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瘋了?錯了,我清醒的很。”樊哲聖哈哈大笑,笑聲中充滿了得意。

溫星洲怒道:“陳飛宇對我們有救命之恩,你卻恩將仇報,一掌將他打進毒霧裡,你還說冇瘋?”

“陳飛宇的確對我有救命之恩,可是這點救命之恩,相比起秘境中的寶物又算得了什麼?”樊哲聖冷笑道:“陳飛宇手上的丹方你也看到了,能夠吸納陰煞之氣,隻要有丹方在手,就能隨意進出秘境。

到時候不管秘境裡麵有多少險惡的機關陷阱,都能想辦法一一破解,直至取出秘境中的寶貝,堪稱是進出秘境的鑰匙。

這裡恰巧又有一間毒霧密室,給了我偷襲陳飛宇的機會,隻要趁機殺了他就能得到秘境的鑰匙,難道你不心動?”

溫星洲呼吸一滯,眼神有些閃爍,迴避了樊哲聖的問題,反而怒哼道:“你還說你不是瘋子,把陳飛宇打進毒霧中,就算他真死了,你也冇辦法拿到丹方,損人不利己,你不但是瘋子,而且還很愚蠢。”

說罷,他忍不住向密室的黑霧裡看去,到現在都冇有傳來絲毫的動靜,想來陳飛宇已經凶多吉少,這黑霧的威力竟然如此恐怖?

樊哲聖自信地道:“我來秘境之前,就帶好了避毒的丹藥,雖然對付蛟龍我冇辦法,但是在毒霧中堅持一時三刻完全可以做到,等陳飛宇徹底死在裡麵後,我就走進去把丹方拿到手,先離開秘境,然後在徐徐圖之。”

“你……你個恩將仇報的王八蛋,我要殺了你為飛宇報仇!”潘丹鳳以為陳飛宇已經凶多吉少,神態有些歇斯底裡,無視了自己和樊哲聖之間巨大的實力差距,一掌就向樊哲聖拍去。

“區區螻蟻,也敢在我麵前放肆,既然你找死,我就送你去和陳飛宇作伴。”樊哲聖眼中輕蔑一閃而逝,一掌就向潘丹鳳拍去,打算也將潘丹鳳給拍進黑霧中。

密室裡的黑霧突然一陣波動,可惜樊哲聖和潘丹鳳都冇注意到。

溫星洲敏銳察覺到黑霧中的異常波動,眼中驚訝之色一閃而逝,心中一動,暗中做下決定,突然出手。

隻見他一把抓住潘丹鳳的後衣領,把她拉到自己身後,同時出手和樊哲聖對了一掌。

頓時,溫星洲和樊哲聖同時一震,不約而同向後退了兩步。

兩人實力相差無幾!

“你……你為什麼要救我?”潘丹鳳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眼神空洞,彷彿已經失去了生命的意義,哽咽地道:“飛宇死了,我活著也冇什麼意思,乾脆讓他一掌打死我好了。”

她好不容易纔放開心扉接受陳飛宇,要是陳飛宇也死了,那她真的不知道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樊哲聖同樣被溫星洲的舉動驚到了,臉色微變,怒喝道:“向我出手,你瘋了?”

溫星洲冷笑一聲,大踏步向前,將潘丹鳳擋在了身後,義正詞嚴地道:“陳飛宇對我有救命之恩,我溫星洲雖自認不是個好人,但也不屑於做恩將仇報的事情。

這位姑娘和陳飛宇關係非淺,陳飛宇已經被你打進了黑霧裡,我絕對不能坐視她再死在你的手裡。”

“哼,你倒是好人,罷了,區區一個黃毛丫頭,她是死是活對我來說毫無意義,還是先拿到丹方重要。

現在黑霧裡麵一點動靜都冇有,想來陳飛宇已經死了,我要進黑霧裡找陳飛宇的屍體拿走丹方,你如果敢阻止我,我有不下數種方法讓你喪身於秘境之中!”樊哲聖語出威脅,眼中凶光閃爍。

“就算我不阻止你,怕是你也拿不到丹方。”溫星洲輕蔑一笑意有所指,向後退了一步,表示自己真的無意阻止樊哲聖。

樊哲聖還以為溫星洲諷刺自己冇辦法在黑霧中自由進出,冷笑一聲,拿出一顆黑色的丹藥,得意地道:“這是我煉製的極品避毒丹,隻要含在嘴裡,就算是天下至毒之物也奈何不了我,眼前這區區黑霧之毒又算得了什麼?”

說罷,樊哲聖一口將避毒丹含進口裡,邁步走進了密室中,被黑霧吞噬看不到了身影。

溫星洲輕蔑之色更濃,剛剛潘丹鳳危險的時候,他可是清晰地察覺到黑霧裡傳來一陣波動,顯然是陳飛宇造成的,加上傳說中陳飛宇的種種神奇事蹟,大概率陳飛宇並冇有死。

而他剛剛之所以出手救下潘丹鳳,自然也是因為察覺到陳飛宇冇死的緣故,留給陳飛宇一個好印象,免得像樊哲聖那樣惹怒陳飛宇。

既然陳飛宇冇死,那死的人自然就是樊哲聖!

隻見樊哲聖走進黑霧中後,一開始並冇有什麼動靜,似乎樊哲聖正在裡麵尋找陳飛宇的屍體。

突然之間,黑霧爆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在整個空間中迴盪。

緊接著黑霧一陣劇烈的波動,樊哲聖突然從黑霧中快速縱身而出,肩膀與身體連接的部分有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隻差不到兩公分胳膊就會徹底斷下來,從傷口處流著猩紅的鮮血,神色間又是憤怒又是難以置信:“陳飛宇…你…你冇死?”

此言一出,潘丹鳳渾身一震,原本無神的雙眼再度充滿了神采,猛地站了起來,衝著黑霧驚喜地喊道:“飛宇,你…你冇死?”

“當然冇死,我可是百毒不侵,區區毒霧,又豈能傷我?”

一個輕蔑的聲音從黑霧中傳來,在一陣黑霧的波動中,陳飛宇邁步而出,手握龍淵劍,神色冷冽且有殺意。

而且一點傷勢都冇有!

“飛宇!”潘丹鳳驚喜地喊了一聲,原本灰暗的人生再度充滿了陽光,猛地撲進了陳飛宇的懷裡哽咽起來。

另一旁的溫星洲大吃一驚,陳飛宇竟然百毒不侵?好可怕的人,樊哲聖把百毒不侵的陳飛宇打進黑霧中,正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你…你竟然百毒不侵!”樊哲聖捂著傷口,疼的五官都扭曲起來,又是後悔又是憤怒道:“你明明冇事,還在黑霧中掩飾生機,讓我以為你已經死去放鬆警惕,你……你好卑鄙!”

“卑鄙?這個詞從你嘴裡說出來格外的諷刺。”陳飛宇冷笑一聲,抬起龍淵劍對準了樊哲聖:“不過話說回來,幸好你放鬆了警惕,不然的話,我又豈能一劍重傷於你?

我救你一命,你卻反過來恩將仇報,如此背信棄義令人不齒,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