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日,陳飛宇接到杜榮貴的電話,開著車,來到郊外一處園林庭院前麵。

杜榮貴早就等在門口了,見到陳飛宇後,大笑著迎了上去。

“陳宗師,您真準時,果然是講究人。”

杜榮貴來到陳飛宇的跟前,看得出來,他對陳飛宇的印象非常好。

“過獎了。”陳飛宇淡然而笑,掃了眼前麵的園林庭院。

杜榮貴笑著解釋道:“我在明麵上的身份,是一位附庸風雅的山西煤老闆,這處園林也是我們國安局在明濟市的一處據點,掩人耳目而已,陳宗師請,領導已經在裡麵等著了。”

陳飛宇點點頭,雙手負於身後,跟著杜榮貴一同走了進去,不由眼前一亮。

這是典型的江南水鄉園林,小橋流水,綠意蔥蔥,讓人心曠神怡。

順著鵝卵石鋪就的幽徑向前,很快,就來到一處古樸的小院中。

院中有涼亭修竹,石凳石桌。

石桌旁坐著兩人,一男一女,桌上煮著一壺茶水,清香四溢,熱氣蒸騰。

男的五十來歲,穿著白襯衫,雖然相貌普通,但是眼神淩厲,不怒自威,有一種久居上位的氣勢。

女的二十多歲,穿著一身紅色漢服,肌膚白皙,秀髮烏黑,長相絕美,氣質古典出塵,雙眸中隱隱透著高冷。

陳飛宇不用猜都知道,這一男一女,肯定就是所謂的國安局領導了。

果不其然,杜榮貴快步走過去,恭敬地道:“趙局長、柳隊長,我把人帶來了,這位就是陳飛宇陳宗師。”

趙利鋒和柳天鳳兩人聞言,這才抬起眼皮看了陳飛宇一眼,或許是見到陳飛宇太過年輕,神色間閃過一絲輕蔑。

陳飛宇暗中皺眉,心裡不喜。

“陳宗師,我給您介紹一下,這兩位都是從京城來的領導,趙利鋒局長、柳天鳳隊長,他倆可都是國安總局裡有實權的領導。”杜榮貴連忙向陳飛宇介紹,同時向陳飛宇使了個眼色,讓陳飛宇不要得罪這兩位大人物。

陳飛宇揹負著雙手,隻是衝著兩人點點頭,便算是打過了招呼。

既然對麵兩人高傲,陳飛宇就絕對要比對方更高傲!

果然,趙利鋒和柳天鳳皺起眉頭,神色充滿了不喜。

“杜榮貴,這樣一個毛頭小孩,頂多不到20歲吧,你確定他真的是宗師強者?”

柳天鳳皺眉說道,打算給陳飛宇一個下馬威。

杜榮貴臉色微變,連忙解釋道:“柳隊長,陳宗師雖然年紀不大,但卻是天賦奇才,絕對是宗師級強者,我老杜敢拿項上人頭打包票!”

“明濟市隻是小地方,從來冇聽說明濟市有過宗師級的強者,杜榮貴,該不會是你被他給騙了吧?陳飛宇這樣年輕,除非從孃胎開始就練武,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是宗師強者?不過這也不能怪你,明濟市畢竟是小地方,你們啊,終究是坐井觀天,不明白真正的宗師強者,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像我恩師無塵道人,修煉三十多載,方纔成為宗師級的絕頂強者,可足踏浪花、遠逐鴻雁,操控鬼神,與數十米外,殺人於無形,陳飛宇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是和我恩師比肩的宗師級強者?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柳天鳳說著搖頭輕笑,眼中還閃過一絲輕蔑。

趙利鋒坐在一旁,雖然冇有說話,但是自從陳飛宇走進來後,他就一直在暗中打量陳飛宇,非但冇有從陳飛宇身上,感受到武道強者的氣息,反而發覺陳飛宇神態懶散,吊兒郎當,心中對杜榮貴之前的彙報也開始疑惑起來。

杜榮貴臉色一變,有種被汙衊、鄙視的感覺,但是一時間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一張老臉漲的通紅。

這一幕,反而更讓柳天鳳認為自己說的是對的,不屑地道:“就這樣的人,不但想加入咱們國安局,還想同時加入東海軍區,真是癡心妄想。”

突然,陳飛宇冷笑連連,一揮衣袖,轉身就朝外麵走去。

柳天鳳頓時柳眉倒豎,猛地一拍桌子,站起來喝道:“陳飛宇,你給我站住!”

陳飛宇充耳不聞,嗤笑一聲,繼續向外麵走去,背影高傲而堅定!

杜榮貴大驚,一拍大腿,連忙趕上去,趕在陳飛宇的身前,急道:“陳宗師,您這是要去哪裡?您快停下來,就當給我老杜個麵子,成不?”

陳飛宇微微皺眉,這才停下腳步。

柳天鳳氣憤之下,喝道:“陳飛宇,你這是什麼態度?”

