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先生,等你到了華夏煉製出隱身藥後,能放我走嗎?”

遊輪的甲板上,古布塔站在陳飛宇身邊,可憐巴巴地道。

此刻距離古布塔交出隱身藥已經過了兩天,算算時間,明天一早就能到達華夏。

古布塔擔心自己的安危,便第五次來找陳飛宇,問出了相同的問題。

陳飛宇心情很不錯,看著麵前無邊無際的大海,隻覺得心胸舒暢,笑著道:“等我煉製出丹藥後,我一定不會殺你,至於如何處置你……到時候看我心情吧。”

古布塔一陣泄氣,心裡暗暗後悔,他本來跟蹤陳飛宇,隻是想搶走陳飛宇身上的“天使的眼淚”。看看能不能突破自己的境界。

哪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冇拿到“天使的眼淚”就算了,他還被陳飛宇給擒獲了,等到了華夏後,說不定就一輩子冇辦法迴天竺了。

不同於古布塔對未來的惶恐,陳飛宇卻是嘴角含笑,很快就能到華夏了,也代表著秋元雅子的心結,很快就會消失。

一念及此,陳飛宇下意識向不遠處同樣站在甲板上的秋元雅子看去。

彷彿是心有靈犀一般,秋元雅子也向陳飛宇望過來。

兩人的目光對視在一起,相視一笑,默契於心。

第二天一早,遊輪順利停靠在華夏的碼頭上。

遊輪上不少人開始陸陸續續的下船。

秋元雅子站在甲板上,神色恍惚中帶著幾分解脫。

陳飛宇示意澹台雨辰等人先下船,看好古布塔,彆讓他給跑了。

接著,陳飛宇走到秋元雅子的身後,嘴角邊掛著溫醇的笑意,柔聲道:“我平安回華夏了,你的卦失靈了,連上天都不同意你殺我,現在你心情如何?”

他口中熱氣噴在秋元雅子白皙的脖頸上,秋元雅子頓時打了個激靈,精緻的俏臉上浮現出一抹紅霞,嘴角邊帶著動人的笑意:“我……我很歡喜……”

陳飛宇笑,正準備從後麵抱住秋元雅子。

突然,香風一閃,秋元雅子一個轉身,已經主動抱住了陳飛宇,在陳飛宇一瞬間的驚愕中,熱情的獻上了香吻。

陳飛宇很快就反應過來,抱住了秋元雅子纖細的柳腰,激烈地迴應起來。

頓時,周圍的人流中向陳飛宇投去不少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陳飛宇享受著佳人熱情如火的紅唇,心裡為之感歎,放下心結後全身心投入的女人,果然非同一般的熱情。

吻罷,秋元雅子俏臉緋紅,眼眸中充滿了喜意,肩頭的千鈞重擔為之消失,整個人容光煥發,嘴角帶著淺淺的動人笑意:“我輸了,我以後會跟在你身邊找機會殺你,不過在此之前,我得先回東瀛一趟,把東瀛的事情處理好。”

陳飛宇知道,所謂的跟在身邊找機會殺自己,隻是一個為了能心安理得跟在自己身邊的蹩腳藉口而已。

當即,陳飛宇笑著道:“好,正巧我這段時間要出遠門一趟,等到以後,在某個特定的情況下,你殺我的機會會有很多。”

秋元雅子從陳飛宇懷中起來,眨眨眼,一臉好奇地問道:“什麼特定情況?”

陳飛宇玩味而笑,在秋元雅子白皙精緻的耳邊說道:“在床上的特定情況。”

“刷”的一下,秋元雅子俏臉更紅了,啐了一口,心裡卻是一陣期待。

由於秋元雅子還要前往東瀛,她並冇有下船,隻能戀戀不捨地看著陳飛宇走下碼頭。

很快,遊輪再度起航。

秋元雅子站在甲板上,看著身影越來越遠的陳飛宇,一時之間竟然癡了。

卻說碼頭上,夏爾瑪心裡莫名一陣不爽,撇撇嘴:“秋元雅子的師父都被你給殺了,現在還主動投入你的懷抱,難道東瀛女人都是有了情郎忘了師父?”

“哈,這番話從你嘴裡說出來,倒是顯得格外諷刺。”陳飛宇一聲輕笑,玩味地看著她,道:“難道你忘了,你師父不也同樣死在了我的手裡?而且還是你我合作殺死的。”

夏爾瑪被懟的呼吸一滯,接著翻翻白眼,得,自己挖的坑讓自己跳了。

她不太願意談論這個話題,話鋒一轉:“接下來我們去哪裡?”

陳飛宇打了個響指,冇有絲毫的猶豫:“五蘊宗。”

他好不容易纔拿到“天使的眼淚”,現在隻剩下五蘊宗的“天陸芝”就能湊齊全部的天材地寶,當務之急,自然是前往五蘊宗煉製丹藥,以免夜長夢多。

夏爾瑪點點頭,不再說什麼,跟著陳飛宇一同向機場走去。

最後麵的古布塔一臉震撼,這才知道,原來堂堂的天竺教教主,竟然是被自己的徒弟出賣而死的,媽的,這對狗男女,濕婆大神一定要降下災禍懲罰陳飛宇和夏爾瑪!

陳飛宇並不知道古布塔的詛咒,當然,就算知道也不在意,因為這裡是華夏,又不歸天竺的濕婆大神管轄。

他帶著澹台雨辰等人坐著飛機,到下午的時候,便來到了五蘊宗。

兩名守著山門的五蘊宗弟子見到澹台雨辰後,眼中閃過驚喜之色。

一名弟子連忙跑進去通知厲宗主,另一個山門快步迎上來,喜道:“澹台師姐,你終於回來了,之前怎麼不聲不響就走了,宗主可擔心你了。”

“勞恩師擔憂,我會去向恩師請罪的。”澹台雨辰神色慚愧,接著對陳飛宇道:“我們進去吧。”

陳飛宇知道澹台雨辰為了履行和自己的承諾,揹著厲宗主前往北歐,心裡感動於佳人的情義,笑著點點頭,並肩和澹台雨辰向五蘊宗的大門走去。

山門弟子看看澹台雨辰,又看看陳飛宇,知道澹台雨辰此番消失,絕對跟陳飛宇脫不了關係,再加上師門內部公認的女神被陳飛宇拐走,山門弟子對陳飛宇冇什麼好感,都冇向陳飛宇打招呼。

倒是他看到夏爾瑪之後,頓時露出驚為天人的神色,難以想象世上還有能夠媲美澹台雨辰和厲宗主的人間絕色。

厲宗主原本正在和柳清風商量大事,突然得知澹台雨辰回來了,大喜之下,兩人立即前往了大廳。

很快,厲宗主便看到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等人走了過來,眼眸中閃過一抹喜色,知道陳飛宇此番前來五蘊宗,肯定是拿到了“天使的眼淚”。

她激動之下,正準備站起來迎過去。

突然她轉念一想,陳飛宇拐走雨辰,讓自己威信大失,絕對不能給陳飛宇好臉色,免得陳飛宇以後不把五蘊宗放在眼裡。

一念及此,厲宗主又硬生生坐了下去,等陳飛宇等人走進來後,冷哼了一聲:“你們好大的膽子。”

柳清風同樣拉著一張臉,他不是裝的,他看到陳飛宇就打心裡不爽!

澹台雨辰一向尊師重道,連忙走到師父身邊,低聲道:“雨辰擅自離開,累的恩師擔憂,雨辰罪該萬死,還請師父息怒。”

厲宗主冷冷的“嗯”了一聲,不置可否,看向了陳飛宇,等著陳飛宇向自己服個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