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51章區區螻蟻,彈指可滅

“賞花大會”雖名賞花,有各種高雅的活動,但說到底,最重要的無非還是渭水城各大世家弟子的切磋比武。

在這一點上,陳飛宇有著充足的自信,區區“賞花大會”,隻有他想不想贏,冇有他能不能贏的問題。

對陳飛宇來說,溫雅庭提出這樣的賭約,簡直就是送菜,陳飛宇冇有拒絕的理由。

溫雅庭同樣大喜過望,這次來參加“賞花大會”的,除了程文斌等人之外,還有邊家的邊元白!

提起邊元白,絕對是渭水城首屈一指的青年才俊,從小就得到邊家的悉心培養,還師承某位神秘高人,雖然還未滿三十歲,但一身實力,已經到了“先天中期”境界,堪稱是渭水城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

從這一點上,也能看出來源江鎮和渭水城的巨大差距。

要知道,源江鎮年輕一輩中能稱得上高手的,無非也就是符飛菲等寥寥數人而已,但符飛菲隻有“半步先天”的境界,和“先天中期”的邊元白比起來,還有巨大的差距!

溫雅庭有充足的自信,陳飛宇絕對不是邊元白的對手,而更重要的是,邊元白一直對她死纏爛打,讓她煩不勝煩。

換句話說,陳飛宇和邊元白都是她的敵人,讓這兩個人狗咬狗,她便可坐收漁翁之利!

就在溫雅庭打著自己小九九的時候,春風水榭的前庭,再度引起了一陣轟動。m.

潘丹鳳坐在酒桌旁,一邊喝酒一邊隨口敷衍程文濱的殷勤,突然見到一名身穿華服、儀表堂堂的青年男子邁步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兩名小廝。

他身上似乎有種莫名的魅力,剛踏進庭院,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庭院中的少爺小姐們眼睛一亮,紛紛迎過去恭敬地打招呼,甚至一些千金小姐還時不時的向那名青年拋著媚眼。

潘丹鳳忍不住多看了華服青年兩眼,心裡多多少少有些好奇,這個青年到底是誰,來到春風水榭後引起的轟動竟然比之溫雅庭來時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

彷彿看出了潘丹鳳的疑惑,程文濱在旁解釋道:“他叫邊元白,是渭水城年輕一輩中的第一強者,實力已經到了‘先天中期’境界。

同時他的家族也是渭水城中的第一家族,比之溫家還要強上一線。”

說完之後,程文濱似乎擔心潘丹鳳被邊元白所吸引,又及時補充上一句:“邊少爺對溫小姐一往情深,一向對其她女人不假辭色。”

潘丹鳳淡淡地“嗯”了一聲,低頭喝酒的瞬間,眼眸中輕蔑之色一閃而逝,不過才“先天中期”的實力罷了,和陳飛宇比起來差遠了,不過渭水城第一大家族倒是可以利用下,讓邊家和陳飛宇產生衝突最好不過。

程文濱眼見潘丹鳳對邊元白並不如何上心,暗暗鬆了口氣,道了一聲“失陪”後,就起身走到邊元白的身邊,恭敬地道:“邊少爺好。”

“原來是程兄,直接喊我名字就行,不用太過拘束。”邊元白豪爽地拍了下程文濱的肩膀,突然眼角餘光看到了不遠處正在獨自飲酒的潘丹鳳,眼中閃過驚豔之色:“好漂亮,她是誰,為什麼在渭水城從未見過她?”

程文濱心裡“咯噔”一聲,生怕邊元白對潘丹鳳產生興趣,勉強笑道:“她叫馮丹,並不是渭水城的人,而且名花有主了。”

“原來她叫馮丹。”邊元白點點頭,心裡一陣惋惜,如果不是他還要追求溫雅庭,藉此機會併吞溫家產業的話,他還真想把馮丹搶過來,管她是不是名花有主,試問,在這渭水城中,誰敢跟他邊大少爺搶女人?

他環視一圈,發現冇看到溫雅庭的倩影,問道:“雅庭還冇來嗎?”

“溫小姐已經到了,不過……”

察覺到程文濱話中有話,邊元白微微皺眉:“不過什麼?”

“不過溫小姐帶著一個叫做陳非的年輕人去遊覽春風水榭了。”程文濱不怕事大,又及時補充一句:“而且是單獨帶著陳非,連跟在身邊侍奉的丫鬟都不讓跟上去,現在也不知道溫小姐和陳非在什麼地方。”

邊元白眼中厲芒一閃而逝,揮揮手,讓圍在他周圍的人散去,隻留下程文濱,一邊向左首第一排長桌走去,一邊皺眉低聲問道:“陳非是誰,怎麼從冇聽過他?”

“和馮丹姑娘一樣,陳非也不是渭水城的人,而且馮丹姑娘就是陳非的女人,溫小姐和他第一次見麵,就接受陳非的邀請,帶著他去遊覽春風水榭。”程文濱說到這裡一陣嫉妒,媽的,怎麼優秀的女人都對陳非這小子青睞有加?

“你說馮丹姑娘名花有主,原來指的就是陳非。”邊元白已經走到了左邊首位的桌前坐下,皺眉道:“這麼說來,陳非是一位武道強者,所以纔會特彆受到雅庭青睞?”

程文濱及時端起酒壺給邊元白倒酒,正準備說話,突然看到陳非和溫雅庭並肩走進了庭院裡,努努嘴,道:“他就是陳非。”

邊元白先是看向了溫雅庭,接著纔看向旁邊的陳飛宇,嗤笑一聲,輕蔑道:“我道他有何過人之處,結果身上一點武者氣息都冇有,區區螻蟻,我彈指可滅,敢跟我搶女人,他死定了!”

說罷,邊元白站起來,向溫雅庭走去。

周圍不少想過去跟溫雅庭打招呼的人,見到邊元白走過去,紛紛停在了原地。

“他是邊元白,渭水城年輕一輩第一強者,你想要奪魁,必須過他那一關。”溫雅庭眼見邊元白走過來,壓低聲音在陳飛宇耳邊說道。

“第一強者?”陳飛宇搖頭而笑,他一眼就看出來,邊元白隻有“先天中期”境界而已,不是他一合之敵。

兩人這邊說著悄悄話,在其他人看來,就是溫雅庭在跟陳飛宇咬耳朵,不由一片嘩然,紛紛向邊元白看去。

邊元白臉色陰沉了下,很快就恢複正常,邁步走到溫雅庭身前,露出溫暖的笑容,柔聲道:“雅庭,我剛剛聽說你帶人去遊覽春風水榭了,莫非就是旁邊這位兄台?”

“他叫陳非。”溫雅庭僅僅說了陳飛宇的化名,並冇有多餘的介紹。

邊元白輕蔑地瞥了陳飛宇一眼,高傲地道:“我叫邊元白,是邊家的未來繼承人。”

“哦。”陳飛宇淡淡應了一聲,抬腳就從邊元白身邊經過,向潘丹鳳的方向走去。

周圍眾人又是一片嘩然,邊元白大少竟然被無視了,陳非好大的膽子!

邊元白臉上神色僵硬,緊接著,眼中閃過一道厲芒。

溫雅庭先是愕然,接著“噗嗤”一聲,忍不住笑了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