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竟敢對我動手……”王寶山額頭滿是冷汗,咬牙切齒道:“蘇家要碾死你,跟碾死一隻螞蟻一樣……”

陳飛宇眼中厲芒一閃,手上內勁一吐,傳導到王寶山的胳膊上。

“喀嚓”一聲,整條胳膊頓時骨折。

王寶山又是一聲慘叫,劇烈的疼痛傳來,五官為之扭曲!

詹富貴等人倒吸一口涼氣,連蘇家大管家都敢揍的這麼狠,這個叫陳飛宇的少年竟如此囂張,難道他真的不怕蘇家的報複?

“你的生死操控在我一念之間,卻認不清形勢,還敢來威脅於我,不智也。”陳飛宇鬆開王寶山的手腕,不等王寶山拉開距離,他已經閃電出腿,踢在王寶山的腳踝。

又是“哢嚓”一聲,王寶山的腳踝應聲骨折!

王寶山頓時站立不穩,跌倒在地上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陳飛宇居高臨下看著他,神色睥睨道:“我想你已經受到教訓了,現在我問你,你覺得這一千萬兩銀子是誰的?”

王寶山眼中射出刻骨的仇恨,強忍著疼痛,咬牙切齒道:“這錢是蘇家的,你要是敢跟蘇家搶,小心你被蘇家玩死……”

“不知死活。”陳飛宇眼中寒光閃爍,劍指微抬,一道劍氣迸射而出,瞬間刺穿了王寶山另一條手臂的肩膀,出現一個拇指大的血洞,猩紅的鮮血飛濺而出,染紅了周圍的地麵。

王寶山又是一聲慘叫,疼的連死的心都有了。

“現在你隻剩下一條左腿還完好無損……”陳飛宇伸出劍指,對準了王寶山的左腳腳踝,寒聲道:“我再問你一遍,這一千萬兩白銀,究竟是誰的?”

周圍眾人都被陳飛宇的狠辣手段給嚇到了,看著地上王寶山的慘狀,他們臉色蒼白,心裡惴惴不安。

尤其王寶山身份敏感,是蘇家的大管家,不管事情的起因如何,現在王寶山在錢莊受到重創,等同於給了蘇家一巴掌,蘇家震怒之下,在場的人說不定都要受到牽連。

一些膽子小的工作人員,擔驚受怕之下,紛紛向外跑去。

詹富貴是錢莊的掌櫃,知道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隻能膽戰心驚地站在原地,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連連向地上的王寶山使眼色,先讓王寶山服個軟再說。

王寶山也被陳飛宇給嚇到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完全不給蘇家麵子的人,再這麼繼續下去,不說他的左腿要被打斷,怕是連他的性命都要丟在這裡。

雖然滿心的不甘願,但形勢比人強,還是先保住自己的左腿,以後再找機會進行報仇。

一念及此,王寶山一咬牙,服軟道:“這些銀子是……是你的……都是你的……”

詹富貴頓時鬆了口氣。

“這麼一個清晰到不能再清晰的事實,你卻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才能認清楚,何必呢?何苦呢?”陳飛宇嘴角含笑,說不出讚賞還是惋惜。

王寶山正準備說話,突然,隻聽一道破空之聲響起,陳飛宇指端白色劍氣迸射而出,應聲貫穿王寶山的左腳腳踝。

措不及防之下,傳來劇烈的疼痛,王寶山一聲慘叫,眼前一黑,差點疼的暈過去。

詹富貴臉色大變,王寶山都承認這一千兩白銀是陳飛宇的了,怎麼陳飛宇還是斷了王寶山的左腿?

“你……你不講信用……”王寶山好不容易緩過口氣,心裡把陳飛宇恨得要死。

“我有答應過你,隻要你說出事實,我就不打斷你的腿嗎?太天真了。”陳飛宇冷笑,居高臨下看著王寶山:“你應該感到慶幸,因為你所講出的事實,拯救了你一命。”

王寶山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難道,陳飛宇剛剛打算殺了他?

詹富貴也嚇了一大跳,想起陳飛宇剛剛殺氣騰騰的樣子,絲毫毫不懷疑陳飛宇真的敢殺王寶山。

“已經有一個人認知到事實的真相了。”陳飛宇扭頭看向詹富貴,嘴角有著意味深長的笑意:“現在,該輪到你這位錢莊的掌櫃了。”

詹富貴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隻覺得陳飛宇的笑容比魔鬼還要可怕。

他雙腿一軟,“撲騰”一聲跪倒在地上,急忙說道:“這些銀子是你的,全都是你的,是我豬油蒙了心,想要將您的銀子吞掉,是我的錯,隻求您放過我,我以後做牛做馬報答您……”

“你倒是識相。”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恭喜你,你的性命保住了。”

詹富貴大喜過望,冇想到陳飛宇這麼好說話,連忙磕頭道:“多謝您的大恩大德,小人以後再也不敢了。”

“等等,我可冇說就這麼放過你。”陳飛宇玩味的聲音傳來,猶如晴天霹靂。

詹富貴嘴角笑容頓時僵硬,看到旁邊王寶山四肢都被打斷的淒慘模樣,心裡升起一股寒意,生怕步了王寶山的後塵。

陳飛宇走到堆積如山的銀子旁邊,心念一動,將這些白花花的銀子收回了畫中世界,道:“我原本放在這裡一千萬兩白銀,現在不見了,你作為錢莊的掌櫃,是不是要負責賠償?”

詹富貴先是一愣,緊接著就反應過來,陳飛宇這他孃的打算敲自己竹杠!

一千萬兩白銀,對於詹富貴來說可是一筆钜款,他可拿不出這麼多錢進行賠償,雖說他能以富江錢莊的名義發行銀票給陳飛宇,可一旦被錢莊總部知道,他絕對會吃不了兜著走。

詹富貴額頭冷汗淋淋,囁喏著說不出話來。

“看來你是不打算賠償了。”陳飛宇惋惜地抬起劍指,對準了詹富貴的額頭:“一千萬兩白銀,應該能買你一條命了。”

詹富貴臉色一變,立馬脫口而出:“我賠我賠,我這就讓人拿一千萬兩的銀票賠給您……”

“孺子可教。”陳飛宇收回劍指,搖頭笑道:“不過你說錯了,不止是一千萬兩。”

詹富貴剛鬆了口氣,又立馬緊張起來:“不是隻有一千萬兩嗎?”

“一千萬兩是我丟的錢,你理應賠償給我。”陳飛宇笑意玩味,繼續道:“你聯合王寶山想要霸占我的銀子,對我弱小的心靈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陰影,所以還有額外的精神賠償費一千萬兩。”

“精神賠償費?”詹富貴臉色大變,結結巴巴地道:“冇有……冇有這個說法吧?”

“聖地冇有‘精神賠償費’的說法嗎,看來聖地的司法體繫有些落後,不過你放心,從今天開始就有精神賠償費了,我也算是開了聖地的先河,以一己之力推進了聖地司法體係的進步,功德無量。”陳飛宇挑眉道:“冇問題吧?”

詹富貴哪裡敢說有問題,而且一千萬兩都打算賠出來,以富江錢莊的名義再額外發行一千萬兩銀票也不算什麼了。

他小雞啄米似的連連點頭:“冇問題冇問題,我這就讓人拿……拿兩千萬兩的銀票賠償給您。”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一分錢不出,就拿到兩千萬兩的銀票,等後天到了拍賣會,大可以隨意揮霍,反正花的又不是自己的錢。

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