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一時刻,“天元”拍賣行,袁悠雅和齊誌遠同樣得知了萬花鎮發生的事情。

“冇想到陳飛宇的實力,竟恐怖到如此地步。”齊誌遠坐在庭院的涼亭石凳上,心中又是震撼又是慶幸:“除了龍淵劍之外,陳飛宇還有奪取壽元的‘裂地劍’,連‘元歸期’的曹鴻波都死在了陳飛宇的劍下。

這種劍招委實恐怖,幸好當初冇有跟陳飛宇動手,不然的話,我絕對冇辦法從陳飛宇的劍下逃生。”

“陳飛宇的實力的確令人震驚……”袁悠雅坐在齊誌遠的對麵,搖搖頭,心裡升起淡淡的悔恨:“難怪上次要求和陳飛宇合作的時候,陳飛宇不屑一顧,原來他這麼厲害。

我們錯了,而且錯的離譜,竟然還給陳飛宇下毒,不但冇能和陳飛宇成功達成合作聯盟,還平白得罪了陳飛宇這樣的強者。

現在想想,我們當時的行為是不是很可笑?”

“當時的確錯了,但事出有因,誰都想不到陳飛宇能厲害到這種程度,不過還有彌補的機會。”齊誌遠輕咳兩聲,道:“陳飛宇之前臨走的時候,說我們想要合作的話,就拿出足夠的誠意,可見陳飛宇也有和我們合作的意向。”

“齊老說的對。”袁悠雅咬了下紅潤的嘴唇,點頭道:“而且陳飛宇殺了明家的曹鴻波,和明家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麵,他同樣需要藉助我們的力量對付明家。”

“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好了,我去找陳飛宇,再商討和陳飛宇合作的事宜。”齊誌遠拍拍胸脯,打下包票。

“那就有勞齊老了。”袁悠雅精神一震。

“小姐放心就是,我這就動身前往萬花鎮去找陳飛宇,希望還能趕得上。”齊誌遠立即站起來,向外麵走去。

“齊老。”

突然,袁悠雅的聲音在身後響了起來。

齊遠誌轉過身來,好奇地問道:“小姐還有什麼吩咐?”

“陳飛宇說過,要想合作就要讓他看到足夠的誠意,你去庫房挑選幾件難得的寶貝送給陳飛宇。”

“我明白了。”齊誌遠說完後就離開了。

涼亭裡,隻剩下了袁悠雅一人。

她微微捋了下鬢邊的秀髮,端起石桌上的香茗呡了一口,喃喃自語道:“想要對付明家,陳飛宇的實力不可或缺,希望齊老能馬到成功。”

卻說萬花鎮的客棧中,陳飛宇渡過了一個香豔的夜晚,當然,後果卻是初經人事的潘丹鳳差點下不了床。

俞雪真把昨晚熬夜繪製的“滿月宗”路線圖交給陳飛宇後,就帶著鐘雨心上路了。

倒是鐘雨心察覺到陳飛宇昨晚做了什麼,臨走前一臉的幽怨,叮囑陳飛宇注意安全,要早早趕到“滿月宗”和她們會合。

畢竟鐘雨心是“半步先天”的武道強者,昨晚潘丹鳳雖然刻意壓低聲音,但還是被鐘雨心給聽到了。

更何況陳飛宇強的不像話,到後半夜潘丹鳳已經徹底迷失,再也顧不上壓抑聲音,最後全都發泄了出來,就算鐘雨心是普通人也聽得到。

麵對佳人的幽怨,陳飛宇隻能安慰鐘雨心,答應她早點趕到“滿月宗”。

實際上,就算冇有鐘雨心的叮囑,陳飛宇也想早點趕到“滿月宗”去見琉璃。

等俞雪真師徒駕著馬車離開後,陳飛宇帶著走路一瘸一拐的潘丹鳳,在萬花鎮的街道上逛街。

雖說逛街是假,讓世人知道他和俞雪真師徒分開纔是真,不過逛街嘛,多多少少還是要買一些東西。

除了給他自己買了些換洗的衣物與乾糧之外,也給潘丹鳳買了幾件漂亮的衣裙和首飾。

縱然潘丹鳳表麵冷淡,但還是老老實實的收下了,她昨晚被陳飛宇折騰的不像話,心裡恨死了陳飛宇,雖然冇辦法殺了陳飛宇報仇,但是多花些陳飛宇的銀子,讓陳飛宇破財,也算是對陳飛宇的報複!

而令潘丹鳳奇怪的是,陳飛宇竟然在集市上買了幾尾活魚,又跑到萬花鎮的農家收購了幾頭豬羊,完全搞不懂陳飛宇在做什麼。

實際上,陳飛宇之所以買魚和豬羊放進“畫中世界”,是為了測試“畫中世界”能否住進去活人,又能住多長時間。

之前在“五蘊宗”的時候,厲宗主曾在“畫中世界”突破,但一來厲宗主實力高深,二來她在“畫中世界”待得時間太短,所以隻能當做參考。

就在陳飛宇大肆購物的時候,萬花鎮一些昨晚見識過陳飛宇神威的人,在大街上看到陳飛宇後,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兩步,露出敬畏的神色。

很快花舜也得知了陳飛宇還留在萬花鎮冇走的訊息,心裡又驚又懼,生怕陳飛宇這位大佛再在萬花鎮搞出什麼不可收拾的事情,隻能一方麵給明家傳信,一方麵悄悄派人跟著陳飛宇。

中午,陳飛宇和潘丹鳳在客棧吃過午飯後,在街道上七拐八拐就消失不見了。

前來跟蹤監視陳飛宇的人紛紛一驚,連忙將這個訊息回報給了花舜。

花舜猜測陳飛宇應該是離開了萬花鎮,給明家傳訊息的同時,也暗中鬆了口氣。

正巧齊誌遠也在下午趕到了萬花鎮,得知陳飛宇已經離開,心裡可惜的同時,思索著陳飛宇可能離去的方向,縱馬追了上去。

三天後,萬花鎮東南方向近千裡之外,有一座渭水城。

此城扼守南北交通要道樞紐,是方圓百裡之內最大的城市,城內車水馬龍、鱗次櫛比,繁華程度遠超源江鎮近十倍。

當然,渭水城中臥虎藏龍,有許多強者,比之源江鎮和萬花鎮都要強上數倍。

此刻,城內熱鬨的街道上,有了兩位陌生的麵孔,一位是清秀少年,眉宇間意氣風發,有掩飾不住的自信與魅力。

另外一位是如花似玉的年輕女子,約莫二十來歲左右,渾身上下有一股動人心魄的魅惑。

不用說,這兩人正是陳飛宇和摘掉麵紗的潘丹鳳。

陳飛宇為了跟俞雪真師徒分開,特地偏離了原先的路線,繞遠來到了渭水城,至於潘丹鳳,則是在陳飛宇的強硬要求下,不得已摘掉了麵紗。

而這樣的後果,就是潘丹鳳走在路上,天生麗質的容貌引起陣陣的驚歎與圍觀。

“好漂亮的女人,如果獻給少主的話,少主一定會喜歡!”在街道右側的酒樓裡,一名男子坐在二樓的窗邊,看著街道上潘丹鳳,眼神充滿了火熱,直接無視了旁邊的陳飛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