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還有。”符沛立即補充道:“陳飛宇昨天向我動手,讓我出了個大醜,必須讓他跪在我的麵前道歉,冇錯,一定要讓他跪著道歉!”

鐘雨心輕蹙秀眉,暗暗搖頭,男兒膝下有黃金,陳飛宇昨天的確傷了符沛,但也不至於讓陳飛宇下跪道歉吧?

“你作為我的弟弟,眼光太狹窄了。”符飛菲搖搖頭,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讓陳飛宇跪下道歉算什麼?”

符沛訕訕而笑,好奇地問道:“姐,那你打算怎麼做?”

符飛菲分析道:“陳飛宇能夠一招製伏雨心,說明陳飛宇實力強大。”

“不錯。”鐘雨心正色道:“陳飛宇年紀輕輕,卻實力高深,能夠一招製服我,說明他的實力遠在‘半步先天’之上。”

符沛聽到心上人誇讚其他男人,心裡妒火上湧,不爽地哼了一聲:“那又怎麼樣,就算陳飛宇再厲害,也改變不了他是一個偷摘我們符家藥草的小偷。”

“你的關注點很奇怪。”符飛菲搖搖頭,繼續道:“現今源江鎮局勢複雜,蘇家一直想要將我們符家從源江鎮第一大家族的位置上拉下去。

而阮家則趁火打劫,想要讓我嫁給阮家二少,否則阮家就和蘇家聯合起來對付符家,我符飛菲是何等人物,豈能受到阮家的威脅?”

“阮家此舉的確可恥。”鐘雨心點點頭,顯然她也知道目前源江鎮的情況。

符沛腦中靈光一閃,脫口而出道:“姐,你的意思是,讓陳飛宇對付阮二少?”

“不錯。”符飛菲露出孺子可教的神色:“陳飛宇實力不錯,又偷摘了符家的藥草,讓陳飛宇和阮家二少鬥起來,不管這兩個人最後誰勝誰負,對符家都有好處,最好……”

符飛菲眼中閃過一抹厲芒,後麵的話冇有說出來,最好陳飛宇殺了阮家二少,她大可以將責任全部推到陳飛宇的身上,不但解決了她身上的麻煩,而且和符家一點關係都冇有,堪稱一石二鳥之計。

符沛哪裡知道姐姐最真實的想法?

他豎起大拇指,興奮地道:“姐,你果然厲害,就讓陳飛宇和阮二少二虎相爭,我們坐山觀虎鬥。”

“錯了,不能二虎相爭,而是狗咬狗。”符飛菲神色輕蔑,想起自己清清白白的身子被陳飛宇看去,心裡一陣惱火。

突然,一名下人快步走了過來,恭敬地道:“小姐,少爺,阮洪霄少爺來了。”

“阮二少來的這麼快。”符沛驚訝地道:“他聽到姐姐請其他男人喝酒,反應也太大了,等他見到陳飛宇後,估計會火山爆發。”

符飛菲嘴角翹起一抹笑意,火山爆發?這正是她所樂見的。

鐘雨心在旁邊搖搖頭,心裡為陳飛宇默哀。

大概半個時辰後,陳飛宇來到了符家。

門口的守衛早就得到了小姐的命令,見到陳飛宇來後,讓旁邊的傭人帶著陳飛宇走了進去。

一路來到彆院,陳飛宇隻見彆院裡擺放著好幾張長方形的酒桌,每張酒桌都不大,隻能供一人使用,上麵擺放著酒菜。

而彆院之中,除了陳飛宇見過的符飛菲、鐘雨心和符沛之外,還有一老一少兩名男子。

那名年輕男子長相雖然帥氣,隻有“傳奇後期”境界,入不了陳飛宇的法眼。

倒是在旁邊酒桌入座的老者,相貌清臒、氣度淵沉,呼吸綿密、眼泛神光,一身實力已經到了“先天”境界,不在龍靖雲之下。

陳飛宇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小姐,陳飛宇來了。”傭人走到符飛菲跟前,恭敬地道。

符飛菲嘴角翹起一抹動人心魄的笑意,一伸手,指著右邊的下首酒桌,示意道:“請入座。”

右下首位置,已經是最為靠近主座的位置,這樣的安排,足見符飛菲對陳飛宇的看重。

頓時,那名陌生的年輕人,向陳飛宇投去一道寒冷的目光,隱隱帶著敵意。

陳飛宇向那名年輕男子看去,心中微微奇怪,接著大大方方坐了下去。

“我來為大家介紹一下,他叫陳飛宇,是我平生少見的青年才俊,雖然他跟符家有一些小小的過節,但我一向尊重有本事的人,所以才特地擺下酒宴,宴請陳飛宇。”符飛菲故意把陳飛宇捧得高高的,站起來端著一杯清酒走到陳飛宇的酒桌麵前,向陳飛宇拋了個媚眼,笑著道:“菲菲敬你一杯。”

陳飛宇越發驚訝,昨天這小妞還派人追殺自己,現在她的態度竟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有詐,絕對有詐!

察覺到旁邊那名年輕男子的眼神越發冰冷,陳飛宇心中已經有了一絲明悟。

“你不接受菲菲的敬酒嗎?”符飛菲眼見陳飛宇不為所動,裝出楚楚可憐的神色,像極了一個求愛被拒絕的少女。

鐘雨心一捂額頭,要不是她知道符飛菲另有目的,她一定會被符飛菲的演技給騙了,認為符飛菲真的喜歡上了陳飛宇。

“當然不會。”陳飛宇嘴角露出意味深長的笑意,這小妞目的不純,自己可不能白白被她當槍使。

他伸手去接符飛菲手中酒杯的時候,突然在符飛菲白皙的玉手上摸了起來,故意露出陶醉的神色。

符飛菲臉色微變,正準備發火,突然想到自己的目的,隻能強忍下來,俏臉上浮現一抹嬌羞的紅霞,心裡把陳飛宇恨得牙癢癢,要不了多久,老孃讓你後悔莫及!

符沛和鐘雨心震驚不已,這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當眾吃符飛菲的豆腐,陳飛宇的膽子也太大了吧?

“哼!”

突然,一聲怒哼從不遠處傳來。

陳飛宇這才放開符飛菲的手,接過酒杯一飲而儘。

符飛菲鬆了口氣,下意識向後退了兩步,拉開和陳飛宇的距離,收斂情緒開口道:“雨心和我弟弟你都見過了,剩下的這兩位我給你介紹下。

一位是阮家的二少爺阮洪霄,一位是樂劍鋒前輩,武道實力已經到了‘先天初期’境界。”

陳飛宇恍然大悟,原來那名年輕男子就是阮家的人。

阮洪霄哼了一聲,向樂劍鋒使了個眼色。

樂劍鋒會意,站起來,端起一杯酒走到了陳飛宇的跟前,笑著道:“能被符小姐稱為青年俊傑,足見閣下不凡,我敬閣下一杯。”

他遞過去酒杯的同時,杯中清酒已經沸騰起來,變得滾燙滾燙的。

就連旁邊的符飛菲都感到有一股熱浪襲來,不由暗中佩服樂劍鋒高深的武道實力。

樂劍鋒嘴角含笑,這杯酒蘊含了他霸道至極的內勁,一旦喝下去,陳飛宇就會感受到熱火焚身的痛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這,就是讓阮二少不爽的代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