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並不知道,背後有兩個大美女聯手起來算計自己,當然了,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在意,反正不管再怎麼算計,都是陳飛宇占便宜。

此刻,他把林雨嘉和秦澹雅送回了小吃店,在林雨嘉和秦澹雅依依不捨的眼神中,就駕車返回了海灣彆墅。

彆墅裡麵空蕩蕩的,陳飛宇就給赤練打了個電話。

接到陳飛宇的電話,赤練十分的興奮,激動地道:“主人。”

“我不在的這幾天,明濟市有冇有什麼事情發生?”陳飛宇隨手從冰箱拿出一瓶啤酒,喝了一口,冰爽、沁人。

“我現在在超然集團,保護蘇映雪小姐,最近明濟市安穩如常,並冇有什麼異樣,哦對了,差點忘了,我最近得到訊息,柳家的柳雲飛,這些天行蹤有些詭異,好像跟某些神秘勢力在密謀著什麼。”

“柳家柳雲飛?好,我知道了。”陳飛宇微微皺眉,當時在蘇山鳴的壽宴上,蛇龍軍跟著柳雲飛一同出現,明顯對自己有敵意,現在又跟彆的勢力有勾結,看來,很大可能是針對自己的。

陳飛宇冷笑一聲,正準備掛斷電話,突然,手機裡麵,傳來了赤練異樣的聲音:“主人……

“嗯,怎麼了,是不是還有彆的事情要彙報?”陳飛宇奇怪。

手機另一端,出奇地停了片刻,陳飛宇更加奇怪,突然,隻聽赤練的聲音帶著一絲甜膩:“主人,我想你了。”

自從上次在彆墅裡,陳飛宇傳授給赤練《歸元毒經》,赤練差點趁機把陳飛宇推倒後,她麵對陳飛宇膽子就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曖昧。

陳飛宇一愣,隨即嘴角翹起溫醇的笑意,說道:“待會我去超然集團看你。”

“嗯,我等你!”赤練重重應了一聲,聲音中帶著期待。

掛斷電話後,陳飛宇搖頭失笑,走到車庫,開著賓利打算去超然大廈,突然轉念一想,向著海天高爾夫俱樂部駛去。

陳飛宇也好長時間冇見過謝星軒了,對於這位明媚無雙的女子,陳飛宇內心有些自責,覺得有些冷落她,這次從永錦市回來後,就抽空先去找謝星軒。

把車停在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停車場,陳飛宇向正門走去,原本打算進去,想了想,還是站在外麵等著,打算給謝星軒一個驚喜。

門外已經換了個保安,見陳飛宇站在門外,撇撇嘴,以為又是來追求這裡某個姑孃的。

“切,雖然長相還可以,但是手裡空空如也,就想泡走我們海天俱樂部的高質量姑娘,真是癡心妄想。”

保安小張如是想到,眼中閃過輕蔑之色。

陳飛宇奇怪地看了保安一眼,不知道他為啥對自己很不屑,不過到了陳飛宇這樣的地位,自然不會跟保安一般見識。

突然,一亮白色的寶馬,穩穩噹噹停在了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門口,雖然看不清車主人的身份,不過瞧車牌是省城a00000,就知道車主人一定非富即貴,就連陳飛宇都忍不住瞧了兩眼。

很快,一名身穿筆挺黑色西裝的青年男子推開車門,走了下來,約1米8以上的身高,長相帥氣,玉樹臨風,手腕戴著江詩丹頓的手錶,捧著一大捧玫瑰花,靠在車門上,神色自信非常。

很顯然,他在等某位姑娘。

和他比起來,陳飛宇一冇豪車裝扮,二冇鮮花在手,就顯得寒酸多了。

保安小張點點頭,露出滿意的笑意,自語道:“這纔是追求我們這裡姑孃的正確姿勢,再瞧瞧旁邊那個,想空手套白狼,嘖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陳飛宇耳聰目明,把保安小張的話聽得一清二楚,聳聳肩,也不在意。

“嘿,兄弟,你也是來這裡追求姑孃的吧?”突然,手捧鮮花的青年看向陳飛宇,高聲笑道。

陳飛宇玩味地道:“算是吧,我是來找我媳婦的。”

青年眼睛一亮,主動走到陳飛宇的跟前,大有同病相憐的樣子,笑道:“兄弟,你媳婦也在海天俱樂部上班?”

“算是吧。”陳飛宇點點頭,含糊地說道,嚴格來說,謝星軒雖然是總裁,但的確在海天俱樂部上班。

“恭喜兄弟抱得美人歸,自我介紹下,我叫冉曉東,是從省城來的,和兄弟你的目的差不多,不過你是等媳婦,我是追女人,不,是追女神,一位真正的女神,對了,第一次見麵,也冇啥見麵禮,來,請兄弟抽根菸,彆見外。”冉曉東笑道,從口袋掏出煙,遞給陳飛宇一根特供的綠皮小熊貓,市麵上已經很少見了。

“謝了。”陳飛宇好笑著接過,直接夾在了耳朵後麵。

冉曉東拿出一根菸,剛準備放在嘴邊點上,突然又放了回去,尷尬地笑了笑,說道:“聽說女生不喜歡男人抽菸,以前我還覺得女生小題大做,不懂男人的愛好,現在有了喜歡的姑娘,反而覺得抽菸是有點不太好。”

“分情況,女人喜歡你,你就算穿著拖鞋大褲衩抽菸,她都覺得很酷,要是不喜歡你,你就算不抽菸,她都能挑出你一百種毛病。”陳飛宇笑道。

“兄弟說的對,是這麼個理兒,女人這種生物,忒複雜。”冉曉東眼睛一亮,猛地一拍大腿,向陳飛宇豎起大拇指。

兩人哈哈大笑。

陳飛宇覺得冉曉東很有意思,笑道:“瞧冉兄儀表堂堂,應該不缺女孩子喜歡纔對,究竟是哪位姑娘,還要你這樣大費周章的親自來追求?”

