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蕙蘭也進來了,“穩婆都揀好聽話糊弄人!聽說太醫院的蔣太醫回郡裡探親,若能把他請來最好。”

藺太太便道,“藺豐,去,你親自去蔣府請蔣太醫來!記住,要有禮數!”

藺家幾代人都做生藥鋪買賣,與蔣家頗有交情,半個時辰不到,蔣太醫就趕過來了。

按說男女授受不親,產房是不能進男人的。

但潘瑜不止生產遭了大罪,骨頭也被趙錦兒掰裂了,藺太太是個開明的,便請蔣太醫進去給潘瑜治療。

蔣太醫仗著自己年事已高,也不怕旁人嚼口舌,大大方方的檢查了潘瑜的傷勢。

不由驚歎,“險,險啊!藺太太,您這穩婆請得值,若不是穩婆經驗老道,掰開少奶奶髖骨,隻怕大小不保。”

周穩婆在旁不敢說話。

藺太太卻是欣賞的看向趙錦兒,“不是穩婆的主意,是這位小娘子的主意。”

蔣太醫看向趙錦兒,更是驚奇,“姑娘小小年紀,竟能有這般魄力,就是太醫院中許多太醫,也比不上。”

趙錦兒一陣臉紅,“蔣太醫謬讚了,我也不過是急中生智,想著哪怕掰壞骨頭,總也比喪命強,纔敢自作主張的。”

蔣太醫捋須點頭,“這不叫急中生智,叫兩害相權選其輕,乃是大智慧。”

說著,提筆寫出三張方子,“一張是止血方,一張是安神方,還有一張是促骨生肌方,藥湯每日煎服,至於這髖骨傷,老朽先給少奶奶正骨,再拿白綾布裹上十日,十日後拆布,人不動,繼續臥床修養至百日,約莫就能恢複如初了。”

藺太太連連道謝,“蔣老費心了,待家媳能下地,定讓她親自登門道謝。”

蔣太醫笑道,“那個時候,老朽怕已回京了。”

藺太太也笑,“那就讓他們兩口子一起上京道謝,救命之恩,豈能兒戲。”

蔣太醫卻指指趙錦兒,“救命之恩,該謝她,老朽不過是常規治療,但凡通些岐黃之術的大夫,都可做到,能在那麼緊急的情況下,保住兩條性命的,卻冇幾個大夫能做到。”

蔣太醫幾次三番對趙錦兒表示認可和褒揚,弄得趙錦兒臉都紅了。

趁著蔣太醫在內處理潘瑜的傷勢,藺太太將趙錦兒領到外頭,親自封了二百兩銀票,“趙娘子,今兒多虧你了!”

趙錦兒連連擺手,“潘姐姐是蕙蘭姐的好姐妹,便也是我的姐妹,怎能收這等重禮呢?”

楊蕙蘭道,“長者賜不敢辭,太太既然謝你,你就收著。”

藺太太也笑道,“你要是不收,就是不肯原諒我白日裡魯莽之言了。”

趙錦兒猶豫良久,隻得收下銀票。

到底是大戶人家,藺太太命婆子給那周穩婆也封了二十兩銀子,給她打發出去了。

楊蕙蘭見趙錦兒額頭碎髮都被汗水浸得濕漉漉的,想來方纔那一番接生,費了不少心力,且此時潘瑜也已脫離危險,便道:

“瑜兒已經無恙,我們就不在此叨擾了,待瑜兒恢複些,再來看她。”

藺太太從前其實不太看得起隻剩個空架子的寧安侯府,連帶著也不喜歡楊蕙蘭。

經過此番,看楊蕙蘭也順眼了,連連點頭,“有空你就來,她要臥床百日,怕是巴不得日日有人來陪她的。”

從藺府出來,楊蕙蘭道,“錦丫,你怕是不知道,我到藺府來過這麼多趟,藺太太第一次對我說這麼多話。全沾你的光啊!”

趙錦兒老.毛病又犯了,捏著那二百兩銀票正覺得燒手呢,聽到楊蕙蘭的話,半晌纔回過神來,“姐姐彆取笑我。”

楊蕙蘭噗嗤一聲笑,“誰取笑你了?你這丫頭到底有什麼魔力,咋走到哪兒,都招人喜歡呢?隻要跟你在一起,那叫一個百無禁忌,無事能沾運氣,有災逢凶化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