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場中,人數雖多,但是啞口無言,都被陳飛宇和雲振雄誇張的打鬥方式震住了。

“陳飛宇竟然這麼厲害?”裴靈慧驚訝不已,緊接著,她就緊緊皺起眉頭。

“雲叔可是宗師中期的超級強者,一向南征北戰,在玉雲省所向披靡,想不到,麵對雲叔叔強橫無匹的掌勁,陳飛宇竟然絲毫不落下風,可惡!”

裴靈慧緊緊握著拳頭,雖然紛紛不平,但是神色間,更多的是震驚。

雲振興輕飄飄落於地上,打量著不遠處的陳飛宇,眼中有欣賞之色,讚歎道:“不虧是大名鼎鼎的陳先生,實力果然不同凡響。你年紀輕輕,就有如此的實力,資質之佳,絕對是我生平僅見,如果再讓你多修練幾年,到時候隻怕連雲某人都不是你的對手了。”

陳飛宇立於原地,雙手懶散的插在褲兜裡,挑眉玩味地問道:“你的意思是,你現在就能勝過我了?”

“那是自然,雖然要費一些時間與功夫,但要勝過你,絕無任何問題,陳飛宇,你輸就輸在太年輕了,這將是你今日的敗亡之因!”雲振雄揹負雙手,神色堅定而傲然,彷彿打敗陳飛宇,在他看來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一樣。

裴靈慧鬆了口氣,嘴角翹起一絲複仇的笑意,喃喃自語道:“雲叔叔從來不說大話,他既然擲下豪言,就絕對有充足的把握,陳飛宇,你就受死了!”

不同於裴靈慧的得意,秦澹雅、喻月華與荊宏偉等人,都露出了擔憂之色。

“哈。真能吹牛逼,你可知道,有實力的吹逼,才叫牛逼,而冇有實力的吹逼,隻是傻逼?”陳飛宇搖頭失笑,突然眼神一凜,說道:“現在,我就用現實讓你清楚,你在我眼中,其實就是一傻逼!”

說罷,陳飛宇突然腳下點地,人已經猶如離弦之箭,朝雲振雄欺身而進,速度之快,在秦澹雅、裴靈慧等人的眼中,隻能看到空中留下一道道殘影,不由得紛紛驚呼一聲。

幾乎就是在瞬間,陳飛宇已經如同風馳電掣般,來到雲振雄的身前,同時右手握拳,朝雲振雄心窩打去。

拳勢看上去輕飄飄的,但其實有萬斤巨力,要是打在普通人身上,絕對會被轟成渣!

雲振雄畢竟是成名多年的宗師級強者,立於原地不閃不避,不急不亂,冷笑一聲,左掌突然抵在身前,掌心洶湧巨力含而不發,打算和陳飛宇來個硬拚硬,以自己三十多年精純的功力取勝。

“陳飛宇,我說過你太年輕了,就算你也是宗師強者,但是畢竟年齡差距在這裡擺著,你怎麼可能是我三十多年精純童子功的對手?年輕,實在是太年輕了。”

雲振雄心裡冷笑一聲,手掌已經包裹住了陳飛宇的拳頭,洶湧的掌勁,正準備噴湧而出,突然,掌勁接觸到陳飛宇的拳頭,彷彿泥牛入海,消散於無形。

“這怎麼可能?”

雲振雄驚駭不已,心知不妙,正準備翻身而退。

突然,陳飛宇嘴角冷笑,直接躍起飛踢,狠狠踹在雲振雄臉上,天藍色拖鞋直接和雲振雄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雲振雄悶哼一聲,連連後退,向後退了七八步,方纔停下來。

眾人驚呼,不同的是,秦澹雅等人是驚喜雀躍,而裴靈慧則是震驚。

陳飛宇嗤笑一聲,神色輕蔑,道:“看到了冇,傻逼。”

“噗嗤”一聲,秦澹雅掩嘴笑了起來。

雲振雄猛地抬起頭,神色憤怒,臉頰上已經臟了一大片,烏漆嘛黑的,十分滑稽。

不過,雲振雄不虧是成名多年的宗師強者,氣度心性都是高人一等,深吸一口氣,很快就強壓下了內心的憤怒,皺眉道:“看來,我的確是小瞧你了,你的拳法的確奧妙,但是,依然不是雲某人的對手。”

“錯,你不但小瞧了我,更高估了你自己,我會讓你深刻的認清這一點。”陳飛宇戰意高漲,清嘯一聲,突然,再度朝雲振雄而去,眼神凜冽,以指代劍,非但招式精妙,而且指端劍氣縱橫肆虐,招招直取雲振雄要害。

雲振雄心知陳飛宇是大敵,不再托大,全力和陳飛宇戰鬥,雙掌掌勁之雄厚,彷彿風起雲湧,掌風過處,塵土飛揚!

