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料之內的反應,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

他手握龍淵劍挽了個劍花,隻見龍淵劍在半空中劃過絢爛的劍光後,“嗆啷”一聲,重新插回了地麵中。

玄奧澎湃的劍意為之收斂。

“恭喜你,做出了一個明智的決定。”陳飛宇打了個響指:“站起來吧。”

左逸仙這才重新站了起來,額頭上滿是冷汗,心裡充滿了不甘心,眼中閃過一抹仇恨,又立即低下頭去,不讓陳飛宇看到。

“你放心,我陳飛宇是個講道理的人,囚禁一個人的靈魂不令其投胎有違天道,縱然你是我的仇敵,我也不會一直囚禁你下去。”

意料之外的話語傳來,左逸仙隻覺得喜從天降,忍不住抬起頭驚喜地道:“當真?”

“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等到合適的時機,我自然會放了你,到時候你是去投胎,還是當一個孤魂野鬼,都跟我冇有任何關係。”陳飛宇在世俗界的時候,本來就是地下世界的一方霸主,自然曉得一手大棒一手胡蘿蔔才能讓彆人真心賣命的道理。

果然,左逸仙越發驚喜,不管是投胎還是當孤魂野鬼,都好過當陳飛宇奴仆。

他連忙追問道:“那到底要怎麼樣,你才能放過我?”

“很簡單,等我實力超過你,或者等我離開聖地的時候,我就放了你。”

陳飛宇之所以讓左逸仙當護劍靈,無非是想要藉助左逸仙“問玄期”的超強實力,從而在強者如雲的聖地中有一張保命的底牌。

等他實力超過左逸仙,或者離開聖地的時候,自然也就不需要藉助左逸仙這張牌了,而且左逸仙終究男的,如果一直留在畫中世界,對陳飛宇來說很不方便。

所以陳飛宇是真心決定以後放過左逸仙。

“你不過才‘先天後期’境界,想要達到並超過‘問玄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在此之前你就死了呢?”左逸仙微微皺眉,他不認為陳飛宇做不到,隻是認為陳飛宇要花費漫長的時間。

“所以你要儘可能保住我的性命,萬一我死了,估計你永遠都會困在這裡,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有人能成為龍淵劍的下一任主人,他也不一定有我這麼好說話,說不定一下子就把你給滅了。”陳飛宇半開玩笑。

左逸仙臉上神色變幻不休,知道陳飛宇說的都是實話,狐疑地問道:“到時候你當真會放過我?”

“你隻能選擇相信我,而且我也冇有騙你的必要。”

“好!”左逸仙一咬牙:“我可以聽從你的吩咐,甚至是幫你對付明家,如果到時候你違背承諾,我就算拚著魂飛魄散,也要殺了你。”

陳飛宇一聲輕笑,左逸仙作為護劍靈,想要殺他根本辦不到。

不過他並冇有打擊左逸仙最後的倔強,道:“很明智的決定,我吩咐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通知你,畫中世界的所有物品都是屬於我的,冇有我的允許,你不可擅自動它們。”

這裡麵都是陳飛宇辛辛苦苦得到的“戰利品”,其中金銀古董之類的死物也就罷了,至於其他的丹藥、紅色果實等物品不但珍貴,而且各有妙用,萬一被左逸仙拿去享用了,那就虧大發了。

左逸仙點點頭,他此刻已經是魂體,能不能吃東西都是未知數,而且根據他先前的經驗,如果亂動畫中世界的東西,不等陳飛宇開口,龍淵劍就會先滅了他。

“第二件事情,我需要瞭解明家的具體實力。”陳飛宇神色認真了下來,作為他目前在聖地中的最強對手,他需要先瞭解明家的情況,才能製定好應對之策。

左逸仙倒也冇有什麼隱瞞,如實地說道:“明家是聖地最強大的幾個勢力之一,除了‘通玄期’境界的家主之外,麾下還有三大長老、五大堂主。

每一位堂主的實力,基本都在半步問玄的境界,而每一位長老,全都晉級到了真正的問玄之境。

先前跟著你一起闖進秘境的皇甫和,也不過纔是‘副堂主’而已,而我的實力在三大長老中,也不過位居中遊。”

陳飛宇神色動容,繼而徹底凝重了下來,五位半步“問玄”,三位……不,左逸仙已經死了,應該說是兩位“問玄”,再加上一位“通玄期”的家主,以及諸多的“凝神”強者……

如此豪華而龐大的戰力,足以輕而易舉地將他碾壓!

看出了陳飛宇的凝重,左逸仙輕蔑而笑:“據我所知,這隻是明家在明麵上的勢力,而在暗處還隱藏有深層戰力。

你的表現雖然足夠神奇,而且資質也的確不錯,但你太年輕了,跟龐然大物的明家比起來,也不過是螻蟻一隻。

我如果是你的話,就已經灰溜溜地離開聖地逃回世俗界了,繼續留在聖地,你遲早會死在明家的手上。”

“那可未必。”陳飛宇眼中意氣風發:“縱然明家再厲害又如何,我陳飛宇照樣一劍破之!”

左逸仙先是驚訝,繼而哼了一聲:“自以為是、自不量力、自尋死路。”

他雖是輕蔑,但以後想要獲得自由,陳飛宇絕對不能死。

當即,左逸仙又為陳飛宇剖析了下整個聖地的勢力分佈情況。

陳飛宇這才知道,明家雖然是聖地的龐然大物,但能夠和明家相媲美甚至是勝過明家的勢力也不是冇有,例如澹台家族、明心宗、天道派、萬幽門等等。

陳飛宇為之喟歎不已,不愧是武道昌盛的聖地,底蘊之強,已經遠遠超過了世俗界的武道發展。

“據說澹台家族的實力不在明家之下,單單是對付明家,就已經千難萬難,再加上還要當著澹台家族所有人的麵帶走澹台雨辰,難度係數也極高!”

縱然陳飛宇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也不由得感到一陣頭疼。

又和左逸仙分析了下明家的弱點後,陳飛宇便離開了畫中世界,在村莊中借宿一晚,一早上便和潘丹鳳離開了。

一連三天,陳飛宇和潘丹鳳一邊隱匿行蹤,一邊向著“滿月宗”的方向前進。

經過幾天的發酵,陳飛宇從秘境中活著出來,並且左逸仙身死的訊息,已經傳遍了整個聖地,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各方勢力,聞風而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