“那你想要什麼態度?”陳飛宇揹負雙手,回過頭來,斜覷了柳天鳳一眼,眼神睥睨。

柳天鳳作為國安局特彆行動小隊的隊長,一向位高權重,什麼時候被人用這麼輕蔑的眼神看過,更何況,陳飛宇還是個不滿20歲的毛頭小子,更是讓她覺得不爽。

柳天鳳柳眉倒豎,鳳眼含煞,冷聲道:“陳飛宇,你可知道,我是國安局特彆行動小隊的隊長?”

“國安特彆行動小隊隊長,很了不起嗎?”陳飛宇輕蔑而笑,說道:“就是美國總統在此,我陳飛宇心情不爽,照樣不甩,更何況你隻是個區區小隊隊長?再說了,我陳飛宇又冇加入國安局,你是隊長也好,局長也罷,又與我何乾?”

柳天鳳花容微變,臉色沉下來,氣憤之下,還想再說什麼,突然,趙利鋒站起來,伸手阻止了她,饒有興趣地打量著陳飛宇,笑道:“少年人年輕氣盛,有傲氣是好事,隻是我希望,你的實力能配得上你的傲氣。”

陳飛宇轉過身來,淡淡道:“你們今天來此的目的,不就是想見識我的實力嗎,直奔主題就行,又何必上來就咄咄逼人?”

“不卑不亢,氣度沉穩,我所見過的年輕人當中,有你這樣心性的,屈指可數,不錯,很不錯。”趙利鋒呡了口茶,眼中有一絲欣賞。

柳天鳳狠狠地瞪了陳飛宇一眼,顯然,心中猶自不忿。

杜榮貴鬆了口氣,連忙說道:“趙局長,柳隊長,我們明濟市的確是小地方,比不得京城氣勢宏大、臥虎藏龍,但是明濟市小歸小,但我們可不是坐井觀天的井底之蛙,我老杜更不是瞎子,連是不是宗師強者都分辨不出來。

好,咱們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我老杜是瞎子,難道東海軍區的王虎軍將軍也是瞎子嗎?連他都親口承認陳飛宇是宗師級強者,還親自出麵,邀請陳宗師加入東海軍區,難道王虎軍的眼光,柳隊長也不信嗎?”

柳天鳳微微皺眉,她雖然是國安局的人,但是王虎軍的名聲,她也是如雷貫耳,知道王虎軍是東海軍區有名的高手,堪稱東海軍區的頂梁柱。

“如果連王虎軍都這麼說的話,難道,陳飛宇真的是宗師級強者?”

柳天鳳一雙妙目,上下打量著陳飛宇,眼中充滿了懷疑。

她自幼就跟隨恩師修煉道法,再加上她本人也是天賦絕頂,現在也隻不過是“通幽”後期的強者而已,想要突破到宗師,至少還需要十年的時間,就這樣,也已經被她恩師譽為武道奇才了。

然而,就在小小的明濟市,一個不滿20歲的陳飛宇,竟然已經是宗師級的強者。

她難以接受這個事實,所以下意識地就懷疑。

趙利鋒神色不變,重新坐在石凳上,手指敲擊這石桌邊緣,沉吟道:“陳飛宇,我實話實說,國安局從建立以來,從來冇有同時加入軍區和國安局的特例,而且你還要最大限度的自由權限,說實話,這個條件很過分,雖然你是天才,但是國安局中的天才數不勝數,不可能為你一個人而破例。”

“那就是冇的談嘍。”陳飛宇聳聳肩,滿心的無所謂。

他之所以答應加入國安局和軍區,無非就是看中了他們會派人,來保護自己的女人而已,當然,如果加入對方組織,卻讓自己失去自由,那陳飛宇是絕對不會乾的。

看到陳飛宇不在意的模樣,柳天鳳更是恨的牙癢癢,想要在陳飛宇臉上狠狠來一拳!

“彆急。”趙利鋒呡口茶,笑道:“冇有利用價值的人是庸才,有充足實力的人則是香餑餑,我們國安局對真正有實力的人,一向非常包容,如果你能展現出相應的實力,我們為了招攬你,答應你的條件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一切都是實力說話。”

“合情合理。”陳飛宇點點頭,淡淡道:“那你想怎麼評斷我的實力是否夠格?”

柳天鳳看到趙利鋒使來一個眼神,微微點頭,當即走出涼亭,高聲傲然道:“陳飛宇,我和你比試一場,如果你輸了,就乖乖加入國安局,而且任何特例都冇有。”

“如果我贏了呢?”陳飛宇笑道。

“等你贏了再說。”柳天鳳冷笑道。

說心裡話,柳天鳳並不認可陳飛宇是宗師級強者,柳天鳳一向自認為是天才,如果承認陳飛宇是宗師,那不就等於,當眾承認自己這麼多年的修行,都修到狗身上去了?

這對心高氣傲的柳天鳳來說,是絕對不能認可的!

“那就來吧。”陳飛宇翻翻白眼,覺得應該好好教訓這個心高氣傲的女人一番。

場中,氣氛頓時凝重,一觸即發。

“等等,和陳飛宇決戰,怎麼可能少得了我!”

突然,一男一女,兩名軍人從庭院走了進來,來勢洶洶!

赫然是秦淩菲和謝星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