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裡,溫泉旁邊,陳飛宇穿著一條花斑大褲衩,戴著墨鏡,愜意地躺在一個竹藤躺椅上,林雨嘉坐在另一側,身上已經換上了休閒裝,遮住了玲瓏剔透的嬌軀,含笑剝掉葡萄皮,喂陳飛宇葡萄吃,心裡美滋滋的。

秦澹雅躺在另一張躺椅上,吹著夜風,舒服地吃著葡萄,時不時也往陳飛宇嘴邊送上一粒,神色間嬌羞無比,尤其是陳飛宇的嘴唇時不時觸碰到她纖細的手指,更是令她嬌軀發熱,眼眸含春,彷彿能滴出水來。

陳飛宇露著精壯的上身,躺在躺椅上,心安理得的享受著兩位大校花美女的服侍,端的是享儘齊人之福。

楊正濤坐在不遠處,眼中妒火噴發,恨恨不已。

喻月華從溫泉上來,隨手擦乾濕漉漉的頭髮,眼珠一轉,向陳飛宇的方向走去。

突然,賀子哲擋在了她的麵前。

“你乾嘛?”喻月華皺眉。

她知道賀子哲喜歡她,原本她對賀子哲也有三分好感,但是和開著限量版賓利的陳飛宇比起來,賀子哲差的就不是一星半點了。

“美女崇拜英雄,尤其陳飛宇還年少多金,更是對女人充滿了吸引了,賀子哲,你要怪,就怪自己冇陳飛宇的本事吧。”

喻月華心中如是想到。

賀子哲陰沉著臉,問道:“你要去找陳飛宇?”

喻月華淡淡道:“我去找誰,貌似跟你沒關係吧?請你讓開。”

話音冷淡,有三分距離感。

賀子哲心中騰起怒火,隨即,深吸一口氣,說道:“我知道,你現在看上了陳飛宇,你聽我一句勸,你現在不能去找陳飛宇,因為陳飛宇已經自身難保了。”

被賀子哲說破心事,喻月華原本心中羞怒,可聽完他的話後,訝道:“自身難保?你開什麼玩笑呢?”

賀子哲冷笑,說道:“我可冇跟你開玩笑,你知道楊正濤的二叔是誰嗎?他二叔叫楊山丁,是永錦市寧平縣的大佬,最關鍵的是,楊山丁和荊宏偉關係交好,而荊宏偉則是永錦市真正的一方老大,地位就相當於明濟市的蔣天虎,甚至,比蔣天虎的地位還要高上一籌。”

“呀!”

喻月華驚呼一聲,她冇聽說過荊宏偉,但是蔣天虎的大名絕對是如雷貫耳,知道蔣天虎是明濟市的一方之雄,心狠手辣,黑白兩道通吃,是真正的大人物。

既然荊宏偉和蔣天虎地位相當,那看來荊宏偉真的是大人物了。

隻是,她還冇搞清楚,這和陳飛宇“自身難保”有什麼關係?

看到喻月華驚訝的神色,賀子哲得意一笑,繼續說道:“你想啊,以楊正濤對陳飛宇的嫉妒,他肯定會讓楊山丁以及荊宏偉出麵,一起對付陳飛宇,陳飛宇或許在明濟市有地位有人脈。

但這裡是永錦市,是荊宏偉的地盤,想對付陳飛宇,比碾死一直螞蟻還要容易。你現在去纏著陳飛宇,到時候被荊宏偉一同對付,以荊宏偉的心狠手辣,你想想看,你會是什麼後果?”

喻月華心中一驚,似乎是想起自己悲慘的下場,雖然是大熱天,但渾身打了個寒戰,心裡一陣後怕。

“子哲,謝謝你。”喻月華抬起頭,感激地道。

“月華,不用客氣,我話已經帶到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會一直等你的。”賀子哲心中得意,他知道追求女生不能逼的太緊,自己的意思帶到就行,然後轉身離去。

喻月華站在原地,心裡又是慶幸,又是失落,原本還想著能傍上陳飛宇,從此飛黃騰達,但是現在看來,傍上陳飛宇,也有風險。

“要不要把這個訊息告訴陳飛宇,讓他早點做好準備?算了,楊正濤還在旁邊看著,如果看到我告密,肯定會記恨上我,說不定把我也給連累了,還是明哲保身的好,原本還想傍上陳飛宇,可惜了。”

喻月華遠遠地看向陳飛宇,歎了口氣,心裡一陣惋惜。

不遠處,在陳飛宇的兩側,林雨嘉和秦澹雅心生奇怪,為什麼一向喜歡糾纏陳飛宇的喻月華,現在不過來了?

當然,這對她倆來說是好事,雖然奇怪,但也並冇有多想。

冇過多久,溫泉度假村管事的黃明著急小跑過來,看到楊正濤坐在一旁後,神色一喜,快步跑過去,在他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話。

“真的?走,快帶我去。”楊正濤神色大喜,突然看向陳飛宇,得意地冷笑一聲,彷彿陳飛宇已經被他踩在腳下了一樣。

然後,楊正濤向賀子哲、秋宗光兩人使了個眼色,跟著黃明,又是驚喜又是激動地向外麵走去,彷彿是去迎接某位大人物了。

不遠處,喻月華看到這一幕,知道肯定是荊宏偉和楊正濤的二叔來了,忍不住微微搖頭,歎了口氣,心下為陳飛宇充滿了默哀。

藍穎好奇道:“月華,你怎麼突然唉聲歎氣了?”

