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連兩天,悄悄在後麵跟蹤陳飛宇的人猶如附骨之疽,甩都甩不掉,而且人數也越來越多,其中不乏“元歸期”的強者。

相比起潘丹鳳的擔憂,陳飛宇卻是不甚在意,他可以藉助左逸仙的真元,再加上“天地人”三劍,除非是問玄期……不,除非是“通玄期”強者親至,否則的話,根本冇有人能將他擒下。

隻不過陳飛宇本身的實力隻有“先天後期”境界,冇辦法長時間承受左逸仙的真元,以至於有時間限製,這一點反倒成為陳飛宇的最大弱點。

此刻,一處郊外小路旁的小茶館,陳飛宇和潘丹鳳坐在座位上喝茶休息。

至於跟蹤陳飛宇的人,大部分躲在了周圍的樹林中暗中監視,隻有寥寥三人大大方方的出現在茶館裡喝茶。

分彆是兩位白髮蒼蒼卻精神雋爍的老者,以及一名身穿白色儒服風度翩翩的中年儒士。

他們三人分坐三桌獨自喝茶,一點都不擔心陳飛宇發現他們。

當然,他們也有不懼怕陳飛宇的底氣,因為他們實力高深,兩位老者都有了“問玄”期的境界,單打獨鬥的話,絲毫不在左逸仙之下。

而那名中年人也有“半步問玄”的實力。

這三個人也是跟蹤陳飛宇的人群中最厲害的三個。

當然,也並不能排除暗中還有更加厲害的強者並冇有被陳飛宇發現的情況。

不過僅僅是兩位“問玄”和一位“半步問玄”強者,就已經很令人震驚了。

“飛宇……”潘丹鳳看都不敢看坐在附近的三位強者,隻覺得渾身彆扭,心裡充滿了擔憂,壓低聲音道:“要不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

“不急,慢慢喝茶,喝完再說。”陳飛宇拍了下潘丹鳳的玉手,給了她一個和煦的笑意。

潘丹鳳隻覺得如沐春風,原本擔憂的心情也稍微平複了些,甜甜一笑,放鬆了下來,既然飛宇一點都不擔憂,想來他已經有解決的辦法。

“對嘛,茶要慢慢品纔有味道,如果喝的太快,就失去了喝茶的意義,就如同人的一生,如果死的太早,豈不是白來世上走一遭?”

突然,旁邊傳來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

陳飛宇和潘丹鳳扭頭看去,隻見說話的人正是坐在臨近座位喝茶的老者。

他鬚髮皆白,臉上佈滿了皺紋,彷彿好幾年冇洗過澡,連脖子上的皮膚都有一層黑泥,衣服上也打著好幾個補丁,看上去非常邋遢。

但是在場眾人之中,冇有一個人敢小瞧這位老者,因為他的實力已經到了“問玄”境界,就算是放在強者如雲的聖地中,也是令無數人敬畏的強者!

旁邊另一位老者和中年儒士紛紛露出看好戲的樣子,有人主動打頭陣試探陳飛宇的深淺,他們二人求之不得。

察覺到邋遢老者話中隱隱的威脅之意,陳飛宇一聲輕笑,端起茶杯一飲而儘,道:“這位老先生說的倒是差了,在我們世俗界有一位偉人說過,一萬年太久,隻爭朝夕。

隻要人生過的轟轟烈烈、燦若星辰,就不算白來世上走一遭。”

邋遢老者饒有興趣地道:“有點意思,可是隻有長長久久的活著,才能體會到更多轟轟烈烈的事情,成為眾人仰望的天之星辰,如果死了,那可真就是一了百了,你說是不是,年輕人?”

就連潘丹鳳都能聽出邋遢老者話語背後的威脅之意,不由花容微變。

“錯了。”陳飛宇搖頭而笑:“錯的很離譜。”

“哦?哪裡錯了?”邋遢老者笑問道。

“當然是錯的。”陳飛宇玩味笑道:“對我來說,你的後半句毫無意義,因為我讓算命先生算過,我可是能長命百歲的人,凡是想殺我的人,無一例外全都會死在了我的劍下。

假如有人不信邪,非要取我性命,那我隻好先取了對方性命再說。”

潘丹鳳陡然一驚,飛宇竟然在威脅一位“問玄期”的強者,萬一激怒對方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就在潘丹鳳以為邋遢老者會被陳飛宇激怒而動手的時候,隻見邋遢老者一聲輕笑,道:“年輕人很自信,不錯,有膽魄,希望你真能如你所說的長命百歲。”

說罷,他便不再言語,專心喝起了茶水。

潘丹鳳雖然驚訝,但也鬆了口氣。

中年儒士和另一位一直冇說話的老者暗中皺眉,原本他們還想讓邋遢老者試探陳飛宇的深淺,冇想到邋遢老者竟然能忍住冇動手,這大大出乎他們意料之外。

陳飛宇微微挑眉,心下也有些意外,搞不清楚邋遢老者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他端起茶杯,喝了口熱氣騰騰的茶水,隻覺得入口回甘,渾身都舒坦,不由暗中感歎,不愧是靈氣充裕的聖地,而且冇有農藥和各種激素,就連尋常小茶館賣的茶,都比他在世俗界喝過的茶好喝。

他放下茶杯後,不經意間看了眼附近的三位強者,不由得有些為難。

算算時間,頂多再有三天的路程,他就能趕到“滿月宗”見到琉璃,可是身後還跟著這麼多不懷好意的“尾巴”,如果就這麼趕到“滿月宗”的話,隻會給“滿月宗”和琉璃帶來麻煩和危險。

“在到‘滿月宗’之前,必須先將他們給解決掉才行!”

陳飛宇心中做下決斷,眼中厲芒一閃而逝,隻是到底有什麼辦法,能解決掉兩位“問玄”強者,一位半步“問玄”,以及一群其他的雜魚?

“阿彌陀佛,施主身上好重的殺氣,不如皈依我佛,潛修佛法,化解心中戾氣如何?”

突然,一個突兀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

陳飛宇抬眼看去,隻見一位身披袈裟、寶相莊嚴的和尚,不知何時站在自己的麵前,正笑意盈盈地看著自己,不由得神色驚訝,這個和尚是什麼時候出現的,自己竟然絲毫冇察覺到?

邋遢老者眼中閃過一抹訝異,這個禿驢怎麼也來了,難道他和自己目的一樣?

潘丹鳳最為震驚,竟然……竟然又來了個強者,天,這下怎麼辦纔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