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凝神期是武道境界。”潘丹鳳道:“武道修煉一步一個腳印,從下到上分為築基、鍛體、合氣、通幽、宗師、傳奇、先天境界。”

陳飛宇點點頭,潘丹鳳所說的,和世俗界的武道境界一樣。

“那我問你,武道修煉有儘頭嗎?”潘丹鳳質問道。

“冇有儘頭。”陳飛宇搖搖頭,又補充道:“或許武道的儘頭,就是演化宇宙萬物的‘道’。”

“既然武道修煉冇有儘頭,那‘先天’之上,又是什麼境界?”

陳飛宇挑眉道:“凝神期就是先天之上的境界?”

“準確的說,是先天之上的境界之一……”潘丹鳳語出驚人:“先天之上,還有‘凝神’、‘元歸’、‘問玄’、‘通玄’,以及‘無我’五大境界。

而凝神就是‘凝聚神識’之意,修煉到凝神境界的強者,單單施展神識,就能殺敵於無形,遠非一般武者可比。”

“先天境界之上,竟然還有五重境界?”陳飛宇忍不住皺起眉頭,雖然早就知道聖地武道昌隆,遠非世俗界可比,可他聽到潘丹鳳的話後,還是不自禁的露出驚訝的神色。

要知道,在華夏世俗界,“半步先天”就已經是一方霸主的存在,而“先天”強者更是唯有龍靖雲一人而已。

可是華夏聖地中,“先天”境界之上竟然還有五大境界,這未免也太恐怖了。

而且剛剛聽潘丹鳳和她師兄所言,符家的家主符元飛已經到了“凝神初期”境界,實力遠強於“先天強者”,而符家隻是明家下麵小小的附屬家族,那明家本身的實力,又該恐怖到何等程度?而他目前身處明家的勢力範圍之內,萬一被明家的人發現,又會是何等的危險?

陳飛宇一顆心沉了下來,心中充滿了威脅感與緊迫感。

看著陳飛宇震驚的樣子,潘丹鳳咯咯嬌笑道:“怎麼,你被嚇住了?”

陳飛宇這纔回過神來,聳聳肩:“這世上還冇有能嚇住我的東西,不過我的確很驚訝,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潘丹鳳掩於黑紗之下的俏臉撇撇嘴,露出不屑的神色,接著雙眸打量著陳飛宇,腦中靈光一閃,驚奇地道:“你對聖地之中的武道境界不甚瞭解,再加上你身上的奇裝異服,難道你是從世俗界來的?”

聖地和世俗界雖然有結界相隔,但每隔幾年就會有世俗界的人前來聖地訪道修行,所以聖地的人對於世俗界也有一定的耳聞。

陳飛宇不置可否:“多謝你告訴我這些東西,希望下次還有見麵的機會。”

“怕是冇有下次了。”潘丹鳳的話中,有幾分意味深長的味道。

她先前給陳飛宇的酒裡下了劇毒,算算時間,再過一時半刻,毒素就會爆發出來,到時候就算是大羅神仙下凡,也救被了陳飛宇。

所以潘丹鳳才說冇有下次見麵的機會了。

“那可未必,我敢保證,用不了幾天,我們就會再見麵。”陳飛宇的話同樣意味深長:“我是個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的人,你能告知我這些東西,我承你的情,而這份情,現在已經還了,告辭。”

說完之後,他舉起手中酒杯一飲而儘,心念一動,掩於袖口的手中多了一錠銀子,放在桌上當做酒菜錢後,便起身向酒樓外麵走去。

按照陳飛宇的脾氣,潘丹鳳給他下毒,他絕對不可能放過對方。

隻是潘丹鳳又告訴他關於武道境界的事情,雖說陳飛宇隨便在聖地找個人打聽都能知道,但他終究承潘丹鳳的情。

所以陳飛宇不殺潘丹鳳,就是還了潘丹鳳的情。

潘丹鳳哪裡知道其中的原委,聽到陳飛宇的話後,她心中一陣疑惑,等陳飛宇走出酒樓後,她一翻白眼:“神經病。”

酒樓裡其他客人原本打算看一場好戲,冇想到陳飛宇就這麼走了,根本冇發生衝突,紛紛一陣失望。

吳興寧走到潘丹鳳身邊,不滿地問道:“師妹,他聽到了我們的對話,就這麼讓他走了,萬一泄露訊息怎麼辦?”

“他啊……”潘丹鳳攏了下鬢邊的秀髮,笑著道:“他命不久矣,又怎麼可能把訊息泄露出去?”

吳興寧深知自己師妹的手段,立馬知道潘丹鳳給那小子下了毒,一伸大拇指,稱讚道:“不愧是師妹,連為兄我都冇有看出來,這手段就是高。”

潘丹鳳得意而笑,又和吳興寧小聲討論起了後天拍賣會的事情。

卻說陳飛宇離開酒樓後,在鎮子裡找到了一家當地最大的錢莊走了進去。

後天就要開始拍賣會了,有可能會遇到一些奇珍異寶需要搶拍下來,所以陳飛宇得把銀子換成銀票才方便。

“這位客官,您要換取多少銀票?”錢莊小二坐在櫃檯後麵,打量了陳飛宇一眼,眼見陳飛宇穿著奇裝異服,頓時撇撇嘴,又立馬反應過來,擔心被客人看出來,立即端起旁邊的茶杯放到嘴邊掩飾。

陳飛宇不知道聖地的物價水平,萬一換的銀票少了,後天的拍賣會不夠用怎麼辦?

他微微思索後,開口便語出驚人道:“給我換一千萬兩銀票。”

“噗……”的一聲,錢莊小二嘴裡的茶水頓時噴了出來,震驚地道:“你……你……你要換一千萬兩?”

“怎麼,有問題嗎?”陳飛宇挑眉問道,心裡鬆了口氣,看錢莊小二的反應,一千萬兩銀票,就算放在聖地中也是一筆钜款,想來應付後天的拍賣會,應該足夠了。

“冇問題冇問題,可是……”錢莊小二狐疑的打量著陳飛宇:“可是你有那麼多銀兩嗎?”

“冇有的話,我又何必來錢莊?”陳飛宇心念一動,手中已經多了一錠金元寶放在了櫃檯上。

錢莊小二眼睛一亮,立馬拿起來放在嘴邊咬了一口,驚呼道:“竟然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陳飛宇淡淡道:“金銀財寶我多的是,還有問題嗎?”

“冇有冇有。”錢莊小二的態度立馬恭敬了起來,金元寶緊緊的攥在手裡,激動地道:“這麼大額度的銀票,不是我能辦理的,您請來後堂,由我們老闆親自為您辦理。”

陳飛宇點點頭,跟著錢莊小二一起去了後堂,茶水伺候著。

錢莊小二急急忙忙跑到後麵去請老闆,將陳飛宇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錢莊老闆一看金元寶,就知道陳飛宇非同小可,快步來到後堂的門外,透過縫隙悄悄打量著陳飛宇,眼見陳飛宇裝扮怪異,腦中靈光一閃,難道他是從世俗界來的?

一個大膽的想法,在錢莊老闆腦袋裡出現。-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