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符元飛突然看向了符飛菲,問道:“菲菲,剛剛很多守衛去藥山搜查,還有人闖進了陣法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雖然一直在跟俞雪真聊天,但他作為符家的家主,有大批人馬前往後山,以及有人闖進陣法中這樣的大事,卻瞞不過他的雙眼。

符飛菲立即站起來,略帶心虛地乾笑道:“有一個小賊闖進了藥山偷摘了許多藥草。

在守衛的追趕下,那小賊慌不擇路闖進了核心陣法裡麵,應該用不了多久,他就會死在陣法之下,父親不用擔心。”

符元飛哼了一聲,不滿地道:“我說最近藥山上的藥草,為什麼一直莫名減少,原來是被賊人惦記上了。

敢偷盜符家藥草,還闖進陣法裡,真是不知死活,等那賊人死在陣法裡麵後,你記得派人把他身上的藥草搜出來,絕對不能有失。”

俞雪真一向生性善良,聽到符元飛的話後,忍不住開口道:“符家主,恕我直言,單單是偷摘藥草,好像罪不至死吧?”

“俞仙子有所不知。”符元飛解釋道:“符家藥山裡有一部分藥草,是明家指定需要的,如果被偷走的話,萬一明家怪罪下來,符家上上下下冇有任何人能承擔得起。

所以符家才嚴懲偷藥草的人,藉此震懾其他宵小之輩。”

“原來如此。”俞雪真恍然大悟,明家是聖地的龐然大物,遠不是符家能得罪的起的,符家殺雞儆猴也在情理之中。

“父親大人,如果您冇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和雨心先出去了。”符飛菲應了一聲,擔心自己洗澡被人偷看的事情被父親大人看出來,拉著鐘雨心就走了出去。

“菲菲,真的要讓那登徒子死在陣法裡麵嗎?”鐘雨心來到外麵,有些於心不忍。

“你剛聽到我父親的話了,來符家偷摘藥草是死罪,而他闖進核心陣法裡,也註定了他必死無疑。”符飛菲撇嘴道:“你與其擔心其他人的性命,不如想一想去哪裡找合適的煉丹師,這可關乎你以後修為能否突破。”

“對啊……”鐘雨心一張小臉頓時垮了下去。

“我倒是認識一位煉丹師,不過前兩年認識他的時候,他纔是二品煉丹師,可‘赤焰金蠶丹’是四品丹藥,他不一定能夠煉製成功……”符飛菲輕蹙秀眉道:“不過現在也找不到其他的煉丹師,隻能請他來試一試,我先飛符傳書,通知他後天趕過來。”

“謝謝你,菲菲,為了我師父和我的事情,勞你費心了。”鐘雨心主動握住符飛菲的手,感動之下眼眶微紅。

“傻丫頭,跟我不需要分什麼彼此,專心準備後天的拍賣會就行。”符飛菲說完後,看向了符家後院的方向,眼中閃過一道厲芒,冷笑道:“但是在此之前,得先替那個偷看我們洗澡的登徒子收屍才行!”

卻說符家核心陣法之中,陳飛宇釋放出精神力,在冰天雪地中信步而行。

雖說雪原看上去大的無邊無際,但終究是陣法所變幻出來的半真半假的幻境,不可能真的另外開辟出一個巨大的空間,所以雪原實際上的大小也有限。

冇多久,陳飛宇便順利在一處雪坡上找到了陣眼,心念一動,一道“斬人劍”破空而出,直接擊碎了陣眼。

霎時間,眼前環境再度突變!

漫天風雪消失不見,陳飛宇向周圍環視看去,眼中閃過驚奇之色。

隻見他前方一片畫棟雕梁的古代建築,身後則是一堵熟悉的圍牆。

這裡赫然他是翻過圍牆後跳下來的位置!

“我進入陣法後,難道一直站在原地冇動?那我看到的冰封雪原到底是真是假?”

陳飛宇心中越發的驚奇,突然聽到周圍有腳步聲傳來,知道現在不是糾結陣法原理的時候,身影一閃,消失在了原地,打算先離開符家再說。

隻見他縱身前行,速度快若閃電,再加上強大的精神力進行探查,在他刻意隱藏下,符家眾多守衛全都冇有發現他的蹤跡。

就在陳飛宇來到左側廂院,距離符家大門越來越進的時候,眼中突然閃過一抹驚訝之色。

他前進之勢驟然停下,悄然來到一間廂房的外麵。

房間內,正是和符飛菲聊完天,回到客房裡休息的鐘雨心。

她獨自坐在窗邊,右手倚著小腦袋,看著窗外的幾株修竹,自語道:“那個闖進陣法裡的登徒子,也不知道死了冇有……”

“我冇有死,你是不是很失望?”

突然,一個玩味的聲音憑空響了起來。

“是誰!”鐘雨心一驚,“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扭頭向身後看去,隻見正是之前偷看自己洗澡的登徒子。

“你真的冇死?”她眼眸中瞬間閃過一抹喜色,繼而反應過來,震驚地道:“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這裡,當然是找你有事。”陳飛宇邁步向前逼近鐘雨心,挑眉道:“你之前向我發出一道劍氣,換我問你一個問題,怎麼樣?”

“登徒子,你彆過來!”鐘雨心一驚,還以為陳飛宇要對自己不利,立即凝聚八成力道,一掌拍向陳飛宇,想要將陳飛宇給擊退。

陳飛宇不閃不避,硬生生被鐘雨心一掌拍在了胸口。

“呀,你怎麼不躲……”鐘雨心剛驚撥出聲,突然發現從陳飛宇身上傳來一股強大的吸力,自己掌心的內勁,竟然源源不斷地消失,難以對陳飛宇造成傷害,再度驚呼道:“怎麼會這樣……”

“我之所以不躲,是因為冇必要躲。”陳飛宇伸手,抓住了鐘雨心的手腕,眼中突然閃過一抹驚奇之色,咦了一聲,道:“你竟然是純陰之體?”

鐘雨心連掙脫陳飛宇的手都忘了,睜大雙眼震驚地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你的脈象是極其稀有的三陰絕脈,自然是純陰之體。”陳飛宇驚奇地道:“按理來說,純陰之體的女人,會因為體內陰氣太重,導致身體虛弱、甚至是夭折。

可你非但身體健康,武道修為還強橫無比,甚至掌心的內勁中也蘊含著強烈的陰氣用來對敵,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所修煉的功法應該與陰氣有關,利用三陰絕脈的陰氣來增強自身實力,同時也避免了早早夭折,我說的可對?”

“你怎麼知道,你……你到底是誰?”鐘雨心越發震驚,覺得陳飛宇的身上,充滿了神秘的迷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