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哥,難道語薇就不漂亮嗎?”

突然,花語薇坐在陳飛宇的懷中,鼓著嘴,不服氣地說道。

秦飛宇覺得花語薇好萌好萌,捏了下她的臉頰,笑道:“語薇當然漂亮,等你長大了,絕對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那當然,還是哥哥有眼光。”花語薇眉開眼笑,高興之下,突然在陳飛宇臉頰上香了一口。

陳飛宇寵溺的笑了笑,再度看向了秦家姐妹。

不得不承認,秦家姐妹的確很漂亮!

雖然陳飛宇身邊的女人,諸如蘇映雪、謝星軒等女,都是當世一等一的絕頂美女,但是秦家姐妹的姿色,同樣也是當世少有。

尤其是今天,秦羽馨和秦詩琪兩姐妹,都畫著精緻的淡妝,皮膚白皙、容顏俏麗,分彆穿著一黑一白的晚禮服,走在一起,彷彿兩朵並蒂蓮花,周圍眾人都是眼中都是一陣驚豔。

呂恩陽跟在秦家家主秦海清的身後,眉飛色舞,有難以掩飾的興奮。

很顯然,想到這麼漂亮的秦羽馨,不久之後,就會成為自己的未婚妻,呂恩陽作為一個男人,虛榮心同樣得到巨大的滿足。

隻是,和興奮的呂恩陽形成鮮明的對比,走在前麵的秦羽馨,雖然嘴角掛著僵硬的笑意,但是眉宇間有淡淡的憂愁,明顯在強顏歡笑,讓人一看之下,便覺得我見猶憐。

對於她來說,雖然呂恩陽很優秀,能力也很強,呂家和秦家也算是門當戶對,但是她偏偏就是不喜歡呂恩陽。

原因很簡單,因為她的心裡,已經有了另一個人的影子,女人的心很小,小到容納一個人之後,就再也放不下其他的人。

經過上次明濟市一行,在北蛟洞中,陳飛宇一劍斬落巨蟒和蛇龍軍,救下她和妹妹秦詩琪後,秦羽馨的心裡,不知不覺就有了陳飛宇的影子。

等她回到省城,滿心期盼陳飛宇能來省城找她,然而,陳飛宇冇等來,反而突然接到父親的命令,讓她為了家族利益考慮,嫁給呂恩陽,作為秦家和呂家之間的聯姻,這樣能給秦家帶來更大的利益,甚至,以後就算成為省城首屈一指的大家族,也並非難事。

秦家家主秦海清性格一向強勢,一旦做下決定,就絕對不會更改,秦羽馨雖然滿心不願意,但也隻能屈服。

想到這裡,秦羽馨歎口氣,暗中神傷。

另一邊,喬鳳華作為秦羽馨的好友,敏感發現秦羽馨神態有異,聯想到了自己的處境,微微沉默,突然歎口了氣,說道:“秦叔叔,我現在越來越覺得,出生在豪門是一種幸運,同時更是一種不幸,甚至,有時候還比不上出生在普通人家。

至少,普通人家的女孩,結婚前能儘情享受男朋友的寵愛,結婚後也能柴米油鹽,平淡而幸福的過一輩子。但是出生在豪門,一輩子隻能作為家族的附屬品,為了家族的利益,隨時都得準備犧牲。現在就是苦了羽馨了,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也不知道以後的日子,幸還是不幸。”

“羽馨嘛,她不一定會嫁給呂恩陽。”突然,秦元偉沉吟道。

“什麼?”喬鳳華一驚,訝道:“可是和呂家聯姻,是秦家主做下的決定,絕對不容反對的。”

“我大哥做的命令又如何,我今天很確定,羽馨絕對不會嫁給呂恩陽。”秦元偉翻翻白眼,突然看向了陳飛宇,眼神複雜。

自從秦羽馨和秦詩琪姐妹從明濟市回來,第一時間就跑來找他,打聽關於陳飛宇的事情,秦元偉何等聰明?立馬敏銳的發現,自己這兩個侄女,怕是對陳飛宇已經芳心暗許了。

“現在飛宇也來了宴會現場,以他的性格,這場定親晚宴,極大概率要黃了。”

秦元偉心中暗暗想到。

喬鳳華順著秦元偉的眼光看去,赫然看到了陳飛宇,心中訝異:“難道,秦叔叔之所以這麼有底氣,是因為陳飛宇?他到底有什麼本事,還能讓羽馨拒絕嫁給呂恩陽?”

她心裡對陳飛宇越發的好奇。

卻說史子航看到呂恩陽得意的模樣,心裡不忿,撇撇嘴,嘲諷道:“切,瞧呂恩陽那小人得誌的模樣,真是好白菜都被豬給拱了,老大,要不你把秦羽馨小姐給追到手,給呂恩陽顏色瞧瞧?”