“冇什麼,你彆胡思亂想。”喻月華勉強而笑。

秦澹雅把葡萄送進陳飛宇的嘴邊,微微皺眉,擔憂地問道:“飛宇,楊正濤臨走的時候,眼神似乎對你很不友善,彆不是他們在背後搞什麼陰謀詭計吧?”

陳飛宇吃下葡萄,不經意間,含住了她白皙的手指,秦澹雅驚呼一聲,連忙把手抽回來,臉上火辣辣的,下意識向林雨嘉看去,見她冇什麼反應,這才鬆了口氣。

陳飛宇閉著眼睛輕笑一聲,說道:“在絕對的實力麵前,所有的陰謀詭計,都會顯得蒼白無力,你放下心,好好遊玩就是了。”

秦澹雅想起不久前,在司徒影生日宴會上,成仲和荊宏偉對陳飛宇鞠躬問好的場景,不由得放下心來,含笑道:“說的也是,看來是澹雅多心了。”

卻說楊正濤三人,以最快的速度換上正裝,跟著黃明一起向溫泉度假村門口走去。

隻見門口停著一輛銀白色的寶馬,從車上下來三名中年人,其中一人身材高大,長相儒雅,嘴角含笑,雖然風度翩翩,但是不怒自威,和身旁虎背熊腰的楊山丁等人格格不入。

“楊少,喏,他就是荊宏偉。”黃明小聲提醒。

楊正濤大喜,正準備走上去,卻看到二叔楊山丁給他使了個眼色,向身後努努嘴。

楊正濤會意,連忙帶著賀子哲、秋宗光二人,跟在了楊山丁的身後,一同向酒店內部走去。

在大廳中早就預備上了上好的酒菜。

荊宏偉入座之後,楊山丁等人才坐下,楊正濤三人站在他的身後,並冇有坐下來的資格。

楊山丁向荊宏偉敬了一杯酒,略帶諂媚的笑道:“荊老大,我聽說明濟市的地下世界,出了陳先生這樣一位宗師級的絕頂強者,你剛從明濟市回來,要不,跟我們講一講陳先生的風采?”

“明濟市陳先生?”

楊正濤和賀子哲等人對望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疑惑。

他們雖然在明濟市明德高校讀書,但是層次不夠,還冇資格聽說“陳先生”的事蹟。

荊宏偉嗬嗬一笑,喝了一杯小酒,環視一圈,笑道:“今天心情好,我就給你們說說陳先生,你們可都聽好了。

要說起陳先生的風采,那的確是令人神往,雖然年紀輕輕,但是氣度斐然,劍氣淩人,彷彿橫空出世,先是橫掃省城趙家的屠岩柏、仇劍清等絕頂強者,又強壓下省內一眾大佬,統治長臨省地下世界半壁江山,硬生生逼得玉雲省裴楓暫時放棄染指長臨省的野望,堪稱長臨省地下世界近30年來,最具傳奇色彩的大人物。我輩能和陳先生生活在一個時代,是大不幸,也是大幸。”

荊宏偉感歎完後,又喝了一杯酒,真心讚歎。

周圍的人都聽呆了,尤其是楊正濤、賀子哲與秋宗光三人。

他們三個原先就在明濟市讀書,但是今天聽了荊宏偉的話,才知道明濟市出了“陳先生”這樣牛氣沖天的大人物,紛紛驚訝不已。

“隻聽荊老大口述,我就對這位陳先生充滿了嚮往,恨不得親自去見陳先生一麵纔好,明濟市有陳先生在,真是把30年的風水都用光了。”突然,楊山丁眼珠一轉,嘿嘿笑道:“說到這裡,荊老大,我來給你介紹下,這是我侄子楊正濤,先前也在明濟市讀高中,今年剛畢業。正濤,還不快來見過荊老大。”

楊正濤大喜,連忙走出來,恭敬地給荊宏偉敬杯酒,說道:“荊老大,在下楊正濤。對您早就仰慕已久。”

荊宏偉並冇有接他的酒,隻是簡單打量了楊正濤一眼,點頭說道:“不錯。”

楊正濤心裡尷尬,隻能乾笑兩聲。

楊山丁連忙出來打圓場,笑道:“荊老大,我這侄子平時眼力勁就活,一向得到我的器重,他這次剛從明德高校畢業,我打算讓他在我這所溫泉度假村幫襯一段時間,積累下經驗。”

“明德高校?”荊宏偉突然一愣,道:“我記得陳先生的小女友,就是明德高校的,既然你和陳先生的女友是校友,那看在陳先生的麵子上,等你以後大學畢業了,就跟著我吧。”

上次在司徒影的生日宴會上,他見過林雨嘉,知道陳飛宇對林雨嘉十分寵愛,所以就留了個心眼。

楊正濤大喜,能得到荊宏偉的器重,對他來說,絕對是天大的好事,比鐵飯碗還要靠譜。他隻顧著高興,都忘了問,陳先生的女友叫什麼名字,是否認識。

旁邊賀子哲和秋宗光,滿眼的羨慕。

突然,楊正濤想起了陳飛宇,心裡得意地冷哼兩聲:“陳飛宇啊陳飛宇,我現在已經有荊宏偉罩著了,待會非得讓你像狗一樣,趴在我的麵前求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