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狼逃離的速度極快,眨眼間就逃出了“寒霜奇岩”所影響的範圍,幻境頓時消失。

他雙眼驀然睜大,還冇來得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隻見七道細小的劍芒快要襲到跟前,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突然一聲驚呼。

可天狼畢竟是實力深厚的“半步先天”強者,縱然陳飛宇的“裂地劍”超乎他想象的強大,但他覺得自己未必擋不下來。

再說了,這七道劍芒如此細小,如果連這七道細小劍芒都擋不下來,那又如何抵擋那一道巨大的紫色劍芒?

天狼一咬牙,立即運轉全力,向著襲來的七道劍芒轟去一道拳罡。

陳飛宇眼中輕蔑之色一閃而逝,“裂地劍”可是劍仙遺招,絕非“半步先天”的天狼所能擋下的。

果然,劍芒與拳罡相遇後,徑直從拳罡中間穿了過去,一點阻礙都冇有,繼續向著天狼飛速而去。

宣天力臉色大變,這是什麼招式?

天狼眼中閃過驚恐之色,被一股死亡的威脅所籠罩。

眼看著他就要七道劍芒刺入身體,突然,一股強橫恐怖的威壓憑空出現,彷彿大海一般無邊無際!

一道模糊的人影飛速插入戰場,速度快的根本看不清楚他的長相,甚至連男女都分辨不清楚。

包括陳飛宇在內,所有人臉色紛紛大變,隻見這位不速之客竟然在轉瞬之間就來到了天狼的身後,一把拉住了天狼後背衣領,將天狼給甩到了身後。

與此同時,不速之客的右手出現一道耀眼的金色刀罡,金光閃爍之處,竟然將最前方的一道細小劍芒擋了下來,而不速之客也向後退了兩步。

厲宗主、澹台雨辰等人花容失色,這還是她們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夠將“裂地劍”給擋下來,簡直是駭人聽聞!

陳飛宇神色凝重,自從他學會“天地人三劍”以來,也就龍靖雲真正擋下過“裂地劍”,而那個時候,龍靖雲還冇有從“先天”境界跌落到“半步先天”,由此可見,這位不速之客至少已經到了“先天”境界!

緊接著,廣場上傳來數聲密集的“鐺鐺鐺鐺”聲響,每響一聲,不速之客就會向後退兩步,而細小的劍芒也會被擋下一道。

等不速之客一共向後退了十四步的時候,七道細小劍芒已經全都被擋了下來,而這位不速之客也露出了廬山真麵目。

隻見他是一位童顏鶴髮的清臒老者,身穿一襲白色長衫,如蒼鷹一般的雙眼銳利明亮,嘴角流著一絲鮮血,顯然是被七道劍芒的威力衝擊,以至於受了傷。

天狼看清老者後神色大喜,穀儀彬大人,竟然是穀儀彬大人來了,以穀儀彬大人“先天”境界的強悍實力,非但自己和宣天力死不了,而且還能成功帶走澹台雨辰。

他正準備開口向老者,也就是向穀儀彬說話,突然,隻聞一聲輕喝,赫然是陳飛宇藉助“裂地劍”之威,操控著巨大的紫色劍芒,向著穀儀彬而來。

殺意騰騰、氣勢洶洶!

穀儀彬神色凝重,知道陳飛宇的紫色劍芒非同小可,顧不得擦掉嘴角的鮮血,右手再度凝聚出金色刀罡,腳尖點地,身影一閃,就要向陳飛宇衝去。

然而,穀儀彬還冇有來到陳飛宇的跟前,十幾長的紫色劍芒已經向他當頭劈下來。

穀儀彬一聲冷哼,向前揮動右手金色刀罡,竟然將紫色劍芒擋了下來。

陳飛宇隻覺得一股澎湃巨力襲來,竟然比之龍靖雲全盛時期絲毫不弱,心裡為之一凜。

接著,陳飛宇趁著“裂地劍”威力尚在,瞬間揮出數劍,再度攻向穀儀彬。

穀儀彬竟然絲毫不懼,與紫色劍芒交戰在一起。

霎時間,場中紫色劍芒與金色刀罡不斷閃爍,每一次相交,都爆發出強烈的氣勁,影響範圍籠罩整個廣場,堅硬的地麵為之四分五裂!

厲宗主等人神色駭然,強悍到如此級彆的戰鬥,她們彆說插手了,就是身在外圍觀戰,都感到一陣心驚肉跳。

甚至就連另一處戰場的澹台雨辰和宣天力也受到了影響,招式頓時淩亂了幾分,再加上澹台雨辰掛心陳飛宇的安危,不約而同的和宣天力同時向後退去,緊張地看向了場中最激烈的戰鬥!

隻聽一聲大喝,陳飛宇再度一劍下劈,穀儀彬揮動金色刀罡,雖然擋下了紫色劍芒,但也向後退了好幾步。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同樣向後退了一步,龍淵劍上的紫色劍芒更是憑空消失!

赫然是陳飛宇已經到了極限,再也冇辦法維持紫色劍芒,連帶著場中玄奧的劍意也消失不見。

厲宗主等人神色大變,心亂如麻,完了,這下該怎麼辦纔好?

澹台雨辰驟然握緊了劍柄,擔心陳飛宇死在對方手上,立即縱身來到陳飛宇的身邊,緊張且戒備地看著那位實力逆天的不速之客。

穀儀彬同樣看出來陳飛宇是強弩之末,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他並冇有趁機攻過去要陳飛宇的性命,而是打量著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輕蔑,道:“你就是陳飛宇?”

此言一出,眾人又是大吃一驚。

甚至連天狼和宣天力都驚訝地看著穀儀彬,這位大人竟然知道這小子的名字?

“你知道我?”陳飛宇皺眉,按理來說,這個突然出現的超級強者,應該出身聖地纔對,為什麼他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叫穀儀彬。”穀儀彬再度口出驚人:“柳含笑是我半個徒弟,他這次意外回到聖地後找到了我的,我從他口中聽說過你,知道你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厲宗主、夏爾瑪等人紛紛震驚,柳含笑都已經是將近兩百歲的“半步先天”了,而這個老者竟然是柳含笑的師父,那個名叫穀儀彬的人,又到底活了多少年?

陳飛宇皺眉,心裡凝重到了極點,他體內的真元已經耗儘,非但冇能殺死天狼,反而對方還多了一個真正的“先天強者”,現在的局勢堪稱危險到了極點。

“你剛剛施展的就是你最強絕學‘裂地劍’吧,的確不凡,可惜你馬上就會死在我的手上,從今而後,世俗界再也無人能夠欣賞到‘裂地劍’的風采。”穀儀彬說罷,眼中殺意凜然,突然縱身向陳飛宇衝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