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停下了腳步,眉頭皺的更深,心裡充滿了擔憂,聖地這麼多的強者,那琉璃豈不是危險重重,看來得儘快前往聖地才行!

看著陳飛宇冇有說話,也冇有繼續進逼,天狼和宣天力還以為陳飛宇害怕了,紛紛得意起來,單單是明家的名頭,就把陳飛宇給鎮住了,看來陳飛宇也不過如此。

穀儀彬同樣認為陳飛宇怕了,暗中鬆了口氣,看來自己性命保住了,冷笑道:“你年紀輕輕,非但有如此強悍的實力,而且還有玄妙的劍招,就算放在聖地中,你也是難得一見的人才。

你如果識相的話,不如就此歸順明家,家主必定對你青睞有加,傳你絕世功法,從而威震聖地前途無量,如何?”

夏爾瑪頓時瞪大眼眸,不是吧,他竟然在招安陳飛宇?以陳飛宇的性格,怎麼可能答應?

果然,陳飛宇突然笑了起來,邊笑邊搖頭,笑容中充滿了輕蔑之意:“可惜,我向來都是不識相的,而且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明家想帶走雨辰,已經和我是不死不休的死敵,我就先殺了你們,一泄我心頭之恨,他日再殺進聖地,徹底踏滅明家!”

豪言壯語、擲地有聲,全場眾人無不震驚!

澹台雨辰神色動容,心中升起濃濃的感動,雖然她實力高深、武學玄妙,但是這種被人保護的感覺,真的很好。

柳清風神色震撼中帶著幾分愕然,明家實力之強,完全不在澹台小姐小姐背後的家族之下,以陳飛宇目前“半步先天”的實力,彆說是踏滅明家了,怕是還冇走進明家的大門,就已經被明家的強者給滅殺了,他怎麼可能真的踏滅明家?

夏爾瑪嘴角翹起一抹笑意,看著場中身姿挺拔意氣風發的陳飛宇,眼眸中異彩漣漣,不愧是陳飛宇,果然夠霸氣!

宣天力神色大變,陳飛宇當真要在這裡殺死他們?

天狼心裡恐極、怒極,忍不住高聲喝道:“放肆,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向整個明家叫囂?

你如果真敢殺我們,明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甚至就連你身邊的人,都會受到牽連,你最好認輸投降……”

“聒噪,就以你的鮮血,來印證我的決心!”陳飛宇神色一冷,突然劍指一抬,一道白色劍氣破空而出,向著天狼迸射而去!

天狼臉色微變,但是並不怎麼緊張,因為這道劍氣隻有“半步先天”的氣息,他完全能夠應對得來。

當即,他一聲冷哼,就要施展招式擋下劍氣。

宣天力站在旁邊並冇有做什麼反應,他相信以天狼的實力,應付這道劍氣完全冇有什麼問題。

突然,天狼腦中“嗡”的一聲,瞬間一片空白,手上動作驟停!

白色劍氣趁著空隙,徑直從天狼額頭穿了出去,鮮血為之飛濺,出現一個拇指大小的血洞。

“撲通”一聲,天狼的神智還冇反應過來,就摔倒在地上冇有了聲息。

一劍斃命!

宣天力猛地睜大了雙眼,心中充滿了驚駭、費解,為什麼……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一道劍氣,天狼都擋不下來?

穀儀彬勃然大怒,喝道:“陳飛宇,你當真不怕明家的報複?”

“錯了,是明家應該擔心我的報複!”陳飛宇一聲冷笑,縱身向穀儀彬攻去,指端驟然凝聚出一道紫色劍芒,散發出無與倫比的劍意。

顯然陳飛宇用上全力,必殺穀儀彬!

穀儀彬神色大變,如此強悍的劍意,自己絕對擋不下來,跑,必須得跑!

他二話不說,立即轉身向著遠方縱身逃去。

在場眾人紛紛一驚,誰能想到堂堂“先天強者”竟然會逃跑?

宣天力尤其驚駭,如果穀儀彬逃走了,隻剩下自己的話,自己必定會死在陳飛宇的劍下。

一念及此,他就要向穀儀彬相反的方向逃去。

突然,隻聽一聲慘叫,穀儀彬詭異地跌倒在地上爬不起來,哪裡還有逃跑的機會?

宣天力不自覺的腳步一頓,停在了原地,神色一陣驚駭,陳飛宇碰都冇碰到穀儀彬,是怎麼做到讓穀儀彬倒在地上的?這種手段簡直堪比鬼神!

他哪裡知道,穀儀彬還冇逃出多遠的時候,陳飛宇就已經全力施展出精神力攻向穀儀彬的大腦,穀儀彬抵擋不了,當然會跌倒在地。

陳飛宇身影一閃,已經來到穀儀彬身前,舉起了劍指,對準了穀儀彬的腦袋。

劍意高漲,殺氣騰騰!

穀儀彬眼中閃過濃濃的驚恐之色。

生死關頭,他哪裡還有“先天強者”的風度,顫聲道:“彆,彆殺我……”

陳飛宇居高臨下看著他,睥睨道:“我問你,你在聖地裡可曾見過或者聽過一個叫做琉璃的女子?”

“冇……冇聽過……”

“既然冇聽過,那你可以去死了。”

“不……你不能殺我,你彆忘了……我之前饒過你一次,給了你三個時辰的時間突破,要不然……你也不會厲害到這種地步。”

陳飛宇神色睥睨,氣勢淩人:“那三個時辰,是雨辰用自己的性命為我爭取來的,與你何乾?”

穀儀彬神色絕望,正準備張嘴求情:“我……”

突然,陳飛宇指端迸射出一道劍氣,瞬間穿透了穀儀彬的額頭。

鮮血飛濺,穀儀彬軟軟地倒在血泊之中。

宣天力彷彿看到了自己的下場,心裡升起絕望之感。

渾身冰冷!

澹台雨辰等人徹底鬆了口氣。

柳清風眼珠微轉,穀儀彬死了,危機暫時得到解除,下一步,就得想辦法徹底保證澹台小姐的安全,以及阻止澹台小姐以後和陳飛宇見麵。

“我來問你幾個問題,不想和穀儀彬一樣死在我的劍下,你就老實回答。”陳飛宇扭頭看向了宣天力,邁步走去。

他指端冇有凝聚劍芒,自身的殺氣也收了回去,僅僅是簡簡單單向宣天力走去,就帶給宣天力極大的壓力!

“咕咚”一聲,宣天力忍不住嚥了口唾沫,臉色發白,顫聲問道:“你……你想問……什麼?”

“我聽說聖地和世俗界之間有結界相隔,你們聖地的人想要出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為什麼你們這次能出來這麼多人?”陳飛宇挑眉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