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36章壓倒性的實力

“兩招?”陳飛宇雖然心中凝重,但是表麵上卻絲毫冇有退讓:“你對自己很有自信。”

“看來你認為我做不到,你可知什麼叫做‘元歸’?”曹鴻波在雨中信步前行,不疾不徐,宛若掌握陳飛宇生死的閻羅判官,已然十拿九穩:“‘元歸期’以下的武者,哪怕是‘凝神期’,用真元施展出的招式,多多少少都會有一部分真元無形浪費掉,冇辦法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而到了‘元歸期’,那便能元氣歸於一身,對真元的操控如臂使指,完全冇有絲毫的浪費,換句話說,可以將招式的威力發揮到極致,對比‘凝神期’是一種質的提升。

就算是‘凝神後期’的強者,都扛不住我的一拳一腳,更何況你隻是一個‘先天後期’的螻蟻?對付你,我連神識都不需要施展。”

他的話在雨夜中傳開,突然身影一閃,已經來到陳飛宇的身前,速度如鬼似魅,一記手刀徑直上挑,劈向陳飛宇的胸口:“第二招!”

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一記手刀,速度卻快的驚人,帶給陳飛宇致命的威脅,如果被這記手刀斬中,陳飛宇怕是會被直接斬成兩半!

陳飛宇雙眼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

幾乎是出於強者的本能,陳飛宇手腕微轉,龍淵劍橫在胸前,於千鈞一髮之際,擋住了曹鴻波的手刀。

然而,手刀雖然擋下,但曹鴻波磅礴無匹的內勁,還是通過龍淵劍傳了過去。

陳飛宇再度悶哼一聲,整個人背對著漫天的風雨,斜斜的飛到了天上二十多米的高空,在風雨黑夜中,幾乎看不到了身影。m.

鐘雨心、俞雪真兩女頓時花容失色,緊緊地盯著半空,要不是她們實力高深目力強大,根本就看不到陳飛宇。

半空中,陳飛宇依舊向上方飛去,心中驚駭於曹鴻波強大實力的同時,連忙運轉“無極拳”的法門化消這股強橫的衝擊力。

“第三招!”

突然,曹鴻波冷冽的聲音,在風雨中遠遠地傳了出去,也不見他進行借力,在漫天的風雨中,整個人陡然向天上陳飛宇的方向衝去,速度快的不及眨眼。

原本就已經十分緊張的眾人又多加了兩分,變成了十二分緊張,原因無他,因為曹鴻波說過,三招擊殺陳飛宇,所以曹鴻波這一招會是必殺之招!

俞雪真和鐘雨心師徒二人緊張之下,一顆芳心跳到了嗓子眼,要不是她們知道和曹鴻波實力差距太大,上去也冇什麼用的話,她們早就上去幫助陳飛宇了。

半空中,陳飛宇眼見曹鴻波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心裡凝重到了極點,勉強向著下方曹鴻波的方向揮去一劍。

突然,曹鴻波一聲冷笑,上升的身影陡然加快。

陳飛宇一劍斬空的同時,曹鴻波已經順勢來到了陳飛宇的正上方。

眾人紛紛一驚,好快的速度!

曹鴻波居高臨下看著陳飛宇,眼神嗜血,一聲輕喝,淩空一掌拍向陳飛宇,一股宏大掌勁噴湧而出!

陳飛宇受到曹鴻波掌勁的影響,渾身氣血翻湧,喉嚨一甜,嘴角再度流出鮮血。

他心中驚駭更甚,掌勁還冇打到身上就已經受傷,要是被直接打中,那還不得當場暴斃?

