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以為能順順利利啟程返回“滿月宗”,誰料風波再起?

符元飛、俞雪真等人心中驚訝,陳飛宇手裡到底有什麼東西,能讓兩位強者不惜在符家門口動手?是龍淵劍,還是陳飛宇手裡的其他東西?

陳飛宇神色淡然,不懼不畏,隨意向黑袍老者看去,淡淡地問道:“你是何人?”

隻聽潘丹鳳用清脆的聲音搶先一步說道:“這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就是‘黃沙樓’的樓主—鄧穀,同時也是我師父,而另一位老者是我師叔—晁洪寶。

不管是我師父還是師叔,都已經到了‘凝神中期’境界,尤其是我師父,更是差一步之遙就能到‘凝神後期’。

陳飛宇,如果你識相的話,就趕快把丹方和龍淵劍交出來,否則的話,定讓你後悔莫及!”

黑袍老者,也就是鄧穀神色一陣倨傲。

黃沙樓?

符元飛和俞雪真等人頓時皺起了眉頭,黃沙樓距離源江鎮有數百裡之遙,是一個勢力很強的宗門,比之符家要強不少。

當然,比起“滿月宗”來,黃沙樓還要弱許多,可惜的是,“滿月宗”距離這裡太過遙遠,冇有多少的威懾力。

而更令符元飛和俞雪真等人驚訝的,就是潘丹鳳口中的丹方,難道是謝榮大師輸了比賽後心有不忿,故意找來黃沙樓的強者奪回那本記載丹方的筆記?可是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黃沙樓?”陳飛宇搖頭笑道:“拿著一個我從未聽說過的名頭,就想讓我交出丹方和龍淵劍,你們倒是想得很美。”

黃沙樓樓主鄧穀眼中厲芒一閃,冷冷地道:“這麼說,你是不打算交出來了?”

隨著他話音落下,一直冇說話的另一位“凝神中期”強者晁洪寶身上散發出一縷若有若無的殺意,籠罩了陳飛宇。

鐘雨心和符飛菲越發的擔憂,對方來者不善,而且鄧穀和晁洪寶全都是“凝神中期”的強者,也不知道飛宇能不能夠應付的來。

“我不但不打算把丹方交給你們,相反……”陳飛宇的目光玩味地看向了潘丹鳳和吳興寧二人,笑著道:“相反,我還會擒下你們二人,逼問出丹方的秘密。”

此言一出,潘丹鳳和吳興寧頓時怒斥道:“混賬……”

鄧穀伸手示意,阻止了潘丹鳳和吳興寧的話,打量了眼陳飛宇,冷笑道:“在我麵前還敢如此囂張,年輕人,你膽色不錯,可惜,膽色不等於實力。”

“錯了,我得糾正你一點,正因為有足夠的實力,纔會有相匹配的膽色,不信的話,你可以問過我手中的劍。”陳飛宇搖頭而笑,自身劍意卻逐漸冷冽,手中出現一柄古樸鋒銳的長劍。

正是龍淵劍!

一股玄奧浩瀚的劍意,瞬間充斥整個空間!

氣氛驟然緊張激烈起來!

鄧穀瞥了眼陳飛宇手中的龍淵劍,察覺到此道劍所散發出的劍意強度,絕對是他生平僅見,眼中閃過一抹貪婪之色。

潘丹鳳立即獻寶似地說道:“師父,這柄劍就是龍淵劍,陳飛宇就是靠著這柄神劍,越級斬殺了兩位強敵,徒兒心知這柄神劍不凡,才第一時間通知師父。”

“這柄神劍的確非同凡響,你做的很好。”鄧穀話語中雖在誇獎潘丹鳳,但是他的一雙眼睛,卻是死死地盯著龍淵劍,察覺到從龍淵劍上散發出的劍意越來越浩瀚,心中貪念愈熾。

得到師父的讚賞,潘丹鳳眉宇間閃過得意之色。

鄧穀的目光從龍淵劍上移開,看向了陳飛宇,以不容拒絕的口吻道:“陳飛宇,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主動獻上丹方和龍淵劍,我可饒你不死。”

陳飛宇笑,輕笑,輕蔑而笑,舉起龍淵劍,指向了鄧穀:“想要丹方和龍淵劍,那你得先在我的劍下逃得一死才行。”

“好小子,看來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也罷,我就見識一下,你哪裡來的自信,敢違背黃沙樓的意誌!”鄧穀冷冷地道:“師弟,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就交給你了。”

“樓主放心,我這就將他擒下,逼他把丹方交出來。”晁洪寶向前走了兩步,眼中厲芒一閃,正準備動手。

“住手!”

突然,符元飛一聲輕喝,邁步向前走了兩步,皺眉道:“在下是符家家主符元飛,你們公然前來符家門口鬨事,未免太不把符家放在眼裡了。”

與此同時,俞雪真同樣邁步向前,來到了陳飛宇的身邊,道:“我是‘滿月宗’俞雪真,陳飛宇對‘滿月宗’有恩,今日有我在,不許任何人傷害陳飛宇!”

“區區符家,還入不了我的法眼,至於‘滿月宗’雖然厲害,但也管不到我們黃沙樓。”鄧穀眼中閃過一絲輕蔑:“我今天專為陳飛宇而來,與旁人無關,隻要你們不主動出手,我不會為難你們。

如果不識抬舉,非要阻礙黃沙樓的行動,那收拾了陳飛宇之後,我不介意再對付你們兩個人。”

符元飛臉色一變,憤怒的同時還有幾分無奈,麵對黃沙樓,符家的確有些不夠格,為陳飛宇強出頭的話,怕是會為符家惹來殺身之禍。

俞雪真眼眸中閃過一絲惱怒之色,正準備說話。

陳飛宇已經笑著道:“他不過是一個即將死在我劍下的亡魂罷了,雪仙子無須與他多費唇舌,交給我就行了。”

鄧穀等人臉色頓時一沉,好囂張的小子!

俞雪真驚訝地看向陳飛宇,隻見陳飛宇眼中充滿了自信,便小聲囑咐陳飛宇小心後,向後退到了鐘雨心的身邊。

“看來你是存心找死了。”晁洪寶皮笑肉不笑的冷笑了兩聲,體內暗運真元,打算施展全力一擊必殺!

“你一個人上纔是存心找死。”陳飛宇又看向了鄧穀,語不驚人死不休地道:“你們兩個人一起上吧,正好節省些時間。”

鄧穀臉色頓時一變,他作為黃沙樓的樓主,什麼時候被一個小輩如此輕視過?

他神色惱怒,眼角肌肉跳了兩下,森然道:“殺了他!”

晁洪寶同樣憤怒,一聽鄧穀的話,立即如同離弦之箭,向陳飛宇衝去。

人未到,力先至。

強悍的氣勢,衝擊得陳飛宇衣衫獵獵作響,甚至就連站在陳飛宇身後的鐘雨心都感覺體內氣血翻湧,頓時花容失色,心裡充滿了擔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