花語薇突然揚起小拳頭,威脅道:“不行,哥哥是我的,我以後還要嫁給哥哥呢。”

陳飛宇翻翻白眼,並冇有說話。

他來這場晚宴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打探趙家的訊息,並不想節外生枝。

突然,陳飛宇眼光一凝,隻見在秦家家主秦海清的身後,走出來一名中年男子,他在秦元偉那裡看過照片,知道這個人,就是趙家的家主趙世鳴。隻不過和照片上的意氣風發比起來,現在趙世鳴明顯憔悴了許多,鬢邊也多了幾縷白髮,很顯然,趙悠然和屠岩柏的死,對他打擊很大。

趙世鳴剛剛進來,加上宴會現場人很多,所以冇有看到陳飛宇,也並不知道,有一雙銳利的雙眼,正在盯著他。

隨著秦海清以及秦家姐妹的到來,宴會很快就正式開始了,周圍不少生意人觥籌交錯,趁機洽談合作,也有不少上流社會名媛,正在找尋今晚的目標。

至於花語薇,已經被史子航牽著去吃甜點了。

在陳飛宇的目光注視下,趙世鳴待了一會兒,和幾個生意場上的合作夥伴簡單聊了幾句後,突然接到個電話,神色微微訝異,便急匆匆離去了。

陳飛宇微微皺眉,下意識覺得有情況,站起身,同樣向外麵走去,打算跟蹤趙世鳴,看看趙世鳴到底在背後籌劃著什麼陰謀。

他剛走出冇兩步,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個驚喜的喊聲:“陳……陳先生,真的是你嗎?”

聲音清脆悅耳,略微耳熟。

陳飛宇下意識停步,轉過身來,眼前頓時一亮,隻見一身黑色晚禮服,俏麗無雙的秦詩琪站在身後,正充滿驚喜地看著自己。

“秦二小姐,好久不見,更加漂亮了,可喜可賀。”陳飛宇含笑點頭。

秦詩琪“唰”的一下,俏臉立馬就紅了,不過神色間充滿了喜悅,甚至連眉毛都在笑,垂著頭,小手不自覺搓著衣角,緊張又期待地道:“你……你是因為我纔來的嗎?原來、原來你還記得和我們姐妹的約定。”

陳飛宇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什麼纔好,隻是嘴角含笑,看著秦詩琪。

秦詩琪還以為陳飛宇默認了,心裡一陣雀躍,突然抬起頭,鼓起勇氣,道:“那……那我能請你跳支舞嗎?”

說完後,秦詩琪緊張而期待,生怕陳飛宇拒絕。

堂堂秦家的小公主,省城無數世家子弟的夢中情人,多少人想跟她說句話都不可得,然而現在,秦詩琪竟然主動開口邀請陳飛宇跳舞,甚至還擔心陳飛宇不答應。

這一幕如果讓秦詩琪的愛慕者看到,估計非得當場拔刀,組團砍死陳飛宇不可。

陳飛宇微微皺眉,他原本還想跟蹤趙世鳴,但是現在被秦詩琪耽擱了一下,估摸著趙世鳴現在已經開車離開了,暗歎口氣,隨即笑道:“好啊,求之不得。”

“耶,太好了!”秦詩琪驚喜之下,忍不住當場歡呼起來,隨即意識到自己在陳飛宇麵前失態,內心羞澀下,俏臉通紅,悄悄吐了下舌頭,十分俏皮可愛。

“請吧。”陳飛宇主動伸出手,儒雅,有範。

秦詩琪眼前一亮,應了一聲,把自己的纖纖玉手,放在了陳飛宇的手心,感受到指尖換來的熱度,秦詩琪嬌軀一顫。

隨後,陳飛宇主動牽著秦詩琪的玉手,來到舞場的中央,跟隨音樂的節拍,貼身跳起舞來。

陳飛宇的舞蹈還是跟蘇映雪學的,不過他是武道高手,加上天賦異稟,跳起來非但不像是初學者,反而跳的十分出彩,協調性非常的好,動作行雲流水,給人一種美感。

秦詩琪一開始心裡充滿了驚喜和緊張,再加上跳的交際舞,被陳飛宇身上的陽剛之氣一熏,更是心跳加快,腦袋暈暈乎乎的,隻能下意識跟隨陳飛宇的節奏起舞。

周圍不少人都看了這一幕,先是震驚秦二小姐竟然親自下場來跳舞,繼而定睛一看,赫然發現是跟呂恩陽正麵剛過的陳飛宇,一個個大跌眼鏡。

“我靠,為啥受儘萬千寵愛,平時傲嬌的懶得搭理異性的秦二小姐,竟然會跟老大一起跳舞?難不成老大是美女殺手?連剛見第一麵的秦二小姐,都跪倒在老大的石榴裙下?”

史子航張大嘴,震驚不已。

“哼!”花語薇重重哼了一聲,有些吃味。

同樣吃驚的還有喬鳳華,她和秦家姐妹是相交多年的閨蜜,非常瞭解秦詩琪,知道她對異性一向不屑一顧,然而現在,非但和陳飛宇跳舞,而且臉頰紅潤,眼眸泛水,這明顯是少女懷春了。

“詩琪難道喜歡陳飛宇?”喬鳳華驚訝不已,緊接著想道:“隻是,就算詩琪和陳飛宇互有情意,那和羽馨拒絕嫁給呂恩陽又有什麼關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