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寒風呼嘯。

陳飛宇輕飄飄落在了雪地上,指端“斬人劍”已經消失。

與此同時,兩架被陳飛宇劍芒破壞的直升飛機墜落在雪地上,隻聽“轟隆”一聲巨響,直升飛機直接爆炸,熊熊火焰沖天而起,強烈的高溫向著四周席捲,周圍的雪花紛紛融化蒸發。

陳飛宇在火焰的映照下,全身上下都被染成了紅色,衣衫獵獵作響。

遠處防爆衛隊的一眾隊員們全都看呆了,一個人單槍匹馬輕易擊落兩架直升飛機,這確定是人能夠做到的?

隨著遠方而來的十幾位強者越來越近,陳飛宇眼中殺意凜然,踏步向前走去。

那些強者們速度很快,轉眼間來到了陳飛宇的跟前,將陳飛宇給包圍了起來。

匆匆看去,足有18人!

其中一名白人老者向前踏了一步,打量了陳飛宇兩眼,輕蔑地道:“現在整個北歐甚至是整個世界的強者,都想殺了你換取天使的眼淚’,你已經上天無路、下地無門,不如主動獻出你的人頭,為我們做出貢獻。”

周圍的人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陳飛宇環視一圈,這18位武道強者中,最強的是一位“傳奇中期”強者,另外還有三位“傳奇初期”,剩下的人全都在“宗師”境界。

剛剛說話的那名白人老者,就是這些人裡最強的“傳奇中期”強者,名叫路易斯·豐克,是來自南美洲的非常有名的強者!

當然,不管是路易斯,還是剩下的這些人,全都不是陳飛宇的對手,想要攔下陳飛宇甚至是殺了陳飛宇,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

陳飛宇神色冰冷,道:“你可知道,為什麼教廷要用‘天使的眼淚’為籌碼,讓你們來殺我嗎?”

路易斯隨意問道:“為什麼?”

“因為教廷殺不了我,而你們隻是用來消耗我的炮灰,不想死的話,我給你們10秒的時間離開。”

路易斯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哈哈大笑道:“教廷是西方第一強大勢力,能夠從全球幾十億信徒中挑選人才培養強者,可謂是高手如雲。

尤其是教宗閣下,更是天下第一強者,又怎麼可能殺不了你?像你這麼囂張的人,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周圍頓時爆發出鬨堂大笑聲。

這些人作為武道強者,先前就已經察覺到了陳飛宇斬落直升飛機的一幕,心知陳飛宇實力不凡,不過他們一來人多,二來實力強者,除非“傳奇後期”強者親至,否則的話,陳飛宇必死無疑!

另一側,秋元雅子暗暗搖頭,如果這些人知道陳飛宇真正身份的話,不知道他們還敢不敢當眾嘲笑了。

與此同時,伊莎貝爾遠遠地站在樹林中,看著眼前眾人嘲笑陳飛宇的一幕,心裡暗暗得意。

她之前吩咐的時候就著重提過,把“陳非”的位置泄露出去,為的就是怕“陳飛宇”的名頭太響,把那些強者嚇退,導致那些人退而求其次,全都跑去阿卑斯的血殿。

而現在這一幕,正符合她的預想和目的!

在眾人的鬨堂嘲笑聲音中,陳飛宇淡淡道:“10秒到了,既然不走,你們也冇必要走了。”

他話音剛落,眼中厲芒一閃,浩浩劍意沖天而起,突然欺身向著路易斯衝去!

速度很快,踏雪無痕!

“敢主動向我出手,你膽量不錯,可惜我會讓你知道,向我出手是何等的錯誤!”路易斯輕笑,突然揮手,道:“殺了他,誰先殺了陳非,我可以給他一些好處。”

周圍十幾位強者紛紛向陳飛宇衝去,都想先殺了陳飛宇拔得頭籌。

突然,眾人眼前閃爍出耀眼的紫色光芒。

隻見陳飛宇指端憑空出現一道長約三尺的紫色劍芒,整個人的速度陡然加快,隨手揮出一劍,劍芒勢不可擋,最靠近陳飛宇的三位強者齊齊被攔腰斬斷。

周圍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路易斯臉色微變,如此強悍的劍意,絕對不在“傳奇後期”強者之下,難道陳非剛剛說的都是真的?真的是教廷殺不了他,才用“天使的眼淚”為酬勞,利用他們去殺陳非?

就在他震驚的短短兩秒內,又有三人死在了陳飛宇的劍下,屍體倒在雪地上!

鮮血飛濺,殺氣騰騰!

路易斯心底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眼珠一轉,立即轉身向著遠方逃去。

突然,陳飛宇一劍將麵前一位“傳奇初期”強者斬殺後,縱身向著路易斯追去。

在紫色劍芒的加持下,他的速度比起一般的“傳奇後期”強者還要快上幾分,又豈是路易斯能比的?

不等路易斯跑遠,陳飛宇已經追到他的身後,強烈耀眼的紫光將他給籠罩住。

路易斯臉色大變,心知逃不掉,一咬牙,豁然轉身,一拳向陳飛宇轟去。

陳飛宇眼神凜然,不避不閃,紫色劍芒徑直斬向路易斯,連同拳頭一起,將路易斯從中間劈成兩半。

泊泊鮮血噴濺而出,將地麵上的白雪染紅。

剩下的人神色大變,如此殺伐果斷且心狠手辣的人,絕對是平生僅見!

突然,陳飛宇已經縱身而來。

殺氣騰騰,宛若魔神!

眾人神色驚恐,不等他們四散而逃,陳飛宇揮動紫色劍芒,猶如砍瓜切菜一般,不到一分鐘時間,剩下的人全都死於陳飛宇劍下!

屍體橫七豎八倒在雪地上,鮮血混合著白雪,散發著濃鬱的血腥味。

遠處的防爆衛隊全都被陳飛宇血腥的手段給嚇到了,站在原地雙腿簌簌發抖。

陳飛宇並冇有搭理他們,幾乎冇有任何的停留,收起紫色劍芒的同時,立即縱身向南洛市方向而去。

突然,他口袋裡鈴聲響起微弱的響聲,心中似有感應,眼中閃過驚訝之色,突然加快速度改變了方向,來到了左側的樹林中。

隻見林方站著一名身材高大,身穿長袍的白人老者,而在老者的身後,有一位赤著雙足站在雪中,容貌絕美出塵的女子。

她正是夏爾瑪!

陳飛宇不經意間看了夏爾瑪一眼,接著打量著夏爾瑪身前的老者,察覺到對方的實力已經到了“傳奇後期”巔峰境界,絕對算得上是一代強者。

就在陳飛宇打量著對方的同時,對方也在打量著陳飛宇,道:“能夠察覺到我的存在而特地趕來,你的確不凡,果然英雄出少年。”

“你又是誰?”陳飛宇心中驚訝,表麵卻紋絲不動。

“我叫潘迪特,天竺教教主。”老者傲然說道。

夏爾瑪及時補充道:“這是我師父。”

師父?

陳飛宇越發驚訝,心中有了一個猜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