幾乎是瞬間,兩人便纏鬥在一起,戰況之激烈,令周圍所有人瞠目結舌。

陳飛宇淩厲的劍氣,與雲振雄的渾厚掌勁,不時的交織對抗,爆發出轟隆隆的響聲,地麵更是坑坑窪窪,滿目瘡痍,就連遠在十幾米之外的三層彆墅,再也承受不住這股強橫的氣勢,突然”轟隆隆”一聲,坍塌了。

眾人震驚失色,雖然距離較遠,但同樣能感受到罡風撲麵,秦澹雅和喻月華等女更是秀髮飛舞,颳得臉麵生疼。

很快,隨著陳飛宇和雲振雄兩人激鬥的不斷加劇,劍氣與掌勁所籠罩的氛圍也越來越廣,眾人迫不得已,感覺再在原地待下去,遲早會被這陣罡風颳的粉身碎骨,心神驚駭之下,紛紛向後麵退去,甚至一退再退,直到又退出十多米,脫離劍氣罡風籠罩的範圍,這才紛紛鬆了口氣。

不過眾人心中震駭之意絲毫不減,喻月華更是震驚的張大嘴,一雙小手,已經情不自禁的緊緊抓住了秦澹雅,手心全是冷汗都毫無所覺。

“好強,雲振雄不虧是玉雲省數得著的宗師強者,這比陳先生和仇劍清於望江樓劍決的時候,場麵還要激烈的多,不管是陳先生還是雲振雄,這兩個人都太可怕了,如果對付普通人,隻怕一念就能決定彆人的生死。”荊宏偉額頭佈滿冷汗,眼中充滿驚駭。

場中,激烈的戰鬥依然在持續,而且漸漸臻於白熱化。

陳飛宇右手握拳,無極拳法精妙絕倫,連消帶打,拳納陰陽,返歸鴻蒙,無論雲振雄掌勁多麼雄厚,都能化解於無形,堪稱最強的防禦手段。

同時,陳飛宇左手捏著劍訣,他本就是劍道宗師,劍法淩厲精妙,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劍氣更是時不時噴湧而出,招招直取雲振興的要害之處,給雲振雄帶來巨大的威脅。

一拳一劍,一守一攻,堪稱最可怕,也最完美的對戰技巧!

反觀雲振雄,雖然號稱“雙掌無敵”,但是,麵對陳飛宇能化消內勁的“無極拳”,處處被剋製,原本強橫無匹的掌勁,毫無施展之處,心裡早就憋著一口氣,臉色漲的通紅,再加上時不時的劍氣襲擊而來,更是讓他手忙腳亂,連連向後倒退,哇哇大叫,狼狽不堪。

一時之間,陳飛宇已經把雲振雄給壓製了下去,完全占據了上風。

可以說,這一場激烈的比試,勝負已定!

“這……這怎麼可能,一向戰無不勝的雲叔叔,竟然被壓製住了,陳飛宇怎麼會這麼厲害?”裴靈慧喃喃自語,彷彿是難以置信。

“不虧是陳先生,連玉雲省絕頂強者雲振雄都給壓製住了,此戰過後,當保長臨省地下時間10年太平無事!”荊宏偉驚喜不已,緊握雙拳,興奮的臉色都變紅了。

突然,隻聽“嗤”一聲,破空之聲大作,一道白色透明劍氣,突然從陳飛宇指端激烈而出,雲振雄急忙躲閃,但還是閃避不及,劍氣從麵側而過,瞬間,在臉頰上留下一道傷口,鮮血瞬間流淌下來。

“呀!”

裴靈慧驚呼一聲,又是震驚又是擔憂。

雲振雄神色大怒,大喝一聲,頭髮根根豎起,彷彿鬥誌高昂的凶猛獅子,運用全力,雙掌疊加,又是一擊劈空掌,猛然朝陳飛宇淩空劈去。

強烈的掌勁,彷彿宛若實質,掌勁所過之處,地麵上頓時出現一道深溝。

眾人神色再度驚駭,秦澹也更是擔憂不已。

陳飛宇被洶湧的勁風撲麵,微微皺眉,自思雲振雄這一掌太過霸道,以自己的修為,運用“無極拳”的話,不一定能全部接下。

為了保險起見,陳飛宇腳下點地,隻能先向旁邊躲了過去。

這一掌,為雲振興贏得一絲放鬆之機。

他神色憤怒、震驚、疑惑,沉聲道:“陳飛宇,你的確很強,強的超出了我的意料。”

陳飛宇淡然而笑,說道:“如果我手中有劍,你早就被我斬與劍下。”

雲振雄突然沉默了,通過剛剛的對戰,他知道,陳飛宇說的,絕對是真的。

如果陳飛宇手中有劍,他早已身亡!

裴靈慧更是震驚,怎麼都想不到,年紀輕輕,甚至比她還要小幾歲的陳飛宇,實力竟然會可怕到這種地步。

月色下,雲振雄平複下內心的驚濤駭浪,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我承認,你的實力在我之上,但是,我並非冇有勝你的機會。”

“哦?”陳飛宇好奇驚訝,他知道,以雲振雄的氣度,絕對不會無的放矢。

很快,隻見雲振雄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白色的水晶圓球,裡麵隱隱的光芒流轉。

更加奇怪的是,他拿出這顆白色球體放在掌心後,天上如水月色灑下一束光芒,照耀在白色球體之上。

月華如水,光芒流轉!

眾人驚訝不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