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79章

你就是陳飛宇

符飛菲驚喜之餘,緊接著內心就湧上一股擔憂與慌亂,皇甫和的實力太過逆天,萬一皇甫和真的動手起來,就算陳飛宇再厲害也打不過皇甫和,好在一直到現在皇甫和都冇動手,想來皇甫和還不知道陳飛宇的真實身份。

偏偏香蓮老母又指定潘丹鳳為下一個消耗陰煞之氣的人選,以陳飛宇的脾氣,怕是很快就會和皇甫和起衝突,怎麼辦,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纔好?

符飛菲急的心亂如麻。

符元飛和符沛父子二人同樣看到了陳飛宇,心中震驚不已,冇想到陳飛宇的膽子這麼大,明知皇甫和在場的情況下,竟然還敢來秘境湊熱鬨,真是要寶貝不要命。

包括溫雅庭在內,眾人都在暗暗打量著潘丹鳳和陳飛宇。

雖然潘丹鳳戴著麵紗,但她那搖曳的身姿與獨特的氣質,再加上旁邊站著的陳飛宇,溫雅庭一眼就認出了潘丹鳳,心裡同樣焦急不已,為陳飛宇和潘丹鳳擔憂。

其他的人也冇有幸災樂禍,反而有種兔死狐悲之感,等潘丹鳳被扔進秘境後,估計很快就會輪到他們了。

此刻,潘丹鳳掩於麵紗之下的俏臉為之色變,氣憤之下,伸手指著香蓮老母,怒罵道:“老妖婆,我又冇故意貶低你,你卻要讓我葬身秘境,你……你還是人嗎?”

“我是不是人不知道,可是你很快就會變成一堆白骨!”香蓮老母陰測測地冷笑道:“皇甫和大人,就用這小丫頭的命來消耗陰煞之氣,您意下如何?”

“我覺得這個主意不錯,能夠為明家而死,是你們所有人的榮幸。”皇甫和的聲音傲然且冷冽,向潘丹鳳勾了勾手指,道:“你是自己過來,還是要我出手抓你?”

皇甫和是“元歸後期”的超級強者,在潘丹鳳眼中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這番皇甫和開口,潘丹鳳頓時嚇了一大跳,一股寒意寒透了五臟六腑,忍不住向後退去。

突然,她隻覺得肩頭被人扶了一下,後退之勢頓時止住,同時隻聽旁邊傳來陳飛宇的聲音:“交給我來,有我在這裡,你絕不會出事。”

潘丹鳳扭頭看去,陳飛宇堅定的目光映入眼簾,心裡頓時升起一股濃濃的安全感,舒了一口氣,重重點頭道:“小心,對方可是‘元歸後期’的皇甫和。”

“放心,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會護你平安。”陳飛宇向她露出溫醇的笑意,接著,邁步走到潘丹鳳的身前,嘴角的笑意已經消失,冷冷的目光緩緩看向皇甫和與香蓮老母,道:“她是我的人,誰若想動她一根汗毛,誰就死!”

潘丹鳳心裡又是一顫,“她是我的人”,如此霸道的話,聽在潘丹鳳的耳中,心裡甜甜的,充滿了感動。

香蓮老母被陳飛宇目光逼視,驀然一驚,升起一股寒意,就好像自己真的會死在少年劍下一樣。

但緊接著,香蓮老母就冷笑了起來,有皇甫和在這裡,區區一個少年,又如何能夠翻天?

“好囂張的少年。”皇甫和輕蔑地打量了眼陳飛宇,突然詭異的發現,自己竟然看不穿這少年的武道境界,不由微微皺眉,覺得這少年有古怪,心裡暗自思量,按理來說,陳飛宇應該也在人群當中,莫非,這少年就是陳飛宇?

“哈!”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揚天一聲輕笑,傲然道:“很多人都說過我很囂張,但是到了最後,他們無一例外,都發現自己錯了。”

“哦?”皇甫和淡淡地道:“為何?”

“因為他們無一例外,最後全都死在了我的劍下。”陳飛宇傲然道。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嘩然,竟然有人敢跟皇甫和叫板……不,不僅僅是叫板,根本就是威脅,這少年好囂張。

尤其是他們和陳飛宇的處境一樣,性命都受到皇甫和的威脅,隨時都會被皇甫和扔進秘境中消耗陰煞之氣,可是相比起陳飛宇,他們卻連反抗都不敢,因此他們也越發的佩服陳飛宇。

可是在皇甫和超強絕倫的實力麵前,越是囂張、越是反抗,下場就越慘!

眾人心中雖然佩服,但也為陳飛宇默哀。

相反,一些知道陳飛宇真實身份的人,例如邊鴻遠、溫星洲等人,反而露出看好戲的神色,陳飛宇雖然不是皇甫和的對手,但加上龍淵劍以及“裂地劍”,也能和皇甫和掰掰手腕。

溫雅庭並不知道陳非就是陳飛宇,心中擔憂之下,不由得拉了下溫星洲的衣袖,著急道:“爹爹,在這樣下去,陳非肯定會死在皇甫和的手上,怎麼辦纔好?”

“先慢慢看下去。”溫星洲意味深長地道:“陳非的身份,可冇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溫雅庭一愣,爹爹這話是什麼意思?

皇甫和穩穩站在秘境的巨大蛇頭上,輕蔑地道:“我倒要看看,在絕對的武力值麵前,你如何能夠斬殺我?”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向前邁了幾步,來到了坑邊,突然縱身而躍,輕盈地向坑底落去,道:“論武,你的確深不可測,但若是論劍,你還差我許多。”

說完後,陳飛宇已經穩穩地落在坑中,距離蛇頭上的皇甫和,僅僅隻有數米的距離。

眾人再度紛紛嘩然,他們敢發誓,陳飛宇絕對是他們所見過的最為囂張的人!

甚至就連心中為陳飛宇擔憂的溫雅庭,都忍不住雙眸中閃耀出異彩,覺得陳飛宇風采過人。

皇甫和一雙銳利的雙眼打量著陳飛宇,似乎已經將陳飛宇看透:“你如此囂張的神態,倒是讓我想起了一個人,而且是一個我從未見過,但卻讓我很厭惡的人。”

“哦?”陳飛宇挑眉:“那個人是誰?”

“陳飛宇。”皇甫和語出驚人:“我如果冇有看錯,你就是陳飛宇!”

眾人紛紛嘩然,那個少年就是陳飛宇?對,一定是陳飛宇,所以他麵對皇甫和這等“元歸後期”的超級強者,纔敢如此囂張,這樣一來一切都說得通了!

溫雅庭更是神色震撼,原來陳非……陳非就是陳飛宇?

她猛地向陳飛宇看去,想起這些天在陳非麵前主動承認自己的偶像是陳飛宇,俏臉不由得紅了,心裡又羞又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