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僻的山神廟內,因澹台明日話語的直白,雙方敵意漸升。

潘丹鳳雖然不希望和其她女人分享陳飛宇,但聽到澹台明日貶低自己的心上人,還是怒火中燒。

哪怕對方是澹台家族高高在上的二公子,她也依舊冷言冷語道:“你的實力比起飛宇,怕是還有很大的差距,如果飛宇在你眼裡都不算什麼的話,那你又算得了什麼?”

“單打獨鬥,我應該不是陳飛宇的對手,但聖地中最不缺的,就是單打獨鬥的強者。”澹台明日一聲冷笑,道:“我可是澹台家族的二公子,有整個家族的豐厚資源可以調動,一出生就站在了世人仰望的巔峰。

就算我不是陳飛宇的對手又如何,澹台家族中能勝過陳飛宇的人雖然不多,但也不算少,就算陳飛宇再厲害,又如何跟整個澹台家族鬥?”

“但是你彆忘了,飛宇還年輕,還有巨大的成長空間,而且……”潘丹鳳語調突然提高:“而且飛宇還會‘劍仙遺招’,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你們澹台家族如此看不起人,小心到時候你們整個家族都被飛宇踩在腳下!”

“他的確年輕,‘劍仙遺招’也的確霸道絕倫,可是……”澹台明日冷笑道:“聖地中可不缺少資質出眾的少年俊傑,而且我們澹台家族的‘神州七變舞天經’同樣是傳承久遠的仙法,不見得就比陳飛宇的‘劍仙遺招’差。”

潘丹鳳一時語滯,她聽說過澹台家族的“神州七變舞天經”,威力強悍絕倫,是聖地中難得一見的絕學,相傳練到最高境界,可白日飛昇,想來威力就算比不上飛宇的“劍仙遺招”,應該也差不了多少。

一直冇有說話的陳飛宇突然搖頭而笑,隨手向篝火裡填了幾根木柴,開口說道:“外麵下著雨,這裡又如此偏僻,你卻偏偏來這裡找到了我,勸說我放棄澹台雨辰。

唔……如果我冇有猜錯,想來你們澹台家族已經替雨辰物色好了乘龍快婿?”

“咦?”澹台明日打量了陳飛宇兩眼,讚賞地道:“不愧是雨辰看上的男人,果然聰明,我也不瞞你,你猜得不錯。”

“那個人是誰?”

“天道派的掌門弟子譚明知。”澹台明日笑著道:“他不但資質出眾、道法超群,以後也有可能繼任天道派掌門。”

陳飛宇點點頭:“天道派的未來掌門人,這樣的背景,的確是澹台家族所需要的,澹台家族和天道派聯姻的話,也會帶來強強聯合的效果。”

“你知道就好。”澹台明日嘴角笑意更濃,站了起來,抬腳準備向外麵走去:“看來你已經明白了,也不枉我今晚特地來山神廟一趟,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在雨辰的麵前出現。”

潘丹鳳神色驚訝,心裡充滿了疑惑,飛宇認慫了?不可能吧,麵對左逸仙和血老怪那等“問玄”強者,飛宇都敢迎麵直上,現在澹台明日僅僅是搬出天道派的名頭,飛宇就認慫了?

莫名的,潘丹鳳心裡有一絲失望。

眼看著澹台明日就要離開山神廟,陳飛宇突然說道:“當初在五蘊宗,雨辰被你們的人帶往聖地迴歸澹台家族的時候,你可知道我對雨辰說過什麼嗎?”

“說過什麼?”澹台明日腳步一停,轉過身來,看向了陳飛宇。

“我說過,終究有一天,我會當著澹台家族所有人的麵,光明正大把雨辰帶走。”

陳飛宇緩緩站了起來,在火光的映照下,神色逐漸凜然,嘴角帶著幾分嘲諷的笑意:“現在就憑你區區幾句話,就想讓我放棄雨辰,到底是我看起來傻,還是你們澹台家族太過天真?”

潘丹鳳先是驚訝,繼而綻放出自豪的笑意,傲骨錚錚,凜然不屈,這纔是她認識的陳飛宇!

澹台明日先是驚訝,繼而大笑起來,笑聲透過風雨遠遠地傳了出去:“竟然連本公子的麵子都敢折,也好,我早就想向你請教一二了,看看到底是我澹台家的‘神州七變舞天經’厲害,還是你陳飛宇的‘劍仙遺招’更勝一籌。

如果你輕易就答應不再見雨辰,我還冇辦法向你出手呢,來吧,山神廟外,你我一決勝負!”

“既然你有此心,那我就成全你。”陳飛宇輕蔑而笑,邁步向山神廟外走去。

“飛宇……”潘丹鳳牽住了陳飛宇的手,叮囑道:“小心。”

她老早就聽說過澹台家族的“神州七變舞天經”威力絕倫,絕對不可小覷,是以對陳飛宇有些擔憂。

“放心,你就在廟裡等著我就行。”陳飛宇向她露出安心的笑容,邁步走到了山神廟的外麵。

潘丹鳳連忙快步走到門口,隻見風雨中,陳飛宇和澹台明日彼此對視,相距約有五米的距離。

戰意瀰漫,劍意激盪!

“我記得雨辰在世俗界的時候,就已經學會了‘神州七變舞天經’。”澹台明日手腕一抖,竟從腰上抽出一柄軟劍,在夜雨中散發著凜然寒光:“你應該從雨辰那裡見識過‘神州七變舞天經’。”

“的確見識過。”陳飛宇點頭承認:“可你並未見識過我的‘劍仙遺招’,這次比試,對你來說有些不公平。”

當初在世俗界的時候,陳飛宇就見識過澹台雨辰的“神州七變舞天經”,深知這門功法威力強大,有著種種神奇妙用,還能壓製對手的真元,令對方難以施展全力。

不過饒是如此,陳飛宇也有充足的信心能夠戰勝澹台明日,畢竟“渾元劍經”上的武學,一點都不比“神州七變舞天經”來的差。

“冇見識過又如何,在‘神州七變舞天經’的麵前,你的招式對我毫無用處。”澹台明日說罷,軟劍上突然綻放出璀璨的七彩光芒,散發著玄奧難言的氣息。

周圍的風雨受到光芒影響,紛紛向著四周激盪而開,形成一個兩米左右的真空地帶。

潘丹鳳看著澹台明日軟劍上的七彩光芒,竟有一種心馳目眩的感覺,心中陡然一驚,好可怕的功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