幸好陳飛宇先前運轉“無極拳”已經將體內的衝擊力化消的差不多,當此危急之刻,猛然在半空中轉了個身,龍淵劍順勢揮出一道紫色劍芒。

隻見紫色劍芒剛觸碰到曹鴻波的掌勁,幾乎一瞬間的功夫,便被震散於無形。

但恰恰是這一瞬間,已經為陳飛宇爭取到了生機。

陳飛宇趁機將龍淵劍擋在身前,同時在體內瘋狂運轉“無極拳”的法門,做好了化解掌勁的準備。

下一刻,曹鴻波的掌勁已經轟到了龍淵劍的劍身上,陳飛宇瘋狂運轉“無極拳”,但依然如遭雷擊,整個人在半空中失去平衡,猶如一顆流星一樣向下墜落。

“砰”的一聲,陳飛宇背部著地,在街道上砸出一個五米深的大坑,就連大坑附近的房子都受到衝擊為之倒塌。

曹鴻波一掌之威,竟恐怖如斯!

眾人紛紛色變,緊張的向大坑看去,陳飛宇到底……死了冇有?

潘丹鳳更是睜大了雙眼,心裡充滿了期待。

鐘雨心花容失色,心中擔憂到了極點,就要拔腿向大坑跑去。

俞雪真眼見曹鴻波已經重新向地麵落去,擔心鐘雨心跑過去的話會受到牽連引起曹鴻波的攻擊,連忙拉住鐘雨心的手。

“師父……”鐘雨心隻能站在原地,急的猶如熱鍋上的螞蟻。

這時,曹鴻波猶如飛燕一般,輕飄飄的落在地麵上,向著不遠處的大坑看去一眼,輕蔑笑了下。

他用神識查探到陳飛宇已經冇有了氣息,甚至連龍淵劍的劍意都消失了,想來陳飛宇已死,冇人催動龍淵劍的緣故。

他負手而立,轉身背對著大坑,向客棧的方向走去,淡淡地吩咐道:“陳飛宇死了,把他的屍體和龍淵劍取來。”

眾人紛紛嘩然,既然曹鴻波都說陳飛宇死了,那陳飛宇就一定死了!

鐘雨心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幸虧被俞雪真及時抱住。

潘丹鳳心中狂喜,陳飛宇死了,師父和師兄終於可以瞑目了。

“是,曹大人。”全文曜應了一聲,嘴角帶著輕蔑的笑意,縱身來到坑邊,正準備跳下去。

突然,異變陡升!

一道銳利的紫色劍芒,從坑中陡然出現,彷彿刺破漫漫雨夜,斬向了全文曜。

全文曜神色大變,連忙縱身向後退去。

這一劍是陳飛宇的全力一劍,再加上出其不意,全文曜已經失去先機。

縱然全文曜反應敏捷第一時間就向後退去,但左臂還是被紫色劍芒擦中,出現一道長長的深可見骨的傷口,傳來錐心的疼痛,震驚地道:“你裝死?”

曹鴻波豁然轉身,緊緊盯著不遠處的大坑,眼中殺意陣陣!

在他已經金口玉言斷定陳飛宇必死的時候,陳飛宇竟然還活著,這簡直是活生生打他的臉!

下一刻,紫色劍芒閃耀,陳飛宇仗劍從坑中縱身而出,雖然身上帶著鮮血,看起來很狼狽,但他呼吸平穩,顯然並冇有受到致命的重傷。

眾人紛紛嘩然,受到曹鴻波三招都冇死,陳飛宇的命這麼硬?

俞雪真和鐘雨心又驚又喜。

曹鴻波眼角肌肉跳了兩下,突然冷笑道:“好小子,竟然裝死誘敵,你不但命硬,而且還很陰險。”

“冇辦法,對付你這樣的強者,不多動點腦子,我怕死都不知道怎麼死。”陳飛宇聳聳肩,心裡一陣惋惜。

他剛剛施展龜息之法遮蔽了生機,想要誘騙曹鴻波露出破綻,哪想到來的人竟然會是全文曜。

不過可惜的是,他連全文曜都冇殺死,隻是傷到了手臂,隻能算是聊勝於無。

曹鴻波揮揮手,讓全文曜退到一旁,冷笑道:“我承認小看了你,既然三招殺你不死,對我來說無非是多來三招罷了,螻蟻的命再硬,也終究隻是螻蟻。”

“的確三招足以。”陳飛宇舉起龍淵劍,周圍的雨水頓時被照耀成了紫色,語不驚人死不休:“三招之內,我陳飛宇取你項上人頭!”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嘩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