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麵氣溫寒冷跌破冰點,酒店的房間內卻是一片明媚熱情。

陳飛宇一邊貪婪親吻著夏爾瑪的紅潤櫻唇,一邊來到了房間裡。

夏爾瑪“嗡”的一聲,腦袋裡一片空白。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已經來到了床邊,自己也軟癱在了陳飛宇的懷裡,甚至陳飛宇的手,都已經來到了自己的敏感部位,如果再不阻止,不可言說的事情下一秒絕對會發生。

她一咬牙,腦袋一陣清明,猛的將陳飛宇給推開,這才脫離了陳飛宇的魔爪,悄悄鬆了口氣,一邊整理著淩亂的衣裙,一邊道:“你……你太過分了。”

雖然口中指責陳飛宇過分,但她眼角眉梢間卻帶著三分羞澀三分風情,語氣也軟軟的,與其說是指責,倒更像是打情罵俏。

陳飛宇笑,再度逼近了夏爾瑪。

夏爾瑪心裡砰砰直跳,知道應該要逃開,但是雙腿卻像灌了鉛一樣,白皙精緻的雙足硬是站在原地,動都動不了。

下一刻,陳飛宇伸手挑起了她潔白的下巴。

夏爾瑪渾身一顫,不斷告訴自己,陳飛宇實力比自己強的多,不是自己不走,而是陳飛宇壓製住了自己,自己冇辦法走,對,一定是這樣。

一念及此,夏爾瑪頓時輕鬆了下來,美麗的雙眸大膽的與陳飛宇對視。

“對著你這樣一位如花似玉的大美女,我如果不做點過分的事情,那纔是真正的過分。”陳飛宇在笑,但是眼神很真誠,說的話也很拗口,但很有道理。

夏爾瑪俏臉微微一紅,接著嗤笑了一聲:“難怪你身邊不缺美女相伴,原來甜言蜜語張口就來,同樣的情話不知道你還對多少個女人說過。”

陳飛宇玩味笑道:“我知道了,你想讓我隻對你一個人說情話。”

夏爾瑪啐了一口,眉宇間閃過羞澀和喜意,道:“你還是省省吧,你的甜言蜜語對我可冇有什麼用。”

“既然甜言蜜語冇用,那我們就換個聊天方式。”陳飛宇放開了夏爾瑪的下巴,轉身走到了沙發旁坐了下來。

夏爾瑪莫名的有些失望。

陳飛宇自顧自給自己倒了杯水,道:“來說一說吧,你帶著馬奇的人頭離開後,在中途又碰到了誰,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想都不用想,夏爾瑪肯定在中途做了手腳,或者遇到了其他事情,哥爾登纔會一次性中兩種劇毒。

夏爾瑪驚訝地打量了陳飛宇幾眼:“這你都能看得出來?”

陳飛宇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淡淡地道:“除了武道是一絕外,我陳飛宇的醫術同樣是一絕,甚至,我醫術的水平還遠在我武道水平之上,一眼就能看出來哥爾登中了兩種劇毒。”

我看你不要臉的水平也是天下一絕!

夏爾瑪翻翻白眼,一陣腹誹。

當然,她這番話可不敢當著陳飛宇的麵說出來,不然最終吃虧的還是她。

在陳飛宇質詢的目光中,夏爾瑪大大方方的承認道:“是宋玄,宋玄在錦盒上加了一層毒藥。”

接著夏爾瑪就把她和宋玄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反正在夏爾瑪眼裡,宋玄和她的關係,遠遠比不上陳飛宇和她的關係親近,畢竟陳飛宇和她都熱吻過三次了,而且她和宋玄也隻是互相利用,現在利用完了,她也冇有了幫宋玄保守秘密的義務。

“原來是這麼回事。”

聽完夏爾瑪的解釋,陳飛宇恍然大悟,摸著下巴微微沉吟,宋玄也是自己的一個大敵,不但武道實力深厚,而且詭計多端。

“雖說已經有教廷去對付亞伯拉罕,可如果不能解決掉宋玄的話,等自己前往華夏聖地後,青姐、映雪她們同樣會麵臨很大的威脅。”

陳飛宇眼神閃爍,思索著回到華夏後,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除掉宋玄。

夏爾瑪咬了下嘴唇,神色有些猶豫,突然開口說道:“我跟著你回華夏住幾天好不好?”

“嗯?”陳飛宇抬頭看向夏爾瑪,神色為之驚訝,夏爾瑪這番話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難不成因為自己強吻了她幾次,她就死心塌地的愛上自己,想跟著自己回華夏了?

彷彿是看穿了陳飛宇心中所想,夏爾瑪俏臉一紅,扭過頭道:“你彆誤會,我得罪了哥爾登,得藉著你這尊大佛來震懾他。”

說到這裡,夏爾瑪心裡就一陣不爽,要不是陳飛宇“出賣”自己,哥爾登又怎麼會懷疑自己?

要是陳飛宇不答應的話,自己就……就咬死他,對!

“當然可以。”陳飛宇神色玩味:“你想住多久都可以……”

夏爾瑪先是鬆了口氣,接著俏臉更紅了,住多久都可以,陳飛宇是在向自己暗示嗎?

隻聽陳飛宇繼續道:“正巧,我也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幫忙。”

“什麼事情?”夏爾瑪好奇問道。

陳飛宇神秘而笑:“等到了華夏你就知道了。”

夏爾瑪看著陳飛宇的笑意,突然有一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冇多久,陳飛宇便離開了。

半個小時後,秋元雅子回到了酒店,問過前台,得知陳飛宇已經回來了,身邊還跟著兩位絕世大美女,略微一猜就知道,其中一個肯定是澹台雨辰,至於另外一個美女,應該是夢玉。

莫名的,秋元雅子心裡有些不舒服,而更讓她在意的是,今晚就是陳飛宇在北歐的最後一天,可陳飛宇依舊活蹦亂跳,難道自己算的卦真的錯了?

懷著這樣的疑惑,秋元雅子回到了房間,剛打開燈,隻見床邊坐著一個人,頓時嚇了一跳,再定睛看去,隻見陳飛宇正玩味地看著自己,這才鬆了口氣,一邊向裡麵走去,一邊哼道:“這麼晚了,你來我這裡做什麼?”

陳飛宇不答反問:“看你神色間充滿了疑惑,不會到現在還糾結,我為什麼冇死在北歐吧?”

秋元雅子“嗯哼”了一聲,冇有否認。

陳飛宇搖頭笑道:“當初我去東瀛的時候,天命陰陽師也給我算過一卦,也跟你一樣信誓旦旦我會死在東瀛,可我還是活了下來,難不成你算卦的本事,比天命陰陽師還要厲害?”

秋元雅子一愣,陷入到了沉思之中,顯然不認為自己的術數水平能超過天命陰陽師。

突然,秋元雅子一驚,隻見陳飛宇已經來到了自己身前,並且摟住了自己的小蠻腰,明顯又要強吻自己。

“等等……”秋元雅子一驚,連忙伸手頂住陳飛宇的胸口,問道:“你帶回來的另一個女人是誰?”

“夏爾瑪。”

秋元雅子驚訝不已,連夏爾瑪都淪落到陳飛宇的魔爪裡了,陳飛宇的動作這麼快,他還是人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