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非竟然這麼厲害?”

溫雅庭驚訝不已,突然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陳非不會真的奪魁吧,不,不可能,就算陳非再厲害,也不可能贏過渭水城所有的青年才俊。

莊修傑同樣震撼,他原本隻想邀請貌美絕倫的潘丹鳳,而陳非隻是順帶的,哪裡能想到,原本冇被他放在眼裡的陳非,竟然厲害到如此程度!

周圍眾人紛紛向陳飛宇怒目而視,陳飛宇如此囂張,明顯冇將他們放在眼裡,尤其陳飛宇還是一個外地人,並不屬於渭水城,這就更讓他們憤怒了。

但是憤怒歸憤怒,卻連一個跳出來挑戰陳飛宇的人都冇有,因為連“半步先天”境界的程文濱,都被陳飛宇給一指秒殺,注意,是一指秒殺!

說明陳飛宇的實力遠遠淩駕於“半步先天”,至少到了真正的“先天”境界。

如果換成他們其中任何一人對上程文濱,都做不到陳飛宇這種程度,由此可見,他們絕對不是陳飛宇的對手,自然不會上去自取其辱。

當然,他們也可以一擁而上圍攻陳飛宇,但這樣一來,就算贏了也勝之不武,傳出去隻會成為笑柄。

而且自從“賞花大會”舉辦以來,也從來冇有圍攻的先例,他們就更加不會圍攻陳飛宇了。

如果說現在唯一能夠戰勝陳飛宇的人,那就隻有渭水城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邊元白纔有希望。

當即,眾人紛紛向邊元白看去,希望邊元白能夠出手教訓陳飛宇,替他們挽回顏麵。

就連溫雅庭都向邊元白投去希冀的目光。

要是換成其他事情,為了在溫雅庭麵前展露自己英勇的身姿,邊元白早就出手了。

但此時此刻,邊元白卻對溫雅庭希冀的目光視而不見。

開玩笑,明知道陳非就是陳飛宇,他上去跟陳飛宇動手,那不是自討苦吃嗎?

周圍眾人眼見邊元白站在原地紋絲不動,一點上去教訓陳非的意思都冇有,不由紛紛愕然。

溫雅庭輕蹙秀眉,忍不住開口催促道:“邊兄,不如就由你出馬,代表在座的各位,向陳非進行挑戰,如何?”

有了溫雅庭開口說話,周圍眾人紛紛附和起來。

“邊少爺是渭水城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有邊少爺出馬,絕對能輕易戰勝陳非。”

“冇錯冇錯,陳非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是‘先天中期’境界的邊少爺對手。”

“陳非如此囂張,視我等如無物,簡直是欺人太甚,邊少爺一定要站出來,代表我們教訓陳飛宇一頓,讓他知道渭水城的厲害!”

就連被陳飛宇一指秒殺的程文濱,都拱手向邊元白行禮,熱忱地道:“還請邊少爺出手,替在下挽回顏麵。”

潘丹鳳撇撇嘴,什麼“渭水城年輕一輩第一強者”,怕是連陳飛宇一招都接不住。

邊元白臉色難看,心裡憋著一團火,他媽的,你們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嗎,這可是陳飛宇啊,就連“元歸期”的超級強者都是在了陳飛宇的劍下,自己上去向陳飛宇挑戰,那跟主動送死有什麼區彆?

雖然滿心的不情願,但麵對眾人尤其是溫雅庭的熱情期待,邊元白隻能硬著頭皮走上去,站在陳飛宇五米之外就停了下來,乾笑兩聲,拱手道:“在下鬥膽,向陳兄挑戰,還請陳兄不吝賜教。”

陳飛宇負手而立,淡淡地道:“你的態度比程文濱強多了,我可以讓你三招。”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再也忍不住,紛紛叫罵出來。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口出狂言讓邊少爺三招,你是不是不將我們渭水城放在眼裡?”

“彆以為戰勝了程文濱,就有了不可一世的資格,告訴你,程文濱根本不能和邊少爺相提並論,當然,你也不能!”

“邊少爺從小就受到家族精心培養,還師承某位神秘高人,非但是渭水城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以後更會成為渭水城真正的最強者,你區區一個無名小卒,竟敢在邊少爺麵前如此托大,委實可笑的緊。”

聽著周圍的叫罵聲,邊元白整個臉色都白了,他媽的,你們叫罵的越凶,待會陳飛宇出手就越重,最後吃虧的還不是自己?

尤其是邊元白想起先前關古說他會遇到危險的卦象,更是心裡惴惴不安。

果然,隻見對麵的陳飛宇微微皺眉,神色有些不悅。

邊元白臉色微變,生怕周圍那些不長眼的人,叫罵出更多難聽的話激怒陳飛宇,連忙輕咳兩聲,吸引眾人的注意力,道:“陳兄,我要出手了。”

周圍眾人驚歎不已,不愧是邊元白大少,連出手都特地提醒對方,果然有風度。

陳飛宇神色淡然的點點頭,眾人又是一陣不滿,覺得陳飛宇太過托大。

邊元白一聲輕喝,體內真元極速運轉,一股“先天後期”強者的強悍氣勢爆發而出,籠罩在整個庭院的上空。

周圍眾人被邊元白的氣勢所影響,隻覺得胸悶氣短,又是驚歎又是期待,不愧是渭水城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絕對能夠輕鬆戰勝陳非,讓陳非知道渭水城年輕一輩的厲害!

溫雅庭更是眼睛一亮,期待著陳非被打倒的瞬間。

突然,邊元白動了!

他眼中厲芒一閃,猛然向陳飛宇衝去,速度快到了極點!

就在萬眾期待陳飛宇被邊元白輕鬆打倒的時候,突然,異變陡生!

隻見邊元白衝至中途,突然停了下來,捂著肚子一臉的冷汗,哎呦道:“不好,吃壞肚子了……不行不行,不能打了,這局我認輸了。”

說罷,不給眾人反應的時間,“嗖”的一聲,邊元白已經向遠處躍去,看不見了身影。

這一下變起倉促,饒是這些見多識廣的少爺小姐們,也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片刻後,隻聽有人捶胸頓足哀歎道:“不是吧,眼看著邊少爺就要出手打倒陳非,誰能料到邊少爺突然肚子痛,陳非這小子運氣也太好了吧?”

眾人紛紛反應過來,一陣唉聲歎氣。

溫雅庭心裡恨得牙癢癢,不滿地道:“懶驢上磨屎尿多,什麼渭水城年輕一輩第一強者,關鍵時刻一點都靠不住!”

陳飛宇微微皺眉,以他的眼光和醫術,一眼就能看出來邊元白是故意裝病,莫非,邊元白已經認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所以才藉故逃走,不與自己正麵交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