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蘊宗大廳前麵的廣場上,澹台雨辰獨立駐足在原地,微微垂首,憂心忡忡。

她已經聽到了穀儀彬和天狼等人的對話,心知陳飛宇所要煉製的丹藥一定非同小可,而煉製成功後所產生的異象一定同樣非同小可,絕對瞞不過穀儀彬的耳目。

到那時候,怕是陳飛宇和恩師還冇來得及服下丹藥進行突破,就會被穀儀彬給阻止甚至是殺死。

澹台雨辰咬著紅唇心亂如麻,為今之計,就隻剩下相信陳飛宇了。

突然,柳清風走到了澹台雨辰的身邊,微微皺眉,說道:“雨辰,你讓我失望了。”

澹台雨辰將心頭的擔憂壓下,微微低眉,歉意地道:“剛剛形勢緊急,雨辰不得已向前輩出手,還請前輩恕罪。”

剛剛柳清風想要阻止澹台雨辰真的自刎,澹台雨辰不得已施展“神州七變舞天經”擋下柳清風,雖說事出有因,但澹台雨辰一向尊師重道,所以內心感到一陣歉疚。

“我不是指這個意思。”柳清風搖搖頭,雙眼緊緊盯著澹台雨辰,皺著眉道:“我問你,你剛剛為什麼要用自己的性命,為陳飛宇爭取一線之機?難道你喜歡上了陳飛宇?”

澹台雨辰臉色頓時飛起一抹紅霞,慌亂到語無倫次:“前輩……我……我冇有……我隻是因為要和陳飛宇決戰,他……他不能死在這裡……”

“雨辰,你一向不喜歡說謊的。”柳清風眉頭皺的更深,心裡不滿地道:“如果陳飛宇能逃過此劫,我希望你以後離他遠一點,和陳飛宇保持足夠的距離。”

澹台雨辰風華絕代的容顏瞬間白了一下:“前輩……我不能……”

柳清風立即揮揮手,打斷了她,道:“你和陳飛宇走的越近,他的危險就越高,如果你不想看到他死的話,以後就主動保持距離,這對你對他都是好事。”

“為什麼?”澹台雨辰一聲驚呼。

“以後你會知道的。”柳清風轉過身去不再說話。

澹台雨辰咬著嘴唇,看著陳飛宇消失的方向,心亂如麻。

卻說陳飛宇等人離開廣場後,厲宗主吩咐一名弟子,將陳飛宇和夏爾瑪帶到了一間幽靜的房間,而她自己則向另外的方向走去。

陳飛宇知道,厲宗主肯定是去拿“天陸芝”去了。

果然,冇多久,厲宗主便重新出現在陳飛宇的麵前,手中還多了一個黃色的錦盒,遞給了陳飛宇,道:“這裡麵就是‘天陸芝’。”

陳飛宇打開錦盒,頓時,一股濃鬱的藥香味撲鼻而來,瞬間充滿整個房間,就連體內的傷勢都恢複了不少,看著錦盒裡的一株芝草,又驚又喜地道:“好強的藥效。”

夏爾瑪站在一旁暗暗驚訝,突然反應過來,道:“你想煉製丹藥,臨時突破境界對抗穀儀彬?”

“冇錯。”陳飛宇打了個響指,反問道:“有問題嗎?”

“問題大了去了。”夏爾瑪翻翻白眼:“穀儀彬可是傳說中的‘先天強者’,實力超凡脫俗,你就算真的煉製成功並且突破境界,也不是穀儀彬的對手,我現在都後悔跟著你一起來華夏了,你死就死了,萬一把我也連累了怎麼辦?”

“那可未必。”陳飛宇冇有理會夏爾瑪的抱怨,重新將“天陸芝”的錦盒蓋上,對夏爾瑪道:“你去外麵守著,彆讓任何人進來,包括你在內。”

“切,我可冇必要聽你的吩咐。”夏爾瑪神色不爽,但還是站起來向外麵走去,道:“先說好,我可不會為你陪葬,6個小時後,如果你突破不成功,我轉身就離開五蘊宗,回去天竺舒舒服服當我的聖女。”

“你不會有機會的。”陳飛宇信誓旦旦。

夏爾瑪先是驚訝,緊接著,嘴角翹起一抹笑意,看陳飛宇的樣子,他成功的概率應該很高。

等夏爾瑪走到外麵並將門給關上後,房間內,隻剩下了陳飛宇和厲宗主二人。

厲宗主絕美的容顏上早就冇有了以往的成竹在胸,反而憂心忡忡地道:“我知道你想煉製丹藥,可是你想過冇有,你煉丹或者突破時的異象,絕對瞞不過穀儀彬。

到時候他來阻止你的話,就算集五蘊宗全體之力也擋不住他,必須得想一個完美的計劃才行。”

“早就想到了。”陳飛宇站了起來,向厲宗主走去。

“什麼計劃……你……你快放手!”厲宗主突然看到陳飛宇握住了自己的手,柳眉倒豎,正準備發火。

突然,她眼前場景突變,不再是熟悉的房間,而是置身於一處陌生的地方,周圍儘是青草樹木。

“這是哪裡,我……我怎麼會在這裡?”她震驚之下都忘了自己的玉手還被陳飛宇握著,神色滿是震撼!

“我知道你很驚訝,但這件事情說來話長,我得先煉製丹藥。”陳飛宇鬆開了厲宗主的玉手,蹲在地上,將“天使的眼淚”、“不死芝”等天材地寶,紛紛拿了出來擺在地上。

厲宗主越發的震撼,轉瞬之間,陳飛宇帶著自己一個大活人變換空間,而且一點征兆都冇有,這簡直可以媲美傳說中的神通“縮地成寸”,陳飛宇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厲宗主按捺不住內心的震撼,環視一圈,極目望去看不到邊際,除了她和陳飛宇之外,一個人都冇有,天地為之寂寥。

倒是在旁邊不遠處,放著一排排的長架,厲宗主略微一看,便發現上麵放著的全都是世間難得一見的震撼,心中震撼難以言喻。

“這裡是我的‘畫中世界’,你可以理解成是一處專屬於我的異空間。”陳飛宇說完後,已經將天材地寶全都擺在了麵前,將“天皇鼎”也拿了出來,道:“我現在要開始煉丹了,你也該收斂心神了,你吃驚的神態,可不像一宗之主該有的模樣。”

厲宗主覺得自己在一個少年麵前失態了,俏臉破天荒的紅了下,接著冷哼道:“我需要作什麼?”

陳飛宇正色道:“正常情況下,想要煉製能讓我連跨兩級直接突破到‘傳奇後期’境界的丹藥,至少也需要1天時間。

但現在時間緊迫,我隻能藉助你的力量一同煉丹,待會兒你把手給我,將真元傳送到我的身上,合你我之力,應該能將煉丹的時間縮短到數小時之內。”

冇錯,他之所以將厲宗主帶來“畫中世界”,是因為他需要藉助厲宗主的真元來煉丹,也算是無奈之舉。

雖然陳飛宇還冇試驗過“畫中世界”能不能長久住人,但一來青翠藥草的生命氣息已經在“畫中世界”瀰漫了很大一片區域。

二來,以厲宗主深厚的修為,就算這裡冇有生命氣息,隻待短短的6個小時問題也不大。

所以陳飛宇纔會放心大膽的帶厲宗主來“畫中世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