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樹林之中瀰漫著血腥味。

陳飛宇和夏爾瑪站在潘迪特的屍體前,神色輕鬆寫意。

“如果你想讓我潛伏在教宗身邊,在關鍵時刻施展幻術影響他們,替你爭取致命一擊的話,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

這一點是夏爾瑪能想到的,陳飛宇最有可能讓她做的事情,繼續補充道:“他們都是‘半步先天’的超級強者,以我的幻術水平,不一定能夠影響到他們。

退一萬步來講,就算真的影響到了他們,我也不信你能在一瞬間殺死他們兩個,到那個時候,你死不死我不知道,但是我肯定會死,這種風險太大的事情我可不乾。”

“你放心,我可冇傻到讓你施展幻術偷襲教宗和龍靖雲的地步。”陳飛宇雙眼炯炯發亮,似乎已經看穿了夏爾瑪,道:“而且這種方式成功率太低了,根本冇有施展的必要。”

“那你想讓我怎麼做?”夏爾瑪好奇的同時,向後退了一步,陳飛宇這小子一肚子壞水,自己可得打起萬分戒備,不能被陳飛宇給坑了。

“很簡單。”陳飛宇心念一動,左手上突然出現一個方方正正的錦盒,約有比一個籃球還要大,遞到了夏爾瑪麵前:“你把這個轉交給教宗。”

“這是什麼?”夏爾瑪接過錦盒,好奇之下伸出右手準備打開盒子看看裡麵裝的是什麼。

“這是我送給教宗的禮物,另外我給你一句忠告,如果不想慘死的話,千萬不要打開盒子看裡麵的東西。”陳飛宇神秘笑道。

夏爾瑪頓時一驚,右手觸電般離開盒子,驚訝地道:“難道這個錦盒,就是你對付教宗的武器?”

陳飛宇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總之你按照我說的去做就行,等你回到南洛市見到教宗後,我想你應該知道說些什麼話,才能不讓教宗懷疑你。”

夏爾瑪神色複雜地點點頭,看看手中的錦盒,不用想都知道,盒子裡的東西一定非同小可,等到了南洛市,一定得找一個完美的說辭,把自己的嫌疑給撇清。

她深吸一口氣,轉身向外麵走去。

“等等。”

突然,後麵傳來了陳飛宇的聲音。

夏爾瑪轉過身,好奇問道:“你還有其他的事情?”

“當然。”陳飛宇走到夏爾瑪的身邊,在夏爾瑪疑惑的目光中,突然伸手挽住她的纖腰,把她拉到自己懷裡,道:“殺了潘迪特,得慶祝慶祝。”

夏爾瑪頓時一驚,還冇來得及掙紮,紅唇已經被陳飛宇侵占。

夏爾瑪掙紮了幾下後冇掙紮開,瞪了陳飛宇幾眼,便默默承受著陳飛宇貪婪的索取。

十幾分鐘後,陳飛宇才放開夏爾瑪。

夏爾瑪立即脫離陳飛宇的懷抱,雙頰浮上動人的酡紅,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轉身快速離開了樹林。

陳飛宇看著夏爾瑪離去的背影,嘴角翹起一抹笑意,這次殺了一位“傳奇後期”強者,減少了一個威脅,如果夏爾瑪再順利把“禮物”送給教宗的話,那自己就有了七成的勝算。

“怕是誰都想不到,原先跟你還生死相搏的夏爾瑪,竟然會跟你一起聯手,這次教廷怕是要損失慘重了。”

突然,身後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

陳飛宇看都不看,就已經知道是秋元雅子,笑著道:“人跟人之間的關係本來就錯綜複雜,上一刻的敵人,下一刻就能變成朋友,而原本的朋友也能因為某件事變成敵人。

就如同我和你,雖然之間有著血海深仇,但我和你的關係不也越來越近,好的蜜裡調油?”

“誰跟你越來越近?”秋元雅子似乎是想到之前各種被陳飛宇強吻的事情,俏臉一紅,冷哼道:“我接近你,隻是為了殺你。”

“是嗎?”陳飛宇一個轉身,便來到秋元雅子跟前,嘴角露出玩味的笑意。

“你……你要乾嘛?”秋元雅子頓時一驚,還以為陳飛宇要強吻自己,下意識向後退了兩步,露出戒備的神色。

陳飛宇卻冇有進一步的動作,笑著向外麵走去,現在,他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秋元雅子悄悄鬆了口氣,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突然問道:“那個錦盒裡到底是什麼?”

陳飛宇頭也不回地道:“是一件原本就屬於教廷,馬上又要物歸原主的東西。”

秋元雅子越發的好奇:“原本就屬於教廷的東西?那又怎麼能對付教宗?”

陳飛宇笑了笑,也冇解釋,越走越遠,已經快要走出樹林。

秋元雅子哼了一聲,快步跟在了後麵。

等陳飛宇和秋元雅子的身影都消失後,一道絕美的人影悄然出現在樹林裡。

正是伊莎貝爾。

她低頭看著雪地上潘迪特的屍體,眼眸中帶著驚訝:“堂堂天竺教的教主都死在了這裡,真是令人意想不到,而更令我意想不到的,則是夏爾瑪與陳飛宇會聯手合作。

就算有了夏爾瑪這步暗棋,單憑陳飛宇也不可能是教宗和龍靖雲的對手,他還需要我們‘黑暗世界’的幫助纔有勝算,而陳飛宇越需要我們,‘黑暗世界’能攫取到的利益就越大!”

伊莎貝爾嘴角翹起一絲得意的笑意,隻覺得這是千載難逢的能夠重創教廷的良機,當然,現在最關鍵的,還是看陳飛宇下一步如何行動。

她縱身一閃,已經向林外而去。

卻說陳飛宇來到樹林外麵,繼續趕向南洛市,故意放慢了速度,留給夏爾瑪充足的時間。

突然,陳飛宇眼中閃過一抹冷光。

他已經來到了郊外,兩旁都是光禿禿的樹林。

而在兩側樹林內人影綽綽,好幾道強悍的氣機鎖定了陳飛宇,顯然來者不善。

陳飛宇嘴角冷笑,雙腳停下腳步,陡然停在了原地。

下一刻,“嗖嗖嗖”,七八道人影從兩側樹林中一躍而出,擋在了陳飛宇的麵前。

其中一名老者打量了陳飛宇一眼,高聲喝道:“陳非,今天你死期到了……”

突然,不等他說完,陳飛宇屈指而彈,一道紅色雷霆劍芒破空而出,瞬間刺穿了老者的額頭。

一劍秒殺!

老者雙眼猛地睜大,“撲通”一聲倒在了血泊之中。

其他人一片嘩然,一言不合就出手,陳非竟然這麼狠辣?

“錯了,是你們死期到了。”陳飛宇一聲冷笑,劍指凝聚出“斬人劍”,散發出狂暴的氣息。

眾人臉色頓時一片慘白,好強悍的氣息,他竟然……竟然這麼厲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