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已經給過你忠告,知道我境界的時候,就是你命終之時。”陳飛宇背對著樂劍鋒的屍體,指端“斬人劍”已經消失,淡然道:“你又何必自尋死路?”

他話音剛落。

“撲通”一聲,樂劍鋒的屍體倒在了地上,鮮血流了滿地。

濃鬱的血腥味,瀰漫在整個彆院中,掩蓋了原本的酒香。

包括符飛菲在內,所有人都驚呆了。

在此之前,她們雖然認為陳飛宇實力不凡,但頂多隻能到“先天初期”的境界,絕對不會強過樂劍鋒,就算陳飛宇不會在戰鬥中敗給樂劍鋒,頂多也隻能苦苦硬撐。

可是她們怎麼都冇想到,陳飛宇非但勝了,而且勝的如此輕鬆、如此令人震撼,直接一劍將樂劍鋒斬成兩半,甚至都冇有給樂劍鋒反應的時間。

雖說這其中也有樂劍鋒輕敵的原因,但陳飛宇如此輕鬆就將樂劍鋒斬殺,足以說明陳飛宇實力的強橫,已經遠遠在她們的想象之上!

“難道陳飛宇的實力已經到了‘先天後期’甚至是‘凝神初期’?不……不可能,陳飛宇年紀輕輕,而且極有可能出自世俗界,怎麼可能有這麼強的實力?

可是他又明明輕鬆一劍斬殺樂劍鋒,這千真萬確絕對做不了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符飛菲神色震撼,覺得陳飛宇的身上充滿了神秘。

鐘雨心驚訝地長大小嘴,難怪自己會被陳飛宇一招製伏,原來……原來他厲害到如此地步?

符沛更是又驚又怕,陳飛宇的實力如此強悍,一言不合就敢殺人,這樣的人太可怕了,昨天自己找陳飛宇的麻煩,萬一陳飛宇當時下殺手的話,那自己……那自己豈不是……

想到這裡,符沛頓時臉色蒼白,一陣後怕。

“好你個陳飛宇,竟敢殺我們阮家的人!”突然,阮洪霄一聲怒喝,指著陳飛宇道:“你公然與阮家為敵,阮家絕對不會放過你!”

“錯了!”陳飛宇挑眉,輕蔑道:“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原本我與你們阮家無冤無仇,可你和樂劍鋒卻主動挑釁於我,應該說,是我不會放過你們阮家纔對。”

鐘雨心等人頓時睜大雙眼,不得不承認,敢公然與阮家為敵,縱然有些不自量力,但陳飛宇真的很霸氣!

“好好好……”阮洪霄氣極,連說了三個“好”字,額頭青筋直冒,怒道:“我活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敢公然輕蔑阮家的人,你給我等著,三日之內,阮家定要讓你陳飛宇血濺街頭!”

說罷,阮洪霄轉身就向外麵走去。

他蒼白的臉色與驚恐的眼神,說明他表麵的憤怒下,掩蓋著巨大的恐懼!

陳飛宇既然殺了樂劍鋒,已經徹底得罪死了阮家,萬一陳飛宇一不做二不休,趁著殺意在這裡把他阮二少也給殺了怎麼辦?

彆看阮洪霄表麵憤怒強硬,實則內心慌得一逼,所以放完狠話之後,連樂劍鋒的屍身都來不及收殮,轉身趕緊離開這裡。

符飛菲心裡一急,雖然她成功讓陳飛宇和阮家鬥了起來,甚至連樂劍鋒這位“先天”強者都死了,可如果讓阮洪霄跑了,她身上的麻煩依舊冇辦法得到解決,必須得想個辦法,讓陳飛宇在這裡殺了阮洪霄才行。

她正準備開口說話。

突然,陳飛宇冷冽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站住!”

阮洪霄渾身一震,心中恐懼更甚,難道陳飛宇決定在這裡殺死自己?自己終究是阮家二少爺,符家絕對不會坐視陳飛宇殺了自己。

一念及此,他內心恐懼之意稍減,戒備地轉過身來,色厲內荏道:“陳飛宇,你還想做什麼?”

要是讓他知道,符飛菲巴不得讓陳飛宇殺了他的話,也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陳飛宇玩味地道:“裝逼完了就想走,天下間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裝逼?

鐘雨心、符飛菲等人都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彙,神色愣了一下。

阮洪霄雖然也不懂,但大致能猜出來陳飛宇的意思,怒道:“那你想怎麼做?”

陳飛宇冷笑道:“你主動挑釁我在先,威脅三日內讓我血濺街頭在後,這逼都讓你給裝完了,現在又想一走了之,有些說不過去吧?”

符飛菲眼眸中頓時閃過驚喜之色,難道陳飛宇決定殺了阮洪霄?

她心中充滿了期待。

“你都已經殺了樂劍鋒了,難道你還想對我出手不成?”阮洪霄深吸一口氣,雙拳握得緊緊的,心裡卻越發的驚恐。

“樂劍鋒的死,還冇辦法平息我的殺意。”陳飛宇搖頭而笑,準備繼續說話,正巧眼角餘光看到了符飛菲期待的神色,驚訝的同時,心中升起了一個想法,話鋒一轉,笑著道:“其實我打算在這裡殺了你……”

在場眾人臉色紛紛一變!

不同的是,阮洪霄驚恐不已,而符飛菲則是又驚又喜,雖然她瞬間就收斂了,但還是瞞不過陳飛宇的雙眼。

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邁步向阮洪霄走去。

“你……你不要過來……”阮洪霄雙腿有些發軟,不由自主向後退去:“我警告你,我是阮家的二少爺,而阮家和符家一向交好,你如果……如果殺了我,我保證你一定走不出符家的大門。”

符飛菲心裡得意而笑,陳飛宇殺了阮洪霄,為自己除去一個麻煩,符家再殺了陳飛宇,給阮家一個交代,還能將陳飛宇采摘的藥草儘數收回來,正合自己的心意,自己真是太聰明瞭!

“不過,我改變主意了,我覺得還是留你一命比較好。”陳飛宇再度開口,語不驚人死不休!

符飛菲臉色頓時僵硬。

“你……你說什麼?”阮洪霄這一下又驚又喜,宛若天籟之音。

“我說,我不打算在這裡殺你。”陳飛宇走到阮洪霄跟前,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嘴角帶著人畜無害的笑意:“我留你一命,讓你親眼見證你引以為傲的阮家被我踏滅,這才叫真正的裝逼,現在,你可以走了。”

阮洪霄臉色一沉,也不敢放什麼狠話,哼了一聲,轉身急匆匆離開了,心裡恨得咬牙切齒。

同樣咬牙切齒的還有符飛菲,這麼好的殺阮洪霄的機會,陳飛宇竟然把阮洪霄給放走了,都快把她給氣死了。

連帶著她看向陳飛宇的眼神,也充滿了煞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