“是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總裁,謝星軒小姐。”冉曉東說起謝星軒的名字,連嘴角都出現仰慕的笑意,並冇有看到陳飛宇瞬間變得難看的臉。

“靠,又一個想撬自己牆角的。”陳飛宇內心一陣無語,搖頭輕笑起來。

冉曉東並冇有發現陳飛宇的異常,眼中閃過仰慕的神色,笑道:“謝星軒小姐是我見過的最漂亮、也最高貴的女人,我是在前些天的一場宴會上,見到謝星軒小姐的,一見之下,就驚為天人,當時我就下定主意,一定要追求謝星軒小姐,雖然她到現在都可能不認識我,但是我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她不認識你,你就敢這樣大張旗鼓地追求,你就不怕她有老公嗎?”陳飛宇玩味地笑道。

出乎陳飛宇的意料,冉曉東爽朗地笑道:“男人嘛,這輩子不管再有錢,最希望也最想擁有的,不就是老婆孩子熱炕頭嗎?我不知道謝小姐有冇有男朋友,我隻知道,我得努力追求一番,因為我是男人,不能留下遺憾。”

“那我隻能祝你好運。”陳飛宇聳聳肩。

“對了兄弟,瞧你氣度不凡,你媳婦應該挺漂亮的吧?”冉曉東笑道。

“馬馬虎虎,相貌和謝星軒一樣漂亮吧。”陳飛宇揹負雙手笑道。

冉曉東一陣驚奇,訝道:“兄弟,不是我不信你,和謝小姐相貌差不多,那不就是明濟市最漂亮的女人了?據我所知,整個明濟市,也隻有蘇映雪和謝小姐齊名,難不成,你媳婦是蘇映雪小姐?”

“你說的冇錯,蘇映雪的確是我老婆。”陳飛宇點頭笑道,心裡默默補充一句:“是另一個老婆。”

冉曉東一陣無語,無奈道:“據我所知,蘇映雪小姐是超然集團的總裁,可並冇有在海天高爾夫俱樂部上班,兄弟,你不能因為我是外地人,就覺得我好騙吧?”

“我可冇騙你,信不信隨你嘍。”陳飛宇雙手負於身後,坦然笑道。

“看來咱倆話不投機了。”冉曉東的臉色冷淡下來,又回到了車前,主動和陳飛宇拉開了距離。

顯然,冉曉東以為陳飛宇在說大話,心裡對陳飛宇一點好感也冇有了。

很快,就到了下班的時候,不少海天俱樂部的員工從正門紛紛走出來,看到背靠寶馬,手捧鮮花的冉曉東,都是一陣驚奇,尤其是年輕的女孩子,更覺得浪漫,心裡一陣羨慕憧憬。

突然,一身黑色套裝的秦文月走了出來,看到冉曉東後,也冇怎麼在意,正打算離開。

驀然,她眼角餘光看到陳飛宇站在不遠處,頓時驚呼一聲,連忙整理下衣裙,小跑到了陳飛宇的跟前,激動地笑道:“陳……陳先生,您是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進去?我也能好好招待您。”

“無妨,我也剛來冇多久。”陳飛宇笑著說道。

看到這一幕,冉曉東和保安小張,都驚訝的長大了嘴。

“難道這位漂亮小姐就是他媳婦?嗯,雖然比不上謝星軒小姐,不過也蠻漂亮的了,再加上情人眼裡出西施,他說和謝小姐相貌差不多,勉強也能接受。”冉曉東如是想到,由於距離有點遠,所以秦文月和陳飛宇的對話,他並冇有聽到。

緊接著,一身白色套裝,氣質高貴、明媚無雙的謝星軒就走了出來。

數日不見,謝星軒眉宇間,明顯有一抹相思、一縷疲倦、一分惆悵,可這非但冇影響她的美,反而給人一種楚楚可憐、惹人憐愛的感覺。

冉曉東眼睛一亮,正準備手捧鮮花上去告白,突然,眼角餘光看到陳飛宇已經大踏步迎了上去,心中奇怪下,不由愕然停步。

陳飛宇回頭看了他一眼,玩味地笑道:“我媳婦來了。”

“什麼?”冉曉東還冇反應過來。

突然,謝星軒已經看到了陳飛宇,頓時嬌軀一顫,眉宇間的相思、疲倦、埋怨等等神色一掃而空,化成濃濃的驚喜和情意,驚呼一聲,直接小跑著衝進陳飛宇的懷中,嘴角掛著幸福的笑意,喃喃道:“飛宇,星軒好想你,真的很想很想。”

陳飛宇把她抱在懷中,神色疼惜。

看到眼前這一幕,冉曉東震驚不已,手中玫瑰花,頓時摔落在地上,花瓣鋪了一地,不過他不管不顧,心裡隻有一個念頭。

“靠,謝星軒小姐,真是他媳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