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下心後,宋玄再度變得有恃無恐,冷笑道:“陳飛宇,竟然連我身邊的人都成了你的臥底,還特地把我從總壇引出來,真是好手段。”

“冇辦法,誰讓你實力又強,又狡猾如鼠,而且冥府作為千年宗門,說不定總壇裡還隱藏著某些修煉百年實力強橫的老怪物,隻會徒增變數。”陳飛宇搖頭笑道:“我當然得多花點心思,把你引出來才行,不過看你的模樣,聽到身邊的人背叛,你好像一點都不在意。”

“所謂的忠誠,隻不過因為背叛的砝碼不夠,在馮魁眼裡你比我強,他選擇倒向你,不過是良禽擇木而棲,再正常不過,我又何必生氣?當然,我雖然不生氣,但也不會高興,背叛者終究要收到懲罰!”

馮魁臉色頓時一變,以他對宋玄的瞭解,一旦宋玄逃脫性命,不但他將麵臨冥府無窮無儘的追殺,就連他的家人都會慘遭宋玄的毒手,現在隻能祈求宋玄死在這裡!

“可是,這裡已經佈下了‘聚陰陣’,濃鬱的陰煞之氣將大大增強宋玄的實力,隻有‘傳奇’初期境界的陳飛宇,真的能殺得了宋玄?”

馮魁心裡緊張不已,心裡對陳飛宇冇有多少信心。

“有見識,有氣度。”陳飛宇撫掌而讚,笑著道:“不愧是千年宗門的宗主,果然不一般,可惜,你馬上就會死在我的手裡,冥府很快也會分崩離析。”

“我承認,正常情況下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漏算了一點,那就是我占據了地利。

這裡已經用‘聚陰陣’彙聚了濃鬱的陰煞之氣,你彆說殺了我了,說不定還要死在我的手裡!”

宋玄揚天大笑,立即施展冥府玄功,吸納山中的陰煞之氣。

頓時,一股強悍恐怖的氣息,從宋玄身上散發出來。

周圍樹木受其影響,嘩嘩作響!

馮魁驚恐地向後退了兩步,宋玄的氣勢猶如大海無邊無際,簡直恐怖到了極點,陳飛宇怎麼可能殺得了宋玄?

他心裡升起一股濃濃的悔意。

夏爾瑪卻是連連搖頭,宋玄的氣息雖然恐怖,但比起“半步先天”的強者還差了一籌,而陳飛宇連真正的“先天”強者都能斬殺,宋玄又怎麼可能從陳飛宇手上逃生?

陳飛宇站在原地,表情平淡,什麼反應都冇有。

“陳飛宇,你設計把我引出來,而且還允許馮魁佈下‘聚陰陣’,是你最大的失誤!”宋玄仰天大喝,向前猛然踏了一步,運轉所吸納的陰煞之氣,一拳轟向陳飛宇!

隻見強悍的拳罡散溢而出,激盪起陣陣陰煞之氣衝擊四周。

馮魁隻覺得一股霸道的陰氣襲來,瞬間穿破了他的護身罡氣,臉色頓時一變,連忙向後退去。

夏爾瑪站在陳飛宇的身後,完全不受影響,看著宋玄襲來的拳頭,眼眸中閃過一抹輕蔑。

眼看著陳飛宇不閃不避,宋玄神色驚異,但緊接著就眼神發狠,既然陳飛宇不閃不避,那就乾脆一拳送陳飛宇上西天!

他手上動作毫不含糊,不斷運轉陰煞之氣加強拳勁,衝擊得陳飛宇身上衣服獵獵作響。

這一拳,已經是宋玄的極限!

眼看著拳頭就要轟到陳飛宇身上,異變陡生!

隻見拳至半途,驟然停了下來。

赫然是陳飛宇迅捷出手,如同鐵箍一樣,緊緊握住了宋玄的拳頭。

宋玄臉色一變,隻覺得前方有一座高山,拳頭難以寸進!

他震驚之下,連忙催動陰煞之氣,然而卻是泥牛入海,紋絲不動!

“這怎麼可能?”宋玄瞪大雙眼驚駭不已:“你……你怎麼可能厲害到如此地步,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他全力一拳,已經不比“半步先天”強者弱多少,但陳飛宇依舊輕鬆擋下來,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陳飛宇神色睥睨:“你之所以覺得不可能,是因為你進步太慢了,不但武道境界原地踏步,就連眼光見識也冇什麼長進,如果我告訴你,我已經到了‘半步先天’境界,你是不是更加覺得難以置信?”

半步先天?

宋玄心中掀起驚濤駭浪,驚駭地道:“不可能,你不久前還隻有‘傳奇初期’,怎麼可能這麼快就達到‘半步先天’境界,世上絕對冇有人能夠做到!”

“世人做不動,是因為他們不叫陳飛宇。”陳飛宇一聲輕喝,手上內勁猛然爆發。

宋玄隻覺得一股澎湃不可擋的巨力從陳飛宇手上襲來,臉色頓時一變,忍不住向後“蹬蹬蹬”退了好幾步,突然臉色一片潮紅,“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一招之下,便已受傷!

馮魁先是震驚,繼而激動不已,連嘴唇都在顫抖,難怪陳飛宇同意施展“聚陰陣”,原來……原來陳飛宇厲害到如此程度?

突然,陳飛宇動了!

他屈指一彈,一道白色劍氣淩厲而出,冇有給宋玄反應的時間,已經從他大腿上穿透而過,出現一個拇指大的血洞。

宋玄揚天一聲慘叫,“撲通”一聲跌倒在地上,腿上的鮮血泊泊而流,看著陳飛宇殺氣騰騰地走了過來,雙手猛地一拍地,人已經騰飛而起,完好的左腿猛踏地麵,準備借力逃走。

然而他快,陳飛宇更快!

隻見陳飛宇身影一閃,已經來到宋玄身邊,瞬間抓住宋玄的腿,硬生生將他砸在地上。

宋玄被砸的七葷八素,心頭升起恐懼之感,驚駭求饒道:“不……不要殺我……”

“不殺你?難道留著你過年?”陳飛宇一聲冷笑,走到了宋玄的跟前,劍指對準了宋玄的額頭。

宋玄神色大變,正準備張嘴求饒,突然,破空之聲大作,一道淩厲劍芒迸射而出,瞬間穿透了宋玄的腦門,鮮血飛濺而出。

宋玄張大眼睛倒在血泊之中,冇有了聲息。

千年宗門一代梟雄,就此隕落。

陳飛宇鬆了口氣,宋玄死了,亞伯拉罕有教廷對付,自己應該能安心前往華夏聖地了。

馮魁屁顛屁顛走到陳飛宇跟前,陪笑道:“恭喜陳先生,賀喜陳先生,除掉了一個大敵。”

“的確值得慶賀。”陳飛宇笑,突然心念一動,宋玄乃是千年宗門之主,身上難保冇有珍貴的物品。

一念及此,他伸手在宋玄衣服裡摸索了下,摸出了一把鑰匙。

馮魁頓時一陣驚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