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伊莎貝爾就收起電話興奮地走到陳飛宇跟前,略帶恭敬地道:“陳先生,我剛剛請示了我父親,過不了多久,就會有直升飛機過來接我們,另外……”

聽出伊莎貝爾話中含意未儘,陳飛宇挑眉問道:“另外什麼?”

“另外,大君也會前往天啟大教堂,助陳先生一臂之力,斬殺哥爾登,一舉擊潰教廷!”伊莎貝爾興奮之下,雙眸中閃出火熱之色。

大君作為“黑暗世界”至高無上的存在,平時很少親自動手,現在有機會看到大君親征天啟大教堂,就連伊莎貝爾這等“黑暗世界”的高層人士都不由得激動起來。

更彆說這次行動還要直搗黃龍,斬殺教宗摧毀天啟大教堂,這簡直是千年以來“黑暗世界”所有成員的夢想,如果能夠成功的話,必將載入“黑暗世界”的史冊,成為自“黑暗世界”成立以來,最為輝煌的時刻!

也就難怪伊莎貝爾難以保持平時的高冷,從而露出激動興奮的情緒了。

巴奎禪師等人卻是紛紛驚呼,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黑暗世界”的大君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等三位“半步先天”強者先後被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拚死拚活的擊殺或者打跑的時候纔出手,這不是明擺著來一分力氣不出,等到最後時刻來收割勝利的果實嗎?

夢玉撇撇嘴,就連她這位旁觀者都被“黑暗世界”的無恥行為氣到了,想來陳飛宇心裡應該更加憤怒纔對。

場中,陳飛宇嘴角翹起了一絲莫名的笑意,彷彿冇有察覺到“黑暗世界”此舉背後的含義,笑著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等著一睹‘黑暗世界’大君的絕世風采。”

伊莎貝爾興奮的連連點頭,已經開始憧憬斬殺教宗時激動人心的場景了。

澹台雨辰輕蹙秀眉,她雖然剛到這裡,對“黑暗世界”瞭解的不多,但她本就是冰雪聰明的人,幾乎瞬間就明白了“黑暗世界”想要趁機摘果子的小算盤。

而且她之所以能夠及時趕到南洛市教堂,也是一路上有人在散佈陳飛宇位置的訊息,再加上先前陳飛宇半開玩笑似的質問伊莎貝爾,她哪裡不明白是“黑暗世界”出賣了陳飛宇?

如此行為,著實令人厭惡!

澹台雨辰相信聰明如陳飛宇,一定也發現了“黑暗世界”的盤算,隻是奇怪的是,陳飛宇竟然一點異常的反應都冇有,甚至嘴角邊還帶著一抹笑意,不知道在想什麼,真是奇怪。

另一邊,夢玉也發現了陳飛宇的反應,微微一思索,小聲說道:“師父,你說是不是因為陳飛宇不想得罪‘黑暗世界’,才如此忍氣吞聲?”

巴奎禪師點點頭,認同了夢玉的說法,道:“傳說中陳飛宇一向睚眥必報,可是現在陳飛宇元氣大傷,亟需‘黑暗世界’的協助,或許這就是陳飛宇冇有發飆的主要原因吧,男人嘛,能屈能伸才能成就大事。”

夢玉翻翻白眼,什麼“能屈能伸”成就大事,分明是有仇必報才能快意恩仇!

秋元雅子冷笑了兩聲,以她對陳飛宇的瞭解,“黑暗世界”如此利用陳飛宇,最後絕對討不了好。

冇多久,一陣巨大的螺旋槳聲音響起,一架直升飛機由遠及近飛了過來,緩緩降落,地麵上的雪花被螺旋槳的勁風激盪,而紛紛飛舞到半空。

機艙門打開,從直升飛機裡跳出來一個金髮的西方男子,快步走到伊莎貝爾跟前,先是恭敬的行禮,接著小聲說了什麼。

伊莎貝爾點點頭,來到陳飛宇身邊,恭敬地道:“大君另有專機前往天啟大教堂,陳先生,請吧。”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對視一眼,並肩向直升飛機走去。

突然,遠處一道倩影一閃而至,秋元雅子來到陳飛宇的跟前,口出驚人道:“我也要去天啟大教堂。”

伊莎貝爾直接看向了陳飛宇,顯然以陳飛宇的意思為主。

澹台雨辰瞥了秋元雅子一眼後,什麼反應都冇有,徑直上了直升飛機。

陳飛宇玩味的打量著秋元雅子,笑道:“天啟大教堂是教廷的總部,你跟著過去,不怕遇到危險?”

“隻要能看到你死,就算再危險的地方我也敢去。”秋元雅子驕傲地抬起頭,擲地有聲!

伊莎貝爾嘴角帶著微笑,心裡卻是一陣不屑,秋元雅子都跟陳飛宇住在一起了,表麵上竟然還如此冠冕堂皇,女人啊,就是表裡不一。

接著她嘴角笑容一僵,突然反應過來,她也是女人!

“哈。”陳飛宇一聲輕笑:“既然如此,那就一起走吧,不過你一定會失望的,最後的結果,一定是我大獲全勝。”

秋元雅子哼了一聲,邁步走進了直升飛機。

等陳飛宇和伊莎貝爾也上去後,直升飛機便起飛了。

原地,隻剩下了巴奎禪師和夢玉師徒二人。

夢玉抬頭看著天上逐漸遠去的直升飛機,躍躍欲試地道:“師父,我們要不要跟去天啟大教堂看看熱鬨?”

“不去不去,我們又冇有直升飛機,去天啟大教堂做什麼?”

巴奎禪師一臉無語,天啟大教堂強者如雲,他可不是有澹台雨辰保護的陳飛宇,也不是勢力強大的“黑暗世界”大君,等到了天啟大教堂,萬一被波及到了怎麼辦,如果在天啟大教堂受了傷,那他南洋諸國第一強者的名頭還要不要了?

“小事一樁,我們可以去借一架直升飛機,以師父你的名頭,借一架直升飛機輕而易舉,對,就去馬爾茨家族借,他們一定肯。”夢玉催促著巴奎禪師,快步向費蘭市的方向走去。

馬爾茨家族是費蘭市有名的商業巨頭,夢玉曾去馬爾茨家族打探過請柬的訊息,所以有一點交情。

巴奎禪師一臉無語,滿心不願意去,卻又不願意當著徒弟的麵服軟,隻能心裡暗暗叫苦。

卻說陳飛宇等人坐上直升飛機後,一路向著天啟大教堂的方向駛去。

伊莎貝爾滿心興奮,突然看到陳飛宇閉目凝神,心中知道陳飛宇是在運轉真元恢複傷勢,不由撇撇嘴,真是裝腔作勢,這麼短的時間裡,又能恢複多少元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