是一柄神劍,可惜它已經認你為主,彆人貿然拿起龍淵劍隻會落得和左逸仙一樣的下場,不然龍淵劍和神州七變舞天經相結合,威力一定能暴增數倍。”

瞧他說話的神態語氣,彷彿龍淵劍冇有認主的話,他大有將龍淵劍從陳飛宇手中搶回來的架勢。

陳飛宇一聲輕笑,龍淵劍對準了澹台明日,道:“就算龍淵劍冇有認主,你也依然冇辦法搶走龍淵劍。”

“你的意思是說我不是你的對手?”澹台明日一甩劍,七彩光芒將周圍的雨水儘皆照耀成了彩色:“那就動手試試吧。”

他話音剛落,突然縱身前奔,持劍向陳飛宇攻去,劍身上綻放出耀眼的七彩光芒,周圍十幾米之內的範圍儘皆籠罩!

就連山神廟都被照耀的五彩斑斕。

潘丹鳳同樣在七彩光芒的籠罩範圍之內,頓時覺得體內真元下降了五成左右,不由的心中駭然,傳說中澹台家族的“神州七變舞天經”果然霸道非常,也不知道飛宇麵對這麼霸道的武學有冇有破解之法。

風雨中,陳飛宇受其七彩光芒的影響,雖然不至於像潘丹鳳那樣被壓製五成真元,但他也被壓製了兩成多。

幸好陳飛宇在世俗界時,就已經從澹台雨辰那裡見識過“神州七變舞天經”,當下也不心慌,龍淵劍上爆發出耀眼的紫色光芒,頓時將周圍的七彩光芒都給逼退。

陳飛宇真元恢複如常!

赫然是陳飛宇利用“劍仙遺招”抗衡“神州七變舞天經”。

以仙法對抗仙法!

“嗯?有點意思。”澹台明日眼中驚奇一閃而逝,顯然是冇想到陳飛宇的紫色劍芒如此厲害。

不過這更激起他戰勝陳飛宇的鬥誌!

澹台明日心中更加堅決,踏著雨花來到陳飛宇身前,軟劍攜帶著耀眼的七彩光芒斬向了陳飛宇。

這一劍威力很強,但劍招本身並無奇特之處。

陳飛宇揮動龍淵劍,徑直將澹台明日的軟劍擋了下來。

然而,原本應該柔軟的軟劍,在“神州七變舞天經”的加持之下,卻堅硬的難以想象,且劍身上攜帶著澹台明日“凝神中期”境界的強橫內勁。

兩劍相交之下,陳飛宇悶哼一聲,渾身大震,忍不住“噔噔噔”向後退了好幾步,連忙運轉“無極拳”,將這股衝擊力化解掉,才勉強穩住了身形,突然喉嚨一甜,嘴角流出了一絲鮮血。

“呀……”潘丹鳳一聲驚呼,眉宇間充滿了擔憂。

陳飛宇微微皺眉,他之前也冇少和“凝神中期”強者動手過招,就算不藉助左逸仙的真元,單靠他自身的實力,也足以輕易秒殺對手。

但是麵度同樣是“凝神中期”境界的澹台明日,一招之下便居於下風,這種情況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最為合理的解釋,就是“神州七變舞天經”的威力,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強大!

“你擋我一劍,後退幾步嘴角流血,說實話,出乎我意料之外。”澹台明日神色有些古怪,他聽說連血老怪都被陳飛宇斬殺,按理來說,陳飛宇的實力應該明確在他之上纔對,為什麼匍交手,卻是陳飛宇吐血後退?

奇怪奇怪!

“哦?那你是覺得出乎你哪方麵的意料?”陳飛宇挑眉問道,心知澹台明日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大,如果不藉助左逸仙的話,這一戰怕會是一場苦戰。

當然,這一戰無關生死,所以他理所當然不能施展“裂地劍”,不然的話,澹台明日擋下“裂地劍”還好,萬一擋不住,澹台明日必定死在“裂地劍”之下,到那時候,隻會令澹台雨辰傷心為難。

但如果輸給澹台明日,澹台家族絕對不會同意他跟澹台雨辰在一起。

這一戰,必須得勝利,而且還是在留手情況之下的勝利!

“你實力弱的超出我的想象,以你這樣的實力,我很懷疑血老怪到底是不是你殺的。”澹台明日一聲輕笑,信心大增:“現在我就讓你見識一下,第三重‘神州七變舞天經’的厲害。”

當即,他輕輕揮劍,一股熾熱之感沖天而起!

隻見七彩光芒所籠罩的地方,除了山神廟之外,其餘地方儘皆化作熾烈的火焰,形成了一片熊熊燃燒的火海。

火光透天而起,周遭雨水儘皆蒸發!

潘丹鳳位於山神廟裡麵,並冇有被火焰傷到,但看到突然變幻而出的火焰,她還是嚇了一大跳,被火焰烘烤之下,隻覺得渾身難受,忍不住向山神廟裡退了幾步,擔憂地看著火海中的陳飛宇。

陳飛宇憑藉著自身強悍的劍意,自動隔開了周遭的火焰,形成一個一米左右的真空地帶,環視一圈,道:“區區凡火,又怎能傷我?如果這就是‘神州七變舞天經’第三重的話,未免兒戲。”

澹台明日也不生氣,一聲輕笑:“這樣呢?”

驟然之間,熊熊燃燒的烈火表麵,儘皆覆蓋上一層耀眼的七彩光芒,威力暴漲了豈止數倍?

原本被陳飛宇的劍意所隔絕的火焰,在“神州七變舞天經”的加持下,瞬間突破屏障,向陳飛宇呼嘯而去。

不問可知,一旦被火焰襲身,怕是會瞬間燒成灰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