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密室大的不像話,在繚繞的黑霧中,從不知名處延伸出無數粗壯的枝葉,猶如一條條巨蟒,委實令人震驚,實在難以想象,依舊處於黑霧遮蔽中的大樹,又會大到何種程度?

“在黑霧的後麵,該不會有一株大樹吧?那這株樹又該有多大?”溫星洲震撼不已,饒是他見多識廣,也被巨大的樹枝給驚呆了。

潘丹鳳的心理素質比起溫星洲還有不小的差距,更是被眼前的一幕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現在雲山霧繞未見真容,想要知道這裡的廬山真麵目,把黑霧全部吸納就知道了。”陳飛宇手舉丹方,一路向前而行,所過之處,黑霧紛紛被丹方吸了進去。

冇多久,密室中的黑霧已經一掃而空,眾人也徹底看到了密室的廬山真麵目。

隻見密室大的嚇人,足有兩三個足球場那麼大,一點都不比先前碰到禍鬥的密室來的小。

在密室的最中間,有一株大的嚇人的巨樹,足有三十多米高,樹乾粗大、枝葉繁茂,上麵掛著許多罕見的紅色果實,有點像是桃子,但要比桃子紅豔的多,也大了將近一倍,散發著濃鬱的靈氣。

“好大的一株大樹!”潘丹鳳驚奇不已,拉著陳飛宇的手,快步來到樹下,仰頭向上看去,隻覺得自己渺小的猶如螻蟻,驚奇地道:“這秘境裡真是處處都和外麵不同,就連樹都大的嚇人,也不知道在這裡生長了多少年?”

溫星洲也走到大樹旁,伸手在粗壯的樹乾上敲打了幾下,嘖嘖稱奇。

陳飛宇打量著巨樹,突然腦中靈光一閃,語出驚人道:“你說這株大樹,像不像我們先前在密室中看到的那株小樹?”

先前陳飛宇和潘丹鳳在通道逃生時,闖進了一間密室,見到了一株散發著濃鬱靈氣的綠樹和潭水,僅僅隻有一米多高,被陳飛宇收進了畫中世界。

眼前的大樹和潭水中的綠樹外表一樣,隻是放大了三十多倍,樹枝上還掛著不少果實。

潘丹鳳跟著反應了過來,驚奇道:“還真是一模一樣,單單是潭水中的小樹都那麼神奇,散發出的靈氣足以煉製一隻強橫的屍人,眼前這株巨樹這麼大,一定更加不凡,也不知道樹上結的果實有冇有劇毒,不然我還真想嘗一嘗。”

溫星洲冇有見過潭水中的綠樹,在一旁聽得雲裡霧裡。

“這個好辦。”陳飛宇劍指一抬,向著斜上方迸射出一道劍氣,劃破樹枝,一顆沉甸甸的紅色果子垂直掉了下來,落入陳飛宇的手中。

近距離觀察下,更覺得果實靈氣逼人。

溫星洲好奇之下,忍不住走到了陳飛宇的跟前。

“我百毒不侵,就算果實真的有毒我也不怕。”陳飛宇說罷,拿著果實湊到嘴邊咬了一口。

頓時,汁液四溢,化作無形的靈氣進入陳飛宇肚子裡,霎時之間沿著經脈遊遍了四肢百骸,最後又返回到丹田之中。

陳飛宇渾身一震,隻覺得原先消耗的真元全都恢複了,頓時露出驚奇之色。

潘丹鳳連忙問道:“飛宇,怎麼了?”

溫星洲也向陳飛宇投去好奇的目光。

“好濃鬱的靈氣。”陳飛宇又咬了一口,稱讚道:“這果實應該是靈氣凝聚而成,冇有毒,入口即化,能滋養經脈與五臟六腑,連真元都能夠恢複,甚至隱隱還有易筋伐髓的功效。”

“真的?那這豈不是天下間難得一見的天材地寶?”潘丹鳳驚喜不已,看向大樹上掛著的紅色果實,粗略數了下,至少也有數百顆,不由得雙眼冒出金星。

陳飛宇將剩下的果子全扔進嘴裡,一邊吃一邊點頭道:“的確稱得上天材地寶,而且數量還這麼多,這趟秘境我們來對了。”

“我就知道,我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潘丹鳳心花怒放。

溫星洲比潘丹鳳還要激動,這麼多的果實,足以為溫家培養出數位超越“凝神期”的強者,非但能輕而易舉成為渭水城第一強者,甚至運氣好的話,還能夠崛起成為像明家、澹台家族那樣的龐然大物!

一念及此,溫星洲整個人都興奮地顫抖起來。

潘丹鳳瞥了溫星洲一眼,一眼就看穿了溫星洲的想法,心裡有些不爽,嚴格來說,這株大樹是她和陳飛宇找到的,就算樹上的果實再多,也不能白白便宜了溫星洲,輕咳兩聲,說道:“溫家主,有一件事情,咱們得提前說好了。”

“什麼事情?”溫星洲一愣,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潘丹鳳笑靨如花道:“實事求是地說,冇有飛宇的話,你已經死在屍人的手上了,對吧?”

“冇錯。”

“這間密室原本充滿了劇毒的黑霧,冇有我們的話,你也冇辦法進來,更冇辦法看到這株大樹,可對?”

“冇……冇錯……”

潘丹鳳笑著道:“你能撿回一條命就已經很不錯了,這株大樹又是被我們發現的,所以樹上的果子理應歸飛宇和我所有,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

“這、這……”溫星洲頓時一急,看向了陳飛宇,隻見陳飛宇在樹邊裝死,便知道陳飛宇的意思和潘丹鳳一樣,心中暗恨的同時,眼珠微轉,笑著道:“姑娘說的有道理,在下承蒙你們的救命之恩,自然不會與兩位爭奪果子。

隻是這樹上的果子數量如此之多,兩位又深陷險地,怕是冇辦法全部帶走,我可以等你們摘到拿不下的時候,再上去摘剩下的果子,如何?”

“想要把這裡的果子全部帶走又有何難?”陳飛宇淡然而笑,他很想把整株大樹都搬進畫中世界,但是隻要仔細一想就知道辦不到,單單是樹乾就這麼大,那下麵看不見的樹根肯定深紮地麵非常深,根本冇辦法將大樹與地麵分開,隻能退而求其次,帶走樹上的果子。

當即,陳飛宇伸出左掌輕拍在大樹的樹乾上。

一股柔和的內勁震盪而出,大樹嘩嘩作響,沉甸甸的果實受到震動,紛紛從樹枝上掉落下來。

隻見陳飛宇施展“無極拳”,雙腿微分足踏兩儀,雙手混元成太極球,輕喝一聲,產生一股極其強悍的吸力,籠罩整個大樹的範圍。

半空中的果實受到牽引,紛紛向陳飛宇這邊彙聚而來,最後輕飄飄落在陳飛宇的腳下,堆成了一個兩人高的小山。

在溫星洲震驚的神色中,陳飛宇的手放在小山上。

霎時之間,果實堆積而成的小山,硬生生在溫星洲眼前消失不見。

溫星洲猛地睜大了雙眼,心中震撼難以言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