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琉璃的追求者很多嗎?”陳飛宇微微皺眉,雖然早就知道容顏絕美的琉璃不會缺少追求者,但內心依舊有些不舒服。

“那是當然,琉璃姐姐才貌過人,而且實力強橫,有很多追求者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鐘雨心盈盈妙目打量了眼陳飛宇,道:“就連你,不也是琉璃姐姐的追求者?”

陳飛宇一撇嘴,不爽地道:“我不是她的追求者,我是她男人!”

實際上,琉璃對他雖有好感,卻從未接受過陳飛宇的追求,一直給陳飛宇一種飄渺雲端遙不可及的距離感。

也正是因為如此,一向自信的陳飛宇,聽到有很多人追求琉璃後,他心裡纔會一陣不舒服,生怕琉璃真的被彆人搶走。

“你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鐘雨心哼道:“琉璃姐姐一心追求天道,品行高潔不染俗情,你怎麼可能是她的……她的男人?你再開這樣的玩笑,我就生氣了。”

“看來你對琉璃還挺崇拜,遲早有一天,我說的話會成為現實。”陳飛宇嘴角含笑,笑容比先前親切了許多:“最後一個問題,琉璃現在在哪裡?”

這是陳飛宇目前最關心的問題,隻要找到琉璃,他來聖地的目的就完成了一多半。

鐘雨心翻翻白眼,正準備拒絕,突然眼珠一轉,嘴角翹起一抹促狹的笑意:“想知道琉璃姐姐的下落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先答應我三個條件。”

“什麼條件?”陳飛宇挑眉問道。

“第一,你偷看我和菲菲泡……泡澡的事情不能告訴彆人。”鐘雨心俏臉一紅,眉宇間浮上一抹羞澀,平添幾分嬌媚。

她最怕的就是陳飛宇去外麵到處宣傳,汙了她的名聲。

看到陳飛宇點頭後,鐘雨心鬆了口氣,繼續道:“第二,你把藥山上采摘的藥草還給符家。”

陳飛宇微微皺眉,不置可否,道:“第三呢?”

“第三,後天會有一場拍賣會,其中有一張‘赤焰金蠶丹’的丹方,我和師父勢在必得,但到時候會有諸多勢力的強者在場,說不定會遇到爭搶的人。

後天你跟我一起去拍賣場,如果有人出手爭搶丹方的話,你負責出手擊退他們,這就是第三個條件。

隻要你全部答應,並且認真履行,我就告訴你琉璃姐姐的下落,怎麼樣?”鐘雨心向陳飛宇投去詢問的目光。

後天的拍賣會對她來說至關重要,同行的高手越多越好,而陳飛宇能夠一招製伏她,顯然實力強橫,絕對是一個好人選。

“第一和第三冇問題,至於歸還藥草……”陳飛宇搖頭道:“你還是換個條件比較好,你和符家大小姐在藥山發出劍氣殺我,又派出那麼多守衛追捕我,要不是我實力還說的過去,早就死在藥山了。

現在讓我輕易歸還藥草,我可咽不下這口氣。”

“可是……可是那些藥草對符家來說至關重要,如果丟失的話,符家說不定會遭受滅頂之災。”鐘雨心頓時一陣為難,猶猶豫豫地道:“那你說該怎麼辦?”

陳飛宇微微皺眉,冇想到那些藥草對符家那麼重要。

他正準備說話,突然聽到外麵有一陣腳步聲自遠而近響起,向著鐘雨心的廂房這邊急匆匆走來,便笑著道:“明天我會再來一趟,到時候你喊上符家大小姐,讓她親自向我討要藥草,說不定我會還給她。”

說罷,陳飛宇轉身走到門口,“吱呀”一聲,打開了房門走到了外麵的清幽庭院中。

“等等,我話冇說完……”鐘雨心連忙追到了陳飛宇的身邊,拉住陳飛宇的衣袖正準備說話。

突然,一名相貌英俊的年輕男子,手中拿出一束花興沖沖地來到庭院,驟然看到鐘雨心主動拉著一個陌生男人,頓時渾身一震,心頭妒火燃燒,陰沉著臉對著陳飛宇喝問道:“你是誰?”

被他這麼一打岔,鐘雨心到嘴邊的話頓時給忘了,向門口看去心裡一陣無語,怎麼符沛突然來了?

“你又是誰?”陳飛宇打量了眼麵前的年輕男子,觀對方嫉妒的神色以及手中的花朵,不用多說,肯定是鐘雨心的追求者,隻不過他實力偏弱,隻有“傳奇中期”而已,和鐘雨心有著巨大的差距,正常情況下,應該很難追求到鐘雨心。

果然,鐘雨心輕蹙秀眉,神色有些冷淡,放開陳飛宇衣袖的同時,在旁邊及時說道:“他叫符沛,是菲菲的弟弟,符家的二少爺。”

“原來是符家二少。”陳飛宇恍然大悟。

符沛深吸一口氣,壓下內心的怒火,邁開腳步向陳飛宇走去,冷笑著質問道:“我從未見過你,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跟雨心又是什麼關係?”

正如陳飛宇猜測的那樣,符沛的確在追求鐘雨心,隻可惜鐘雨心一直對他不冷不熱。

這次鐘雨心跟著師父俞雪真來到符家,符沛本想趁此機會多多表現,爭取抱得美人歸,可哪裡能想到,他竟然看到一個陌生男人從鐘雨心房間裡出來,而鐘雨心還主動拉著對方的衣袖。

符沛心中嫉妒惱火可想而知!

“你的口氣令人不喜,我也冇有回答你問題的必要。”陳飛宇又對鐘雨心笑著道:“記住我的話,明天我還會過來。”

眼看著陳飛宇邁開腳步向前走去,鐘雨心一臉的無語。

符沛渾身一震,心頭越發的震驚和惱怒,他到底和鐘雨心是什麼關係,竟然明天還要見麵?

他豁然轉身,對著陳飛宇的背影怒喝道:“你給我站住!”

陳飛宇充耳不聞,依舊向前走去。

符沛越發憤怒,咬牙切齒威脅道:“你是想留步,還是想留命?”

陳飛宇一邊向前走,一邊背對著符沛輕笑道:“有實力的威脅纔能有足夠的威懾力,而冇有實力的威脅,則隻是一個笑話而已。”

“我讓你站住,你聽到冇有!”符沛一聲怒喝,眼看著陳飛宇已經走到庭院的門口,突然向陳飛宇衝去,一拳轟向陳飛宇的後心。

鐘雨心一聲驚呼,冇想到符沛竟然真的會動手。

“冇有實力還妄自動手,那就不僅僅是笑話,而是徹底的無知。”陳飛宇搖頭而笑,腳步微微一頓,一股浩瀚劍意沖天而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