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所有人或緊張、或期待、或忌憚、或慌亂的目光中,陳飛宇看向了哥爾登,挑眉道:“你在教我做事?”

哥爾登頓時一愣:“你說什麼?”

陳飛宇冷笑道:“就如同你的生死由我決定一樣,我是否向大君出手,也在我一念之間,輪不到你來多嘴。”

哥爾登臉色大變,他可是堂堂教廷的教宗,全球幾十億信徒的精神領袖,什麼時候被人如此教訓過?

當即,哥爾登心中怒火中燒,雙手緊緊握了起來!

可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他就算再不爽,也隻能閉上嘴,不敢再繼續出言。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訓斥哥爾登,不愧是華夏鼎鼎有名的陳飛宇,果然霸氣絕倫!”大君撫掌稱讚,陳飛宇冇有立即出手,他稍稍鬆了口氣,但依舊不敢掉以輕心,因為陳飛宇的態度目前為止還是模棱兩可。

伊莎貝爾更是緊緊地盯著陳飛宇,這種生死操諸他人之手的感覺,讓她十分不爽!

陳飛宇淡淡地道:“你不用拿話語來恭維我,更不用虛張聲勢,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你們雖然利用我,但終究把‘玄雷珠’送給了我,我承你們的情,你們走吧。”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動容。

要知道,陳飛宇不殺哥爾登,就是當眾和“黑暗世界”作對,此刻大君等人迫於形勢,或許不敢怎麼樣,但一定對陳飛宇心懷怨恨,以後說不定會報仇,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在這裡殺了大君,以絕後患!

所以眾人聽到陳飛宇決定放走大君等人後,內心纔會如此的震驚,以至於紛紛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大君驚訝,打量了陳飛宇兩眼,確定自己冇有聽錯,才意味深長地道:“陳先生果然與眾不同,難怪年紀輕輕,就能在華夏闖出這麼大的名聲,如果以後有時間,還請陳先生前往‘黑暗世界’作客,告辭。”

伊莎貝爾深深地看了陳飛宇兩眼,突然覺得,陳飛宇也不是那麼令人討厭了。

很快,大君等人便紛紛離開了,速度很快,彷彿是在擔心陳飛宇隨時會反悔一樣。

陳飛宇心裡絲毫不覺得放走他們可惜,因為除了“玄雷珠”的關係之外,他還想留著大君牽製教廷,不然的話,教廷一家獨大,對陳飛宇來說並冇有什麼好處。

另外,他馬上就要得到“天使的眼淚”,等回到華夏,就能煉製出丹藥,至少能連續突破兩級,到達“傳奇後期”境界。

到那時候,配合上他手中的龍淵劍,彆說是隻有“半步先天”境界的大君了,就算是“先天強者”親至,他也有把握將其斬殺。

所以,綜合以上原因,陳飛宇纔會放走大君。

哥爾登心裡不忿,可實已至此,他也隻能歎了口氣,暗道可惜。

“現在該來算一算我們的賬了,‘天使的眼淚’在哪裡?”

陳飛宇的聲音突然響起。

哥爾登此刻體內的毒素越來越難以壓製,嘴角再度流出一絲黑色的血,伸手到懷裡的口袋裡摸索了幾下,最後拿出來一個做工精細的玻璃小瓶,上麵雕刻著一位伸展翅膀的天使,栩栩如生。

他把小瓶遞給了陳飛宇,道:“這裡麵就是‘天使的眼淚’。”

“你竟然隨身帶著‘天使的眼淚’?”陳飛宇挑眉,伸手接了過去,心裡一陣慶幸,幸好剛剛打鬥的時候冇有波及到哥爾登身上的玻璃瓶,不然的話一旦打碎,他這趟北歐之行將會徹底失去意義!

夢玉、夏爾瑪等人也紛紛看向了陳飛宇手中的玻璃小瓶,就是這麼小小的一瓶液體,攪得全球武道界不得安寧,非但死了不少強者,就連神聖莊嚴的天啟大教堂都毀於一旦。

“啵”的一聲,陳飛宇打開了玻璃瓶的瓶塞,湊到鼻端聞了下,頓時,一股濃鬱的異香撲鼻而來,從鼻孔進入體內,瞬間沿著經脈遍佈全身,就連體內的疲乏都減輕了不少。

如此強力的藥效,“天使的眼淚”比陳飛宇想象中的還要神奇!

“有了‘天使的眼淚’,再回到五蘊宗找厲宗主討要“天陸芝”,那煉製丹藥的天材地寶就全部找齊了,突破境界前往華夏聖地找尋琉璃也指日可待!”

一念及此,陳飛宇心頭一陣興奮!

接著,陳飛宇向澹台雨辰點點頭,表示手中的“天使的眼淚”冇有問題。

澹台雨辰鬆了口氣,順利拿到“天使的眼淚”,這趟北歐之行也算圓滿了,她趕來北歐幫助陳飛宇,也算有了意義。

她嘴角間翹起一抹淺淺的笑意。

“‘天使的眼淚’已經給了你,你現在該履行承諾,放了我吧?”哥爾登急切的聲音響了起來。

他身中劇毒,還身受重傷,再拖延個四五分鐘,就算不用陳飛宇動手,他也會毒發身亡。

“我說過會放過你,自然不會食言。”陳飛宇笑,輕笑,心念一動,龍淵劍已經消失,進入了畫中世界。

接著,他手中拿出了兩枚丹藥,一白一黑,遞到了哥爾登麵前,道:“不想毒發身亡的話,就吃下去。”

哥爾登心中一喜,立即接過丹藥吞了下去,同時問道:“這是解藥嗎?”

“黑色的是解藥,至於白色的嗎……”陳飛宇嘴角出現玩味的笑意。

“白色的是什麼?”哥爾登心裡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

“白色的不是解藥,那當然就是毒藥了,而且是比你之前所中的毒,還要毒上好幾倍的毒藥,我保證隻有我纔有解藥。”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

哥爾登一張老臉頓時綠了,怒氣沖沖道:“你不是說會放過我嗎?”

陳飛宇淡淡地笑道:“你放心,這是慢性毒藥,平時不會對你產生任何影響,可是,一旦超過半年冇有解藥,你就會毒發。

到那時候,就算大羅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哦對了,你們好像不信大羅神仙,不過沒關係,你知道我的意思就行。”

“你讓我做什麼,才肯給我解藥?”哥爾登也是極聰明的人,陳飛宇給自己下毒,無非是想控製自己,讓自己幫他做事。

陳飛宇打了個響指,讚賞地道:“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簡單。”

夢玉和夏爾瑪等人暈暈乎乎,得罪陳飛宇的後果太可怕,就算保住一命,也會被他拔一層皮下來,他可真是吃人不吐骨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