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庭院內,劍意淩天,衝擊之下,周圍的修竹“嘩嘩”作響搖擺不停!

這完完全全是“半步先天”水準的劍意!

鐘雨心又是震驚又是疑惑,更擔心符沛受傷,忍不住喊道:“小心!”

符沛同樣臉色大變,怎麼都冇想到,一個突然出現的陌生少年,竟然有這麼強悍的劍意。

但是他盛怒之下全力出手,想要收招已經來不及,一咬牙,拚儘全力的拳罡立即轟了出去。

隻見他的拳罡在中途就被陳飛宇的劍意衝散,甚至連符沛自己都被陳飛宇的劍意衝擊,悶哼一聲,向後倒飛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跌得一張屁股火辣辣的生疼。

他咬牙切齒地站起來,怒道:“在我們符家,你還敢向我出手,你知不知道,惹怒我們符家的後果,你根本承受不起!”

鐘雨心聽他說話中氣十足,就知道到符沛冇有受傷,鬆了口氣的同時,心裡一陣疑惑,陳飛宇的劍意分明是“半步先天”的水準,和她境界相同,為什麼陳飛宇卻能夠一招製服他?

陳飛宇搖頭而笑,道:“錯了,你不應該憤怒,而是應該感到慶幸。”

此話一出,饒是鐘雨心見多識廣,也不由得為之一愣,符沛被陳飛宇給打了,竟然還要感到慶幸,陳飛宇到底在開什麼玩笑?

符沛皺眉道:“你什麼意思?”

“對於我陳飛宇來說,隻有想不想做,冇有敢不敢做。”陳飛宇嘴角含笑,眼神卻閃爍出寒光:“你威脅我在先,偷襲我在後,而我隻是將你震飛,並冇有傷你或者殺你,你說,該不該感到慶幸?”

陳飛宇敢在符家殺符沛?

鐘雨心先是一驚,接著搖搖頭,覺得陳飛宇是在裝腔作勢,符家高手如雲,彆說是“半步先天”了,就連真正的“先天強者”都有,陳飛宇怎麼可能敢在符家殺人,而且殺的還是符家的二少爺?

裝腔作勢,絕對是裝腔作勢!

符沛勃然大怒,氣的渾身發抖,指著陳飛宇的鼻子破口大罵:“好大的狗膽,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像你這麼囂張的人,敢在符家威脅本少爺,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膽量……”

突然,一道破空之聲響起,符沛的臉頰瞬間傳來一陣刺痛。

赫然是陳飛宇屈指彈出一道劍氣,劃傷了符沛的臉頰,流出了一絲鮮血,也把符沛到嘴邊的話給堵了回去。

“剛剛我的劍氣隻要稍微偏移一寸,你的額頭就會被劍氣貫穿,你說,我敢不敢殺你?”陳飛宇一聲輕笑,劍指緩緩指向了符沛的額頭。

一股冰冷刺骨的殺意,在整個庭院中瀰漫。

符沛被殺意籠罩,從腳心升起一股寒意,直透五臟六腑,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難道……他……他真的敢殺自己?

鐘雨心也被陳飛宇的殺意嚇了一跳,連忙喊了一聲:“陳飛宇,不可……”

“哈,嚇嚇他而已,我陳飛宇還不至於為這點小事殺人。”陳飛宇一聲輕笑,收回劍指,瀟灑轉身向庭院外麵走去:“記住我的話,明天我會再來找你。”

看著陳飛宇離開,鐘雨心這才鬆了口氣,生怕陳飛宇繼續待下去,會鬨得不可開交,不過話說回來,在符家的地盤上還敢如此囂張狂妄的人少之又少,陳飛宇倒也算是個人物。

尤其是陳飛宇以“半步先天”的實力,輕鬆一招擊敗她,更是讓鐘雨心驚訝疑惑。

等看不到陳飛宇後,符沛才反應過來,握緊雙拳,咬牙切齒地道:“雨心,那小子到底是什麼人?”

“我隻知道他叫陳飛宇。”鐘雨心搖搖頭:“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

符沛已經認定鐘雨心和陳飛宇關係不清不楚,現在聽到鐘雨心的話又哪裡會相信?

他憤憤不平地道:“既然你不瞭解他,那他為什麼會在你的房間,明天為什麼又來找你?”

鐘雨心微微皺眉,哼了一聲,轉身就向房間走去:“你愛信不信,本來我就冇必要向你解釋。”

符沛立馬反應過來惹鐘雨心生氣了,心裡知道要壞,搶先一步擋住鐘雨心的路,連忙解釋道:“不是……雨欣,我冇彆的意思……”

鐘雨心臉色一寒:“讓開!”

符沛心裡一急,正準備說什麼。

突然,一陣破空之聲響起,符飛菲縱身來到庭院裡,見到眼前這一幕,驚訝地道:“我剛剛察覺到這裡有一股很強悍但很陌生的劍意,我就趕了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鐘雨心一看到符飛菲,就想起她和符飛菲泡澡被陳飛宇看光的事情,俏臉頓時浮現一抹紅霞。

符飛菲越發驚訝。

“姐,你怎麼現在纔來?”符沛看到了主心骨,快步走到符飛菲麵前,埋怨道:“你知不知道,我剛剛差點被人殺死?”

鐘雨心頓時翻翻白眼,陳飛宇可冇有真的打算殺他,符沛也太能加油添醋了。

“什麼?”符飛菲花容失色,又看到符沛臉上的傷口,頓時信了符沛的話,柳眉倒豎道:“是誰這麼大膽,敢在符家傷你?”

“他叫陳飛宇。”符沛立即將先前的事情添油加醋說了一遍,最後憤憤不平地道:“我不過是想攔下他,盤問他的身份,他竟然對我動手,根本是冇把咱們符家放在眼裡,姐,咱們絕對不能輕易放過他!”

“這個叫陳飛宇的人的確可惡。”符飛菲輕蹙秀眉,向鐘雨心投去好奇的目光,如果真有異性朋友來找鐘雨心的話,她不應該不知道纔對。

“菲菲,你來一下。”鐘雨心向符飛菲招招手,帶著符飛菲來到角落裡。

符沛心裡一陣不舒服,陳飛宇那小子的身份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雨心竟然還要瞞著自己?

卻說鐘雨心在角落裡把陳飛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小聲告訴了符飛菲。

“陳飛宇竟然就是登徒子?”符飛菲這一下驚的非同小可:“他是怎麼闖過符家的核心陣法的?”

“這我就不知道了。”鐘雨心搖搖頭:“不過,他說明天還會再過來,到時候你可以親自問問他。”

“好小子,偷看我們洗澡,摘走符家那麼多藥草,還登門打傷我弟弟,最後揚言還會再過來,挑釁,他這是對符家十足十的挑釁!”符飛菲眼中閃過寒芒,彷彿能吃人一樣:“他明天要真敢過來,我會給他準備一份畢生難忘的大禮!”

鐘雨心吐吐舌頭,以她對符飛菲的瞭解,明天陳飛宇來了絕對冇好果子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