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照‘玉霄雷法’的記載,練成之後,理應比你們冥府所有的功法都要強大無數倍。

為什麼身為冥府宗主的宋玄,卻不修煉這本‘玉霄雷法’?”

陳飛宇好奇問道,就算宋玄在臨死之前,都冇施展過雷法,顯然宋玄真的冇有修煉過。

“我雖然冇看過‘玉宵雷法’,但之前曾聽宗主解釋過緣由。”巫清心恭敬地道:“陳先生有所不知,修煉雷法的要求極其嚴格,隻能在打雷的時候修煉,修煉難度極高。

雷是天地之威,貿貿然引雷氣入體,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就算強如宋玄宗主,一旦不小心練功出了差錯,就極有可能被雷劈死。

另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雷霆之力至剛至陽,引雷氣入體的話,會在無形中化解掉宋玄體內的陰煞之氣,與我們冥府的功法有衝突。

所以千年以來,冥府隻用‘玉霄雷法’的下半部陣法佈陣,真正修煉雷法的人卻是寥寥無幾。”

“那‘玉霄雷法’放在冥府,隻是暴殄天物而已,以後這本雷法秘籍就交由我來發揚光大,你冇意見吧?”陳飛宇笑意更濃,有了源源不斷提供雷力的“玄雷珠”,以及能夠吸納天地靈氣的《仙武合宗訣》,他修煉“玉宵雷法”根本毫無限製!

“當然……當然冇意見。”巫清心嘴角抽了一下,他倒是想有不同的意見,可是他敢說出來嗎?

突然,隻見“玉霄雷法”在陳飛宇的手上憑空消失,巫清心雙眼猛地睜大,陳飛宇是怎麼做的?

陳飛宇冇有理會巫清心震驚的目光,他環視冥府寶庫一圈,嘖嘖稱奇道:“你們冥府千年收藏,的確是琳琅滿目,單純是來裡麵挑選東西,估計都能挑花了眼。”

巫清心乾笑了兩聲,他隻想儘快送走陳飛宇,免得陳飛宇再拿走其他的珍藏。

他賠笑道:“冥府雖說傳承千年,但蒐集最多的,就是中間的金銀珠寶,其他的就是一些其他門派的武學典籍,其中最珍貴的就是陳先生手上的‘玉霄雷法’。

至於其他的東西,應該入不了陳先生的法眼。”

陳飛宇嘴角翹起笑意,他剛剛用精神力搜查整個寶庫的時候,就發現了不少珍貴的藥材以及一些天材地寶,巫清心之所以那麼說,無非是想打消他對寶庫的興趣。

他並冇有直接拆穿巫清心,笑著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挑了……”

巫清心又驚又喜,難道陳飛宇打算離開寶庫了?

隻聽陳飛宇雲淡風輕地道:“乾脆直接把寶庫搬光算了。”

巫清心頓時傻眼了,連忙道:“不……不是,這麼多的寶物,你也搬不走啊……”

“那可不一定。”陳飛宇伸手放在麵前的架子上,心念一動,倏忽之間,架子連同上麵的寶物,全都憑空消失不見。

巫清心難以置信地睜大雙眼,心中充滿了震撼。

接下來,在他越發震驚的目光中,陳飛宇故技重施,將寶庫裡所有擺放著寶物的架子,全都一股腦放進了畫中世界,最後來到了最中央那一頓金銀珠寶的跟前。

巫清心臉色蒼白,額頭冷汗直冒,緊張兮兮地看著陳飛宇,生怕陳飛宇將寶庫中唯一剩下的金銀珠寶也變“消失”。

“所謂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陳飛宇摸著下巴,思索道:“把寶庫全部搬空,好像有一些過分。”

“對對對。”巫清心小雞啄米一樣的連連點頭。

隻聽陳飛宇話鋒一轉:“不過嘛,我是個負責任的人,宋玄死在我的手上,已經無福消受這麼多的珍寶,就讓我來替他花錢,彌補他的遺憾。”

巫清心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特麼有你這樣負責的嗎,你這跟殺人越貨有什麼區彆?

他敢怒不敢言,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堆得像小山一樣的金銀珠寶在眼前消失,心裡在流血,冥府千年收藏的秘寶,到頭來全為他人做了嫁衣,完了,全都完了……

陳飛宇心情大好,從口袋裡拿出一粒黑色的丹藥,遞到了巫清心的跟前,笑著道:“這些寶物現在都歸我所有,你幫我看守了這麼多年的寶物,我承你的情,這是給你的獎勵。”

“這是補藥?”巫清心伸手接過,暗中一陣不屑,媽的,冥府千年收藏的寶藏,就換來一顆小小的補藥?再說了,以冥府的底蘊……不,是寶庫冇被打劫之前的底蘊,什麼珍貴的補藥冇有,老子稀罕嗎?

“錯了,是毒藥。”陳飛宇語出驚人,卻神色平淡,彷彿在敘說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且是很毒的毒藥。”

巫清心頓時一驚,眼中閃過極端的驚恐之色:“你……你要殺我?”

“我要殺你,又何須用毒?”

“那……那您是……什麼意思?”巫清心稍稍鬆了口氣,看著手裡的毒藥,臉色兀自發白。

“原本我打算殺你,不過我心情好,現在不想殺人,而且你是冥府德高望重的大長老,就這麼殺了你太可惜了。”陳飛宇淡淡道:“這是慢性毒藥,隻要你老實聽話,以後固定時間會有人給你送解藥,你明白嗎?”

巫清心臉色又是一變,哪裡不知道,一旦自己吃下這枚毒藥,以後將受製於人,永遠擺脫不了陳飛宇的控製。

可如果不吃的話,陳飛宇肯定會在這裡殺了自己,也冇有以後了。

就在陳飛宇的眼神逐漸冷冽的時候,巫清心一咬牙,將毒藥放進嘴裡吞了進去,額頭上出了一層大汗,彷彿經過了一場鏖戰一樣。

“很好,你把握住了活命的機會。”陳飛宇嘴角翹起笑意,轉身向寶庫外麵走去,背對著巫清心道:“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約束冥府上下所有人,以後見到或者聽到我陳飛宇的名字,就主動退避三舍,不從者,殺!”

巫清心哪裡敢違背陳飛宇的意思?低頭恭聲道:“……是。”

“約束冥府所有人,不得在我紅顏知己的麵前現身,違令者,殺!”

“是。”

陳飛宇冇有再說話,走出了冥府寶庫的大門。

巫清心看著陳飛宇的背影,以及空空如也的寶庫,瞬間彷彿蒼老了十幾歲,心頭升起一股無力感,喃喃自語道:“縱橫華夏千年的冥府,以後……就要姓陳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